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降临第五十一章 于凤舞跟来,天帝降临第51章 于凤舞跟来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天帝降临 > 第五十一章 于凤舞跟来

  候冠如被吓了一跳,更不敢出手,指着云帆说道;“来啊。”
  “我让你先出招。”云帆应道,暗忖:“你不来正好,就这么耗下去。”
  “我让你先出招。”候冠如重复着云帆的话,依然没有出招。
  “我站在这里,你敢上来就是死。”
  “我也站在这里,你敢过来也是死。”
  “你先来。”
  “你先来。”
  “啰嗦什么,再不上去,我先废了你。”侯宁见状,不耐烦的向候冠如吼了一声。
  候冠如无奈,只得在侯宁的目光威逼下“啊!!!”的一声,为自己鼓气后,上去打出一掌。
  他修为达到脉冲三品,武技也是三品的‘开山掌’,虽然没有凡器加持,战力也已经达到五万七千斤。但他害怕云帆手中那把杀了侯冠东的利剑,只敢使用八成力量,留下两成,一旦有变,可以马上抽身而去。
  但这八成力量也达到了惊人的四万五千斤,云帆的霸体加上相当于脉冲一品的修为,再加上纯粹的肉身力量也依然稍弱于他。
  不过,候冠如畏手畏脚,而云帆勇猛刚强,此消彼长,差距便被拉平了。
  这一击,双方打了个平手,互退一步。
  “啊!!”这一次,轮到云帆怒吼一声,率先出拳。
  这一声吼叫竟然又吓了候冠如一跳,他猛然收回了半成力量,才举拳相迎。
  ‘嘭。。’这一次,他竟然被击退了一步,反观云帆是纹丝不动,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外。
  侯冠文皱起眉头,暗忖:“侯冠如和侯冠东的修为、武技都是三品,怎么会在力量上输给云帆呢?”疑惑着,他对侯宁说道:“好像没什么不对的情况,是否再上一人试试?”
  侯宁也是皱起眉头,刚想点头答应,忽然看到云帆和候冠如对击第三拳后,竟退了三步,似乎战力已经弱于候冠如了,便没有作声。
  其实,这是云帆有意为之,他只想和候冠如纠缠到灵火甲出现,自然不愿多个人来围攻自己,因此,听侯冠文说再派一人后,便故意显出败迹,以此来阻止他们。
  “哼!”忽然,一身冷哼,随之而来的是一串银铃般的声音,“你可真会演戏。”
  这声音众人已听了几天,知道是谁,闻言是大惊失色,侯宇更是双腿发抖,迈都不迈开了。
  因为,来人正是一剑抵在他喉咙上的于凤舞和她的丫鬟红梅。
  云帆一愣,马上全力击出第四拳,‘嘭’的一声,击退了畏手畏脚的候冠如,才问道:“你怎么来了?”
  “你以为能瞒过小姐吗?”红梅冷冷的说道。
  此时,所有侯家弟子都站在那里,一言不发。他们知道,这两个少女不是自己可以惹的人物,因此不愿出声,避免惹祸上身。
  于凤舞说道:“你如此熟练的为苍梧狼开胸取丹,又如此熟练的烤制异兽,就证明了你绝不是普通的凡人。而你一直带我们在附近转悠,不肯前往寻找白虎,又证明了你不是真心助我。何况,还有这些一直跟着我们的人,都让我怀疑,你绝不是为吴玉他们带路的猎户,进虎啸山林也是另有目的。”
  “聪明的女子。”云帆叹了口气,解释道:“我虽然不是猎户,但进虎啸山林的时候确实在为吴玉带路。而跟着你虽然是想借你的实力震慑住这些人,但不带你寻找白虎却又是为你考虑。”
  “为我考虑?”于凤舞问道。
  “白虎我确实见过,它的力量不是你可以对付得了的,恕我直言,找它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于凤舞问道:“我还可以相信你的话吗?”
  “信不信无所谓,但你现在必然马上来我这边。”云帆忽然脸色一变,在他推算中,最迟再过一分钟就是灵火甲出现的时间了。他心头狂跳,直觉灵火甲马上就会出现。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说我的未婚夫是个凡人?你知道我是谁吗?”于凤舞并没有听从云帆的话,反而追问着云帆。她非常在意云帆离开时说的那句话,因为她坚定的认为她的未婚夫一定是个神婴,绝不会是凡人。
  “以后你会知道的,现在马上过来。”
  云帆环视四周,这是他选择的伏击点,为了让灵火甲和侯家人殊死搏斗而特意选择的一处无路可逃的死地。
  这是一处低洼地,南面是一片不可逾越的沼泽,北面紧靠山峦,笔直而陡峭,不可攀登。
  东面是一处狭长的树林,也是云帆进来的入口。不过,云帆将红灵菌设置在入口处,引灵火甲从地下钻出,堵住所有人的退路。
  而云帆会在灵火甲出现后从西面进入幻阵,留侯家人在这里和灵火甲火拼。待战斗结束后,他再从幻阵出来,坐收渔利。
  然而,于凤舞她们却在入口处出现了,这是云帆预想中灵火甲冒头的地方。万一出来,她们根本无路可退。
  云帆觉得自己必须带她们逃入幻阵,至于为什么?云帆后来为自己找了个理由,那就是,于凤舞死了,婚约就不存在了。婚约不存在了,那自己的任务就无法完成,也就拿不到那本第一魔功了。
  而拿不到第一魔功,修炼就会止步在脉冲而无法再进一步,更不要说去遗忘之地救回姐姐了,甚至,生命也会因此而终结。
  虽然,以后或许会有机会找到其它方法,但云帆认为那样的机会不多。因此,任何一个机会他都要把握住,不能轻易的放弃。
  因此,于凤舞不能死,自己必须救她,即使用生命去拼,也必须让她活着。
  这是云帆后来为自己找的理由,不过是真是假谁又能够知道呢?
  但是,在这一刻,云帆确实打算先将于凤舞带入幻阵。
  “为什么要过去?”于凤舞没有听从云帆的话,反而赌气的问道。
  云帆来不及解释,快速的跑向于凤舞。
  而此时,侯家人和两位萧家弟子依然木立当场,不说话也不走动,只是定定地看着云帆跑动。
  刹那间,云帆来到了于凤舞跟前,也不解释,一手抓起她的手,一手抓起红梅的手,就往西面的幻阵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