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降临五百六十六章 核心弟子,天帝降临566章 核心弟子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天帝降临 > 五百六十六章 核心弟子

      虚空依然是一片寂静,依然没有人回应于凤舞的喊话!
  
      这让众人大为惊讶,皆暗忖:“蓝衣少女根本不将那位法三境的魔神放在眼里,然而,作为恒天至尊的魔神居然忍了,这是怎么了?什么时候有这么好说话的魔神?”
  
      而就在众人惊讶之际,于凤舞居然又出言不逊的叱道:“装神弄鬼,难道是个见不得人的丑八怪!”
  
      此话一出,众人更是吃惊,觉得于凤舞简直是在找死,居然敢蔑视恒天至尊!
  
      “放过她吧,她也算是星月宗弟子!”这时候,于凤舞耳边才传来了一阵漂浮不定的声音,这是传音入密,显然,是那位法三境修士所为。
  
      只是,奇怪的是,他没有去指责于凤舞冒犯他的行为,只是用商量的口气让于凤舞放过南宫琴。
  
      不过,他的话倒是让于凤舞暗暗吃惊,看着南宫琴,暗忖:“她居然是星月宗弟子?”
  
      “她是月宗的传人,只是目前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声音再度响起,回应着于凤舞惊讶的表情。
  
      星月宗分‘星’和‘月’这两宗,星宗在明,月宗在暗;星宗为正,月宗为奇;星宗为主,月宗为辅。
  
      恒天大变后,修士主要依靠聚元法阵获取资源,因此,建构聚元法阵的星月宗便成了恒天共主,天下修士皆仰其鼻息,号令天下,莫敢不从。
  
      然而,星月宗虽然被尊为天下共主,但从第一代宗主至今,他们都遵循一个信条,不参与修真界的争斗。
  
      因为,恒天大变,元气稀薄后,飞升路已断,想要重续,就必须让修真界进行有序地竞争,从而推陈出新,重建飞升路。
  
      因此,他们从不插足修真界的争斗,就算魔族和人族之战,他们也不会介入。
  
      也不知从那一届宗主开始,星月宗觉得这样的信条束缚了他们的手脚,使得有些事情无法开展。于是,他们建立了月宗,让月宗隐入恒天修真界,在适度干涉修真界事物的同时完成星月宗所要达到的目的。
  
      但,月宗在暗,除本宗弟子和星宗重要人物外,无人知晓。
  
      于凤舞是星月宗的核心弟子,对月宗之事知道一二,闻言就信了几分,因为不是月宗之人,根本不会知道月宗的存在,但她还需要证明,叱道:“如何证明?”
  
      她只有固元境初期,传音入密并不纯熟,无法向不知道位置的人进行传音,因此,直接喊了出来。
  
      “她也拥有一块传送玉佩!”那人继续用传音入密解释道。
  
      传送玉佩乃星月宗独创之物,其余宗门根本不懂得锻造,如此,又从侧面证明了南宫琴和星月宗的关系。于是,于凤舞冷冷的说道:“好吧,我饶她一命,但不是因为你!”
  
      星月宗并不禁止弟子间的厮杀,反而鼓励弟子有序竞争,好优胜略汰,因此,于凤舞就算杀了南宫琴,也没什么。
  
      但大家份属同门,虽然一个在星宗,一个在月宗,但终究有些关系,因此,于凤舞还是决定暂时放了她。
  
      “谢谢!”漂浮的声音传来,似是松了口气。
  
      于凤舞冷冷一笑,不再理他,虽然对方是法三境修士,但只要他是星月宗人,就不敢为难她,因为她是核心弟子,懂得‘星辰幻杀’的核心弟子。
  
      而懂得星辰幻杀表示她修炼的是阵道,而阵道才是星月宗的立宗之本,关系着宗门几万年来重修飞升路的努力。
  
      所以,星月宗不禁止弟子间的厮杀指的是普通弟子,并不包括修炼阵道的核心弟子,核心弟子就算宗门内的法三境长老也不得出手伤害。
  
      是以,那位法三境修士才用商量的口吻让于凤舞饶了南宫琴。
  
      而众人并不明白星月宗的事情,听到于凤舞在那自言自语,隐约觉得是神秘的魔神在求于凤舞饶了南宫琴,而于凤舞则是给了那位魔神一个天大的面子,勉强放过了南宫琴。
  
      “天啊!”众人惊呼着。
  
      “她是谁?”
  
      “和灵雪一样,也是魔神殿弟子吗?”一时间,对于于凤舞的身份,众人议论纷纷。但,没有人知道她来之那里,只知道她和灵雪都是云帆的未婚妻。
  
      “那小子真好命!”
  
      “唉,我也想去养马了。”
  
      和大都数人关注点不同的是,南宫易和灵觉终于松了口气,蓝衣少女的罢手让他们提着的心放了下来,因为,最有可能继承帝位的灵阳不会死在蓝衣少女之手了。
  
      只是,失魂落魄的灵阳同样让他们感到担心,害怕这位魔帝继承人有什么损伤。
  
      “他们又是从哪个战场回来的?”灵阳再次将管事叫了上来,问道。
  
      管事瞄了南宫易一眼,犹豫着没有回答。
  
      南宫易见状,插嘴说道:“现在应该打开结界,看一看七王子的状况!”
  
      灵觉盯着南宫易,从南宫易眼神中的闪躲觉察出了不对,忽然冷冷的说道:“南宫长老,你若不如实相告,我是不会同意打开结界的。”
  
      南宫易犹豫了一下,说道:“七王子是魔帝继承人,宗令大人不要意气用事。”
  
      灵觉知道南宫易的意思是说既然七王子继位已成定局,就不要去计较那些小事情了。但灵觉不这么认为,他冷哼一声,说道:“谁继承帝位,是我灵家的事,是魔帝和我宗令府的事!”
  
      话音落下,他冷冷地盯着南宫易,等待着南宫易的答案。
  
      南宫易心中一愣,明白灵觉的意思是在提醒他,谁才是决定继位人选的关键人,若不如实相告,灵阳继位之事他灵觉就要从中作梗了。
  
      沉吟片刻,他对管事说道:“你告诉宗令大人,灵阳和南宫琴来自那个战场。”
  
      管事答道:“十七号战场!”
  
      “什么?”灵觉眉头一皱,惊问道:“为何灵劫队伍的人、灵阳队伍的人、灵星队伍的人都从十七号战场归来?”
  
      南宫易一挥手,让管事退下后,才低声向灵觉解释了一切。
  
      这一下,灵觉更感吃惊,目瞪口呆的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兽王进幽冥战场也是为了杀灵劫他们?”
  
      南宫易双手一摊,点了点头,表示事情就是这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