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降临七百二十二章 月灵山的早晨 新,天帝降临722章 月灵山的早晨 新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天帝降临 > 七百二十二章 月灵山的早晨 新
    当晨曦照耀在月灵山的时候,隐月宗的外门弟子就开始了一天艰苦的修炼。
  
      不过,能够在这个时候就开始修炼的外门弟子只是那些新加入的外门弟子。只有他们,才可以专心修炼,不用理会其它事情。
  
      而当他们经过小考、中考和大考后,还没能进入内门,又没有被淘汰出宗门,就会成为隐月宗一名普通的外门弟子。而且,很可能是一辈子的外门弟子。
  
      到了这一步,他们就不能专注于修炼了。
  
      毕竟,偌大的宗门,有很多杂事,比如培育灵药、饲养妖兽、采集晶石,甚至给内门弟子当陪练。
  
      而隐月宗不收杂役,因此,一切闲杂事务,便交由那些没有进入内门却抱着还能进内门的想法而留下来的外门弟子。
  
      实际上,这些人也明白,他们根本不是什么外门弟子,只是杂役。
  
      但,谁叫他们还抱着长生梦呢。
  
      张然和葛一没能成为内门弟子,但又不肯放弃在宗门修炼的机会,便留下来,成为了一位名义上是外门弟子的普通杂役。
  
      两位患难兄弟,负责的是清扫山路。于是,在晨曦照耀到月灵山,而其他人正在艰苦修炼的时候,他们开始了他们繁琐的打扫。
  
      从山门出发,两人挥舞着扫把,如旋风般卷起落叶和尘埃,收入到储物器中。步伐轻灵,奔跑于台阶之下,宛若滑行于冰面之上。
  
      速度很快,但台阶更长。
  
      渐渐的,两人回头望去的时候,已看不到隐入云层的山门。
  
      张然一丢扫把,埋怨道:“已经扫了五年,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唉!”葛一叹了口气,将扫把放到一边,坐下休息后,说道:“谁让我们在十一年前的大考中失利呢。如果和伍尚道一样,进入内门,又何须如此。”
  
      “其实我们的实力不亚于伍尚道,只是他运气好,遇到的对手比较弱而已。”张然恨恨的说道。
  
      “如果不是看到伍尚道也能进内门,我们又何须如此。”葛一再次叹道。
  
      当年加入隐月宗,他们三人和云帆同居一室。云帆自不消说,他们自愧不如,但伍尚道他们却不服,觉得实力不相上下。
  
      只是,不知为何,小考、中考,乃至大考,伍尚道的对手都不强,都能取得好成绩,顺利进入了内门。
  
      而他们却总是遇上强手,成绩平平,无法进入内门。
  
      看到和自己实力不相上下的伍尚道能进内门,两人心中不忿,也因此产生了可以进内门的幻想,于是,留下来甘愿做一名杂役。
  
      “这次一定行。”张然说道。
  
      “也许,根本没人能过关。”葛一苦笑道。
  
      虽然他们实际上是杂役,但名义上还是外门弟子,隐月宗自然会给他们进内门的机会。只要勤快做事,就能获得足够的积分,闯‘木人道’,闯过去,就是内门弟子。
  
      只是,十一年来,两人分别闯了四次,却无一例外都是失败。
  
      这让他们开始怀疑,这个所谓的机会其实是宗门给杂役的幻想,只是为了让杂役安心做事。
  
      实际上,根本就不可能通得过。
  
      “你们停下来吵吵什么!!”
  
      忽然,一阵严厉的声音响起,两人回头看去,发现是管理山门的内门弟子陈希,顿时吓了一跳,急忙拿起扫把,一边扫一边解释道:“刚停下而已。”
  
      “哼!”陈希冷哼一声,似乎想起什么,摇头晃脑的说道:“修心除凡尘,明月映清台,不染俗世缘,证道月灵山。”
  
      张然和葛一闻言,虽不解其意,却依然赞叹道:“师兄所言极是,可谓是句句珠玑。”
  
      “你们懂吗?”陈希闻言却不屑的问道。
  
      两人尴尬一笑,皆摇起了头。
  
      “谅你们也不懂。”陈希鄙视的看着二人,看到二人茫然的神情后,又卖弄般说道:“这是褚平掌门说的,意思就是修道之人要去除凡尘之事,不要染上俗世之缘,如此,才能修得大道。所以,你们要将这些尘世的落叶垃圾扫干净一些。”
  
      “哦!”两人恍然大悟的应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一定尊褚平掌门和陈希管事的教诲。”
  
      只是,二人表明上毕恭毕敬,但内心却在骂道:“装什么大尾巴狼,我就不信,褚平掌门会关注山门扫得干不干净?不过是你借题发挥而已。”
  
      “好好干,说不定褚平掌门看到山门如此干净,会将你们收为内门弟子。”陈希调侃道。
  
      “哪有那个荣幸!”张然应道,话锋一转,又问道:“弟子有一事不明,望管事解惑。”
  
      “但讲无妨!”陈希今天或者说这段时间的心情都不错,便应了张然的请求。
  
      “上一位掌门执掌宗门不过十载,却为何突然换成褚平长老?”张然问道。
  
      法三境修士拥有悠长的岁月,因此,修炼方式也与众不同,一旦闭关,十几二十年不出关那是常事,修炼百年都属于常态。
  
      隐月宗的法三境修士更是常年闭关,根本不理会宗门琐事。
  
      因此,隐月宗除宗主外,还设有一掌门,不过,不是固定的,几十年乃至一百年更换一次,只是为了在其他法三境修士闭关修炼之时,宗门还有一位法三境修士坐镇。
  
      这对法三境修士来说,不是什么重要职务,但对底下那些内三境修士来说,却关系重大。
  
      因为,每位掌门喜好不同,执掌宗门期间的政策也会有所调整,也许,会为了充实门下弟子而突然放宽进入内门的条件也说不定。
  
      不过,张然并不仅仅是关心政策的改变,更是因为褚平和陈希都是王璇一脉的弟子,提及此事,可让陈希得意,从而起到拍马屁的效果。
  
      “哈哈哈!”果然,陈希得意的大笑起来,半响,说道:“因为我们王璇大长老要进阶化形境,而褚平长老是他最得意的徒弟,自然要坐镇宗门,为王璇大长老护航。”
  
      “进阶化形境?”张然和葛一皆惊呼了起来,这倒是他们没有想到的事情。
  
      “谁?谁要进阶化形境?”忽然,一道冷冷的声音传来。
  
      众人吃了一惊,循声看去,张然和葛一顿时觉得很是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