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降临四百零一章 天伤决,天帝降临401章 天伤决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天帝降临 > 四百零一章 天伤决

      "当三位练气境后期的修士要越过剑痕的时候,当目光都聚在剑痕之上的时候,当灵劫出手阻止的时候,云帆却被灵雪拉住,没能上去帮助灵劫。
  
      他回头看去,灵雪居然将从不离身的巨剑递过来,他诧异的问道:“什么意思?”
  
      “用它!”非常简单的两个字,但在灵雪口中说来却无比的坚定。
  
      “用它?”云帆一愣,他知道,自从这把巨剑被灵雪拿起来后,就从来没有离开她的身边,如同她的影子,伴她闯魔宫、走天涯。
  
      如今,她竟然把剑给自己用?
  
      灵雪点了点头,将巨剑反手拿着,将剑柄递给云帆,眼神中透露着不可拒绝的坚定。
  
      云帆点了点头,似乎明白了什么,毫不犹豫的接过巨剑。
  
      天伤诀!!!
  
      刹那间,当手握巨剑的时候,云帆的脑海中出现了三个浩然的大字。。。
  
      接着,灵光一闪,无数个闪着金光的大字出现在云帆的脑海中,渐渐的,一套完整的口诀‘天伤决’印在了他的记忆当中。
  
      他闭上眼睛,感悟着浩然的‘天伤决’。忽然,他发现,虽然元气属性不同,但‘天伤决’和‘天剑诀’居然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略一沉思,他明白了,这把巨剑不是‘圣魔剑’,而是‘天伤’,和‘天剑’一样都是天道剑。剑中都蕴含着一丝同源‘天道’,只有天道继承者才能从剑中继承这丝天道。
  
      天伤,天罡之第十四星!天剑,天罡之第二十七星!难道,集合三十六天罡之道就能获得完整天道吗?
  
      云帆脑中忽然冒出了这个想法。。。
  
      不过,这个想法太过缥缈,也不是现在要考虑的事情。
  
      他摇了摇头,将怪异的念头驱散后向灵雪问道:“你让我不用伤剑,是怕我过早被伤反噬。其实,你早就打算让我领悟‘天伤’了?但,你却希望多杀敌人,为我接下来的战斗减轻负担,对吗?”
  
      灵雪点了点头,心中无限的宽慰。在小院看到云帆施展‘皮伤’后,她就明白,云帆也许是一位天道继承者。
  
      只是,她不想让巨剑离开自己,又怕自己判断不准,才拖到这一刻。
  
      不过,她也打算,就算云帆能够继承天道,掌握‘天伤’,施展出‘伤剑’,她也要全力杀一遍敌人再说。
  
      因为,她不清楚继承天道后的云帆能压制多少天伤的反噬,能施展到第几剑。因此,不能留下太多敌人,能杀多少是多少。
  
      如今,全力以赴,却只杀了六十个敌人,她心中已很是遗憾。
  
      “剩下的交给我了!”云帆知她心意,微微一笑,转而傲视着台阶下方的修士。
  
      他领悟了完整的‘天伤决’,获得了逆天之道,纵然修为不如灵雪,他也有足够自信施展出第四剑‘血伤’。
  
      唯一遗憾的是,皮伤、脉伤、骨伤、血伤、魂伤、神伤和天伤这七剑他只修炼过‘皮伤’和‘脉伤’,其余的只懂其意,不通其形。
  
      不过,‘骨伤’和‘血伤’他看灵雪施展过多次,已有所了解,对领悟了无上剑道的他来说,复制剑招并不是很难。而只要施展到‘血伤’,起码可以守住台阶了。
  
      “在战斗中练习吧!”云帆看着四位要越过剑痕的修士,喃喃的说道。
  
      “喝!”忽然,他一声怒喝,在灵劫施展‘魔体’阻击对手的时候,挥动了巨剑。
  
      刹那间,狴犴浮现,“嗷呜!”一声低吼,跃向‘天伤剑’。虚空充斥着蔑视一切的力量,一道比皓月更耀眼的玄光一闪而过。
  
      不过,这一剑只击向了最左边的修士。
  
      因为,第一剑‘皮伤’的威力只可以杀一人或伤两人,而云帆的策略是‘杀’,杀一人少一人。因此,他选择杀一人,留三人给灵劫对付。
  
      不过,以刚才灵劫的作为来说,对付三人并无问题。
  
      ‘嘭!’的一声,灵劫和云帆的元气都不如对手,瞬间被击退到台阶之上。不过,那四位修士也无法前进半步,无法越过剑痕。
  
      其中三人和刚才一样,血脉膨胀、胸口淤堵,需要后撤来平复一下。
  
      还有一人却是被‘皮伤’的‘伤’所侵袭,元气溃散,经脉寸断,连喷了几口鲜血后,倒在地上,死了。
  
      “伤剑!”众修士惊呼起来,他们的目光聚焦在剑痕上,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云帆和灵雪,待看到巨剑击来,他们还以为灵雪满血复活,自然吓了一跳。
  
      待看清楚手握巨剑的是云帆后,众人又松了口气。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灵雪愿意将从不离身的剑交给云帆,但只要不是灵雪复活,他们也就不太在意了。
  
      “吓我一跳!”
  
      “碍手碍脚,多上几位,杀了他!”成东来也被云帆的巨剑吓了一跳,恼怒的喝道。
  
      然而,不用他吩咐,云帆已抢先一步跃下台阶,走过剑痕,主动展开了攻击,施展出第二剑‘脉伤’。
  
      一道寒光闪过,剑中蕴含的无尽力量似要将虚空劈成两半。
  
      众修士一愣,本想冲上去的他们停下了脚步,挥舞着各自的名器,迎击‘脉伤’。
  
      ‘嘭!’的一声,这一次,六位修士合力接下了云帆的第二剑‘脉伤’。‘伤’分摊在他们身上毫无作用,他们毫发无损。
  
      而云帆在六位修士的合击下,倒飞回去,越过剑痕,落到了台阶之上。而且,重击之下,加上修为不足施展‘脉伤’所带来的反噬,他气血翻腾,喷出了一口鲜血。
  
      “没事吧?”灵劫吃惊之下皱起眉头,责怪道:“何必如此着急,等他们上来再一起动手也不迟啊。”
  
      云帆稳住身形,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不过,在他刚想开口解释一下的时候,六位修士已经怪叫着冲了上来。
  
      “哼!”看到几人来到剑痕附近,灵劫冷哼一声,施展‘魔体’冲下台阶。在他心中,死也要守住灵雪画出的剑痕。
  
      云帆见状,将巨剑一横,和他一起冲了下去。
  
      ‘咻’的一声,一道玄光闪过,光芒中的巨剑浮现出漠视苍穹的傲气。
  
      这就是第三剑‘骨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