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降临七百一十三章 付诸东流 新,天帝降临713章 付诸东流 新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天帝降临 > 七百一十三章 付诸东流 新

      衣服被寒刃一刀刀划过,化为碎屑飞舞于空中。
  
      这是王璇千年来第一次被人攻击到肉身,顿时大为震怒,忽然用手将身上衣服扯了下来,露出坚实的身躯,向云帆喝道“来吧!”
  
      身躯泛着金光,宛若镀上一层金粉。
  
      “金刚之躯!!”于凤舞失声叫道。
  
      法三境修士可引动天地元气,可以大范围、长距离的发动攻击,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
  
      但正是因为这种力量的可怕,修士在争斗时置身于各种法术间更显凶险。因此,法三境修士都会准备各种防御法器和功法。
  
      尤其是功法,它不同于内三境的元气护体,能让肉身法器化,超凡脱圣,成为法体。其中有著名的第一魔功的法三境部分‘魂体’,而‘金刚之躯’是一种不弱于‘魂体’的功法,能让身躯成为金刚之躯,可抵御法术攻击。
  
      这让于凤舞皱起了眉头,本想着让王璇回救,从而放弃对阵眼的攻击,没想到王璇居然修炼成金刚之躯,怪不得敢漠视寒刃的攻击。
  
      “可破金刚之躯!”云帆却眼中精光一闪,凝视着王璇的身躯,说道。
  
      他看到王璇身躯闪现的金光出现了不规则的变化,知道是伤痕所致,虽然很浅,但证明了寒刃是可以破他金刚之躯的。
  
      当下,他向王璇喝道“来便来!”
  
      一挥阵旗,再度将十五里的星芒化作寒刃,击向了王璇。
  
      “喝!”王璇也是一声断喝,他知道自己退无可退,因此,纵然寒刃会对他造成伤害,他也绝不会放弃对阵脉的攻击。
  
      于是,在断喝声中,他继续用‘巨木通天’去攻击阵脉,同时施展‘青木盾’防御寒刃的攻击,施展‘木遁术’来躲避剩余的寒刃,接着,凭借‘金刚之躯’抵挡最后的寒刃。
  
      ‘轰!!’虚空震动,大地覆灭,无尽的元气激荡着散发出最耀眼的光芒,尘埃飞扬,木屑飘舞,几百丈的范围内,呈现出了最绚丽的色彩。
  
      于凤舞呆呆的看着,一时间,也判断不出谁能获得最终胜利了。。。
  
      一次,两次,多次交锋后,阵眼下方出现了一条管状的光柱,这是阵脉浮现出来的迹象,而浮现出来则表示它即将崩裂,也许就在这接下来的一击之后。
  
      不过,王璇身上的金光也已经凌乱不堪,渐渐暗淡了下来,显然,他身上已是伤痕累累!金刚之躯马上被破,也许,也是在接下来的一击之下。
  
      “最后一次交锋!”于凤舞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目视光柱,紧张得手都冒出了汗水。
  
      ‘轰!’的一声,几十条巨木从地面冒出来,击在光柱上,发出一声巨响。
  
      光柱崩裂,光芒激发出来,让虚空明亮而不可视物!
  
      “断了!”于凤舞叹道,不过,虽然阵脉断裂,但他们还有赢的希望。
  
      于是,于凤舞将目光转向了王璇。一道人影从虚空中摔了下去,砸在地上,砸出了一个直径三丈的巨坑,而人也被尘埃给淹没了。
  
      显然,人受到了极重的攻击。
  
      半响,虚空寂灭,尘埃落定,光芒消失得无影无踪。
  
      “死了吗?”于凤舞盯着满目疮痍的地面,尤其是王璇坠落所形成的巨坑,问道。
  
      “虽然光芒遮眼,但我依然能看得清楚,几百道寒刃穿透了他的身体,其中更有十几把穿心而过,想来,必死无疑!”云帆凝重的说道。
  
      两人骑在飞羽蓝驹上,静静的看着,等待着。
  
      十几年的心血,无数个日夜的钻研,为了建构阵法,所耗费的资源,所作出的努力,这一切,似乎都没有白费。
  
      又过去半响,于凤舞才深吸口气,说道“还没动静,应该是死了,我们去看一看吧。”
  
      “哈哈哈!!”话音落下,云帆还未来得及回应,忽然,坑内传来一阵得意而阴沉的笑声。
  
      两人大吃一惊,面面相觑,心中一沉,皆惊呼了起来,“没死?”
  
      “不可能,我明明看到寒刃穿心而过,他怎么可能不死?”云帆更是不敢相信的叫道。
  
      这时候,一只血淋淋的手从坑内出现,慢慢的,一个血人从坑中爬了出来,蹲在坑边,指着两人吼道“老子是本法境修士,纵然穿心而过,又能如何?老子一样不死!!”
  
      话音落下,云帆和于凤舞不由得苦笑了起来,
  
      至此,他们才明白什么是传说中的‘法境圣体’。原来到了法境,已经脱离了凡胎,有了不死之体。想要法境修士的命,只有灭杀元神一途而已。
  
      刚才的寒刃虽然已将王璇万刃穿体,却没能将他的元神毁灭,是以,只是伤他,而没能要他的性命。
  
      “唉!”云帆叹了口气,想到王璇蔑视他的话,说道“也许,对于力量,我真的一无所知!”
  
      然而,两人此刻的心情仅仅用叹气,又如何能够宣泄出来。
  
      一切的心血要白费了,如何能够甘心。尤其是于凤舞,十几年来,煞费苦心的构思阵法,修改、重建,放弃了通天塔内几年的修炼,将所有的资源全部投入进去。
  
      没想到,却得到这么一个结局。
  
      虽然说人算不如天算,但这老天也太无情了吧,就这么让所有努力付诸东流吗?
  
      于凤舞垂下脑袋,第一次感叹命运的不公。不过,她明白,相对于她的不甘,云帆的内心更加痛苦。
  
      因为,封玲儿在云帆的心中太重要了,重要到可以牺牲他的性命来换封玲儿的自由。二十年的努力和等待,本以为已经成功。没想到,所有的努力,都将变得毫无意义。
  
      而关键的是,还有一年,从凝神境七品进阶法三境,在没有通天塔,没有凝神境级别的化元阵帮助下,根本不可能做到。而就算成为法三境修士,又能如何,王璇是一位本法境修士,背后还有一个强大的宗门,如何战胜?
  
      看着黯然神伤的云帆,看到他眼角泛起的荧光,于凤舞忽然觉得,这个从未放弃、从不言败的男人在这一刻似乎也感到了绝望。
  
      心中不忍,她劝道“也许,这是天意,是天不让他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