天帝降临第二十九章 实力,天帝降临第29章 实力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天帝降临 > 第二十九章 实力

  “那是,不是找死难道他有实力打败云白目吗?”
  所有人看着云帆,渐渐的,眼中出现了不屑、蔑视和叹息。
  云桃也担心的拉着云帆,说道:“我们走吧,不要和他争斗。”
  “哼。”云帆冷冷的说道:“我的人不能跪,跪了,就要有人付出代价。”说完推开云桃,攥紧左手的拳头,举起横向云白目,喝道:“来吧,就这只手,将你打趴在地。”
  云白目脸上露出了奸恶的笑容,暗忖:“从几次战斗来看,你只有万斤之力,相当于锻体九品,没有元气,又无法激发武技,如此低下的战力竟敢挑战我。哼,我只需一招,就能打死你,为虎儿报仇。过后,我只要说是失手,长老们也不会为一个凡人而惩罚我。”
  想到这里,他运足元气,猛地就是一拳击向云帆,同时还喊道:“我要替云潜教训你。”
  拳疾而刚硬,破风能碎石。二品武技‘疾破拳’,加上他脉冲三品的修为,力量接近四万斤,如同一座巨山般砸向云帆。
  “来得好。”云帆从他眼中看出了杀意,知他起了杀心,当下也不客气,喝了一声,运转‘霸体’。左手顿时出现一层耀眼的华光,肌肉的线条瞬间变得完美,如钢似铁。
  拳横击出去。这一次,云帆既没有借势而为,也没有施展灵魂之力,更没有扫穴点脉,完全凭实力进行较量,用力量进行碰撞。
  ‘嘭。。’两拳相击,以拳头为中心发出了巨大的气浪冲击,涌向四周的云家弟子。
  风吹乱了发梢,吹起了衣角,让这些云家弟子感到暗暗吃惊。
  而更让他们吃惊的是,两拳分开后,竟然是云帆纹丝不动,而云白目被击退三步。
  云帆的力量竟超过了云白目!!!
  毫无元气波动的凡人,力量怎么可能超过脉冲三品的修士呢?
  “这怎么可能?”
  刹那间,所有人异口同声的叫了起来,瞪大着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云帆也是定定的看着自己的拳头,第一次感受到了力量的强悍,暗忖:“终于可以不凭运气,不拿生命去赌输赢了。”
  一握拳头,云帆傲然的喝道:“再来。。”
  话音落下,他主动出击,挥舞着拳头打向云白目。
  此刻的云白目胸口翻腾的气血还没有平复,见状大吃一惊,无奈之下,只得再次以拳相抗。
  ‘嘭。。’两拳再度相击,云帆依然纹丝不动,而云白目狂退五步,才终于稳住身形。但是,翻腾的气血无法压住,一口鲜血喷射而出。
  “再来。。”离开木屋的几次战斗,力量上第一次压制了对手,云帆瞬间斗志昂然,喝了一声,又是一拳直击而去。
  这一次,云白目气血混乱,无法聚力,不能以拳相抗,只得举起双手一挡。
  ‘嘭。。’云白目整个人飞了出去,在空中翻了一圈,才直直的摔下来,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败了!!”
  云家弟子见状,惊呼道:“竟然是云白目败了?”
  “是的。”
  “那家伙用法器了吗?”
  “没有?”
  “纯粹的力量对决吗?”
  “是的,纯粹的力量对决,一个凡人,竟然战胜了脉冲三品的修士。”
  “为什么?”云家弟子诧异的连连摇头,想不明白。
  “啊!!”云帆忽然长啸起来。自从姐姐离开后,他没有任何依仗,全凭一口不屈服于命运的傲气支撑到现在。
  击败锻体七品的萧子强取了巧,击退于占元走了运,战胜云虎拼了命。虽然都过关了,但这样的战绩不足以支撑云帆的信念。
  就算真的是永恒不灭的‘天’,也要有实实在在的战绩、真正的力量来证明自己有那个潜力。否则,云帆不敢确定自己能走到遗忘之地,站上隐月宗,救回姐姐。
  如今,他以实力,以力量战胜了高出自己两品修为的修士,那口紧绷着的心才松了下来。
  这一刻,他坚定了信念。
  啸声骤停,云帆按下激动心情,走到云白目面前,傲然的说道:“现在,可以向小桃磕头谢罪了吗?”
  云白目抹去嘴角的鲜血,怨恨的看着云帆,说道:“她是个丫鬟,跪我是应该的。而你不过卑微的凡人,有什么资格让我下跪。”
  “丫鬟?哼,她是我身边的人,比你高贵百倍。”云帆蔑视的说道,忽然揪起云白目,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云白目脸上留下了五个手指印。
  他顿时惊恐的看着云帆,说道:“我是二长老的亲侄,你敢对我这样?”
  ‘啪。。’又是五个手指印,和刚才那五个非常的对称。
  “我管你是谁,让小桃下跪,就要付出代价。”云帆喝道:“跪不跪?”
  “少爷,算了吧。”云桃感觉事情有点大了,上前劝道。
  “小桃,我们不主动惹事,但也不该怕事,如果有人惹我们,就要他付出代价。”云帆说道:“只要是我的朋友、亲人,不管她在那里,受了什么屈辱,我都要为她讨个公道。”
  其实,云帆后面那话更像是对远方的封玲儿发誓。
  但是,十几天的相处,云桃善良的本性、对他细心的照顾也让他感受到了木屋才有的温暖,因此,他早已将云桃当成自己的妹妹。姐姐被抓,他没能力相救,成为心中割舍不下的痛,如今,又怎么能让妹妹受到屈辱呢?
  云桃听少爷将她当成朋友、亲人,心中感动,坚定的应道:“明白了,谁惹我们,就让他付出代价。”
  云帆点了点头,又说道:“他克扣我的例银不要紧,但不该觉得自己高高在上,逼你下跪。现在,我要他尝一尝下跪的滋味。如果他不跪,就去死。”
  话音落下,云帆举起左拳,作势要打下去。
  “慢着,我跪。”云白目听到云帆想要他的命,大惊失色下急忙叫了起来。
  ‘咚咚咚’他顾不得伤势,起身向云帆磕起了头。
  “不是我,是小桃。她磕了多少,你就磕回多少。”
  “是。”云白目马上转向云桃磕起了头,乖巧的样子,刹那间失去了原先的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