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降临七百二十一章 该做的还是要做 新,天帝降临721章 该做的还是要做 新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天帝降临 > 七百二十一章 该做的还是要做 新
    云帆待在屋子里面,一动不动,已经十几天的时间。
  
      他的目光呆滞,一言不发,似乎没有了生气。
  
      不过,于凤舞检查过他的身体,除了穴道受损,需要修复外,其它诸如元神、经脉都没有问题。显然,经过离陨丹的弥合,已一切如常。
  
      于凤舞明白,这不是身体的原因,而是心已死,没有了心气。
  
      然而,于凤舞也不知该如何宽慰他。毕竟,背负二十年的希望和执著,从来没有放弃过的坚持和努力,就这样化为泡影,换做谁,都受不了。
  
      于是,她默默陪在云帆身边,说着一些未来的事情,一起隐于山林的快乐,一起修炼,然后一起报仇。
  
      她希望用新的希望和信念让云帆的心重新活过来。
  
      同时,她也会在每天饭点到来的时候,备好香甜可口的食物,希望通过刺激云帆的食欲,让他苏醒过来。
  
      只是,十几天过去,云帆根本没有张开过嘴,就更不要说吃东西了。
  
      好在,他是位凝神境修士,一年半载不吃不喝倒也无妨,伤不到身体。
  
      不过,于凤舞还是坚持每天送上食物,坚持每天在他身边说话,希望用温情去感化云帆已经冰冷的内心。
  
      这一天,于凤舞烤了一头妖兽,并将肉切成三寸到四寸大小的肉块,用盘子端到云帆面前,对云帆说道:“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以辟谷丹为食,就算闭关,也会准备食物。这次修炼,你来不及准备,一直以辟谷丹为食,大半年来,想必已是食指大动。这烤肉是你最喜欢的食物,我虽然没有你做得好,但也不差,你吃一些吧。”
  
      说完,她看着呆滞的云帆,半响,却发现云帆毫无反应,不由得鼻子一酸。
  
      她不希望云帆看到她难过的表情,虽然不知道云帆还有没有感觉,却也将脸转了过去,背对云帆,继续说着一些有的没有的话。
  
      “我知道你很难过,也知道姐姐在你心中的地位。但你要明白,姐姐绝对不希望看到你如此颓废,她把你视作不灭的天,就是对你有着莫大的期望,希望你能够走上恒天的巅峰。”
  
      “我们找一处山林,就算没有洞天福地,凭我们的能力,百年内也能进阶法三境。”
  
      “到时候,我陪你杀上隐月宗,就算王璇能够成为化形境修士,我们也要让他尸骨无存,让隐月宗在恒天大陆中销声匿迹。”
  
      “你这样下去,姐姐的仇,谁能报?她在九泉之下,又如何瞑目?”
  
      于凤舞如此说,是希望用仇恨来逼云帆重新振作。但她不知道,云帆是因为魂魄的分崩离析,失去进阶法三境的希望后,才会如此绝望。
  
      云帆知道,就算留下性命,他也无法替姐姐报仇。因为,他根本成不了法三境修士,永远也战胜不了王璇。
  
      保不住至亲之人,报不了至恨之仇,留着苟活的命又有何用?
  
      “你还记得吗?”于凤舞偷偷瞄了云帆一眼,见他毫无反应,继续说道:“在前往通天塔的路上,我们路过一个名叫‘青牛谷’的地方。它虽然小,也不是什么灵杰之地,但鸟语花香,环境非常优美,住在那里,可以不去理会世俗的一切。”
  
      “无论是修炼,还是生活,我都陪在你身边,只要你高兴。”
  
      “我们一起去那里,好吗?”
  
      于凤舞温情的说着,希望用爱让云帆重新活过来。
  
      而这段话也是她现在最大的希望,她希望云帆能放下一切,陪她一起隐居山林,双修双栖,就算不能成为什么传世天尊,不能走上长生之路,也会成为她这一辈最开心的事情。
  
      忽然,她听到身后有沙沙声,心中一动,扭头看去,发现云帆用手抓着一块最大的烤肉,正大口地啃着。
  
      她心中一喜,说道:“你终于肯吃东西了,这段时间,你可让我担心死了。”
  
      “吃饱了,好上路!”云帆似乎已经回过魂来,坚定的说道。
  
      于凤舞从话中听出了一种果决,心中一愣,问道:“上什么路?”
  
      云帆闻言将到了嘴边的肉放下,沉默片刻后,才缓缓地说道:“青牛谷。”
  
      “真的?”于凤舞惊喜交加,疑惑的说道:“你真的肯陪我隐居青牛谷,好好的生活。”话音一顿,又觉得这么说不太妥,便补充道:“好好的修炼。”
  
      言语中,对修炼的愿望并没有那么强烈,反而对和云帆在青牛谷的生活兴趣浓郁。
  
      “嗯!”这次,云帆没有犹豫,应道:“去青牛谷前,我们是不是应该准备一下?”
  
      “好的!”于凤舞高兴的应道,看到云帆回魂,听到云帆愿意一起隐居青牛谷,她兴奋莫名。
  
      虽然她觉得云帆的这个转变太快,很不真实。但,那种对幸福的渴望和愿望成真后的喜悦早已冲散一切疑惑,她说道:“我要准备一百年用的衣服,一百年吃的食物,还有桌椅板凳、调料。。。”
  
      言语中所提到的物品无一不是生活之用具,而且,到了最后,她才补充道:“还有建构小聚元法阵的材料。”
  
      云帆从她的话中听出了对安定生活的渴望,心中一阵酸楚。因为,这一次,他骗了她,要再次将她丢下,独自前往月灵山。
  
      这十几天,他也想明白了,既然不能留着性命来替姐姐报仇,那就在姐姐魂飞魄散前做最后一次努力。纵然只有凝神境大圆满的修为,那又如何,该做的事情不还是要做吗?
  
      这世界就没有必输的战斗,纵然只有零点零零零零一的获胜可能,不也还是有获胜的可能吗?
  
      只是,虽然他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前往月灵山,但他却不绝不会让于凤舞跟着,让于凤舞死在那里。
  
      为了让于凤舞留下,他只能再骗她一次,再丢下她一次。
  
      “也许,凤舞注定是我这辈子都无法还清的债主。”云帆心中无奈的叹道:“凤舞,对不起,虽然觉得这一切已经太迟,已经不可能,但还是想在心中发誓,若能活着回来,一定娶你做我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