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降临一百零九章 灵动的剑芒,天帝降临109章 灵动的剑芒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天帝降临 > 一百零九章 灵动的剑芒

  云帆进入瓦屋后发现内有乾坤,还真是一间练武房。虽然小,但云帆只是站在中间等待剑芒的击打,倒也无妨。何况,剑舞场只有一间练武房,不在这里修炼,还能去那里?
  他无奈的笑着开启了锻体五品的‘刺穴剑法’。
  ‘咻’的一声,一道剑芒急速刺来,他将督脉的第一穴‘百会穴’迎了上去。
  猛然间,剑芒之力竟从百会穴一路往下冲击,后颈、强间、脑户、风府、哑门,直到大椎穴才消失不见。这一路的经脉瞬间膨胀起来,痛感比往昔强了百倍。
  “啊!”早已习惯刺穴冲脉的云帆也不由得喊了起来,惊呼道:“这是怎么回事?”
  刹那间,他还来不及细想,第二道剑芒就刺了过来。
  他急忙凝神注视,同时,将大椎穴迎了上去。
  ‘咻’的一声,这一次,剑芒之力一路冲击大椎、陶道、身柱、神道、灵台、至阳和筋缩这七大要穴。
  瞬间,这七大要穴之间的经脉也膨胀了起来,通透而顺畅。
  “剑灵吗?”云帆猛然间惊呼起来,他发现,剑芒中似乎蕴含着不同往昔的纯净能量,从而改变了劲道。虽然还是万斤之力,但更纯粹,更坚韧,也更锐利,让剑芒拥有了穿透七大要穴的后劲。
  这是怎么回事?此间模拟出来的刺穴剑法竟然大不一样?是剑法的版本不同还是练武场的区别?难道老头布下的简陋练武场真的比增城的练武场高阶吗?还是说他改动了剑法,让它有了不一样的威力?
  云帆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心中却非常的欣喜。
  因为,这样的效果更利于修炼。在同样力道的击打下,此刻的剑芒因后劲更足而能冲击七个要穴,这就相当于往日修炼的七倍速度,虽然疼痛更难以忍受,但云帆却更为欣喜。
  ‘咻、咻、咻。。’
  一道道剑芒击在云帆身上,冲击着督脉的各个要穴。五个时辰下来,已经相当于增城练武场内修炼了三十五的时辰。
  拖着疲惫的身躯,满心欢喜的云帆走出了练武房。
  忽然,眼前的一幕让他大为惊讶,小院的杂草已清理干净,院内铺上地砖,断裂的墙体完成了修复,院门焕然一新,窗户重新装上油纸,屋内也变得敞亮了许多。
  他知道,如此的改变出之云桃,定是云桃在自己修炼的五个时辰内做完了这一切。
  他看着云桃,猛然间觉得,作为丫鬟的她一直忙东忙西,能够修炼到脉冲二品实在不易,天赋已属卓然。
  “修道之人不拘小节,何必呢?”老头喃喃的说道。
  “干净点不好吗?许老,你就不要再啰嗦了。”云桃笑道,在老头同意少爷免费使用练武房后,她对老头的态度大变,工作之余还和老头聊起了天。
  老头姓许,年龄不详。
  云帆说道:“他说得对,你天赋不低,该为自己的修炼打算了,不要把时间浪费在小事情上。”
  云桃也不反驳,吐了吐舌头,说道:“少爷,屋内已备好大锅,我去帮你烧水。”
  说完便要逃入房间,但在入房前又想起什么,转头说道:“我已找到云杰少爷,并告诉他我们的住所,我想,他很快就会来找你了。”
  云帆点了点头,三人是昨天一起来到的姜都,但顾虑到皇族和侯家在此地的势力,担心他们将云家最后的力量一网打尽,便决定分开居住,并保持联络。
  很快,云帆完成了金针度穴、蒸药入身,将伤势完全修复了。
  云桃备好晚餐,同时,云杰来了,大家便和许老共用晚膳。
  席间,云帆问起了姜都遴选的事情,而云杰打听了一天,已了解了大概,便将情况告诉云帆。
  在姜国,虽说俗世和宗门一样,都存在修士。但通俗来讲,只有进入宗门才算是进入真正的修真界,才算是超脱凡尘。
  只是,宗门虽然超脱于俗世,却不能完全和俗世隔绝。毕竟,门下弟子多来之俗世。
  于是,有了皇族管理俗世一说。只要姜国在皇族治下蒸蒸日上,为宗门提供大量天赋卓然的弟子,宗门并不插手皇族事务。
  每隔三年,宗门才会现身,在姜都举行遴选,招收弟子入宗,进入真正的修真界。
  这是鱼跃龙门的机会,整个姜国俗世中十六至二十岁的修士皆蠢蠢欲动,都想跃龙门、化真龙。
  只是,姜国符合年龄的修士多达十几万,不可能全部集中在姜都遴选。于是,有了初试,每个城市根据实力、人口规模得到了相应的名额,初试后,胜者前往姜都遴选。
  其中,小城四五个,大城十来个,重要的城市上百个,都城更将近千人。
  这次初试,共三千人来到姜都,参与遴选。
  而每个宗门只招收一百位弟子,算起来不过十取一而已。
  而且,通过初试展现综合实力后,设有龙虎榜。榜上百人,是三千人里面的佼佼者,他们是宗门争取的人物,必然能够进入宗门。如此,不过是二百个名额供大家争夺而已。
  “我怕是入不了宗门了,但你铁定能入。”云杰说道:“你知道吗?你手下败将石冬进了龙虎榜。”
  “哦,如此看来,我入宗门不难。”云帆眼睛一亮,如果说石冬能入龙虎榜,那自己的实力绝对也是龙虎榜的人物,入宗门应该不难。
  “炮灰,都是炮灰。”许老忽然喃喃的说道。
  “什么炮灰。”云桃嗔道:“你醉了。”
  许老眯着眼睛,对云帆说道:“天南星,生大黄,儿茶,棉花灰,乳香草,天浮萍。。。”
  云帆心中一凛,问道:“许老何意?”
  “加入百年六叶银花效果更佳。”许老眯着眼睛说道。
  云帆答道:“我知道,可是太少见了。”
  “我屋里有些,丫头,跟我去拿。”许老说完,让云桃随他同去取百年六叶银花。
  云杰听着两人谈话,觉得莫名其妙,却又不好发问,待许老走后,才说道:“你一定能够入宗门。”
  云帆笑了笑,却忽然没有兴趣谈论遴选的事情了,脑中一直在思考着‘炮灰’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