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降临五百一十七章 手下败将 新,天帝降临517章 手下败将 新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天帝降临 > 五百一十七章 手下败将 新

      “不错的战术!”人群中有人赞叹道,对南宫白射人先射马的战术表示了赞同。
  
      “可惜,不会得逞,因为人比马强!”见识过云帆击败灵阳的人却不屑的说道。
  
      “马已是固元境大圆满的级别了,练气中期的人能比它强?”众人表示不信。
  
      “看好戏吧!”
  
      话音落下,只见云帆冷冷的盯着冲上来的修士,忽然将一只养兽袋甩了出去,相当于固元境初期的四级妖兽‘红鹫’腾空而起。
  
      “天啊!”众人惊呼道。
  
      “居然还能驭兽?”
  
      “驭兽、驱傀,而且都是超出自身境界的兽和傀,他的精神力到底有多强?”
  
      “就是那么强,别问我原因,我也不知道!”有人无奈的叹道,确实,直到现在,他们都不明白云帆为什么能够同时驭驱妖兽和傀儡,还可以击败号称同阶之王修为达到固元境大圆满的血脉修士灵阳。
  
      而就在他们议论纷纷的时候,“咕!”的一声,红鹫叫唤着张开利爪,卷起带着技能属性‘毒’的魔元气,扑向那十几位练气境修士。
  
      众修士见状大吃一惊,却已无法躲避,只得各施绝技,迎了上去。
  
      ‘嘭!’狂风卷起的毒魔气让围观的人群不得不退避三尺,而正面承受了这一击的十几位练气境修士则瞬间飞了出去。
  
      落地后,他们一个个脸色发黑,显然,已经中毒。
  
      于是,他们只得盘膝而坐,先驱离毒气。
  
      云帆冷冷的笑道:“这是给你们一个小小的教训,要你们记住,不能仗势欺人。”
  
      话音落下,他一挥手,‘红鹫’没有继续攻击,而是盘旋在傀儡头顶,等待着云帆的命令。
  
      在幽冥战场开启,灵劫成功夺位前,云帆不想招惹太多麻烦。虽然,魔神殿要大家按规矩行事,但你若杀了人,被人寻仇,魔神殿也无话可说。
  
      虽然云帆不怕他人寻仇,但无休止的来,也是麻烦事,因此,云帆决定先放过他们。
  
      不过,命可以饶,罪却必须让他们受一受,尤其是主使者南宫白。
  
      云帆冷漠的看着南宫白,忽然一挥手,指挥‘红鹫’从天而降,直扑下去。
  
      南宫白正和人造人一号酣战,忽然发现头顶有元气波动,抬头看去,看到红鹫扑来,顿时被吓了一跳。
  
      对抗人造人一号已非常吃力,他那里有余力去对付红鹫,见状,来不及通知帮助他的三位固元境初期的修士,直接向后一跃,跳出了战团。
  
      ‘嘭!’的一声,无尽的毒魔气和魔焰元气四散而去,失去南宫白的战力,三位固元境初期的修士瞬间被击飞出去。
  
      落地后,他们的衣服焦黑,眉毛、头发烧尽,脸色发黑,显然又被火烧又中剧毒,是苦不堪言。
  
      云帆冷哼一声,说道:“背弃团队的家伙,卑鄙小人!”话音落下,一挥手,傀儡和红鹫同时扑向了南宫白。
  
      “救命!”南宫白已没有了刚才的傲气和嚣张,惊恐地大叫起来。
  
      忽然,一道魔焰涌来,迎向傀儡和红鹫发出的毒魔气和魔焰元气。而且,这道魔焰和傀儡发出的魔焰不同,它不仅仅是在燃烧,更让虚空变得沉重,有了爆裂的冲击感。
  
      因为,这股魔焰来自六品绝技‘梵天魔焰’,而且是由六品名器‘焚骨扇’施展出来的。
  
      来人正是器王宇文家族的宇文元风,他和朋友闲逛至此,看到南宫白被人追杀,顾念到大家都是五王的子弟,便出手为南宫白解了围。
  
      然而,他忽然发现,这一傀儡一兽竟然是当日攻击灵阳的傀儡和兽,心中顿时有种不好的感觉,暗忖:“攻击南宫白的难道是云帆吗?”
  
      他举目四下扫视,发现云帆就在前方,心中一凛,暗骂南宫白惹谁不好,偏要惹那位魔星!
  
      南宫白并不知道宇文元风的顾忌,见他到来,心中大喜,急忙上前叫道:“宇文兄,你来得正好,我们五王子弟被他欺负惨了!”
  
      “他完全不把我们五王家族放在眼里,竟然说不管那个五王子弟到来,都要教训一番,要我们好看!”
  
      三言两语间,极尽挑拨之能,把云帆摆在了五王的对立面,好让同为五王子弟的宇文元风为他报仇。说完,还用挑衅的目光瞪着云帆,好像在说,你惹上大事了。
  
      只是,宇文元风又如何敢为他报仇,灵阳是何等实力,都败在云帆手中,他去,不是找死吗?
  
      云帆听到南宫白的言语,哑然失笑,觉得他找错了对象,居然找一个自己的败将来为他报仇。笑了笑,云帆对宇文元风说道:“风元文宇,好久不见!”
  
      又一次被云帆将名字倒着读,宇文元风气得浑身发抖,可是,实力摆在那里,他真的不敢去惹云帆。
  
      南宫白不知云帆话中之意,疑惑的问道:“风元文宇是谁?你在胡说些什么?”
  
      云帆笑道:“你身边那位不就是风元文宇吗?”
  
      “风元文宇,风元文宇。。宇文元风!”南宫白喃喃着,忽然醒悟过来,叫道:“宇文兄,他在羞辱你,他居然敢羞辱你,羞辱五王子弟!”
  
      被云帆将名字倒着叫也就罢了,毕竟云帆的实力强于他,但被南宫白连叫几下,心中却实在不爽。
  
      “住嘴!!”于是,宇文元风一声怒吼,反手‘啪,啪’两声,重重地拍了南宫白两个巴掌。
  
      南宫白疼得哇哇直叫,愣了半响才明白是因为乱叫他的名字,于是,用手抚摸着脸颊,喃喃的说道:“又不是我说的,是他在乱叫的名字,你冲我发什么火!”
  
      话音落下,看到云帆也在哈哈大笑,恼怒的说道:“你死定了,宇文兄最爱惜自己的名字,你居然敢乱叫,简直找死。”
  
      “住嘴!!”宇文元风见南宫白还不明白状况,又是一声怒吼,‘啪,啪’又是两个巴掌拍在他的脸上。
  
      这下,南宫白被彻底打蒙了,瞪着宇文元风说道:“我帮你说话,你为什么。。”
  
      然而,说到一半,他就看到宇文元风眼中冒出的杀人火焰,心中一寒,闭上了嘴巴。
  
      宇文元风见他终于闭嘴,才缓缓说出了一句让他感到震惊的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