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降临七百七十一章 内心的无力 新,天帝降临771章 内心的无力 新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天帝降临 > 七百七十一章 内心的无力 新

七百七十一章 内心的无力 新

云帆看到这种情况,心中一阵感动。
  
  只是,他觉得,十年间,他和凤舞、姐姐跑遍遗忘之地的大型城市,都没能找到医治良方,魔地又怎么可能会有呢?
  
  要知道,遗忘之地可是靠近通天塔,有仙界之物坠落的地方。
  
  因此,他觉得,这些人的努力不过无用功,根本不需要如此?叹了口气,他说道:“我早说了吧,不要告诉他们我的情况,你看,好好的接风之宴就这样泡汤了。”
  
  于凤舞瞪了他一眼,嗔道:“他们一刻也不愿意停留,是因为他们没有放弃让你活下来的努力。你倒好,反而自己率先放弃了。”
  
  封玲儿摇了摇头,说道:“这不是我认识的小帆,我的小帆从未向命运低过头,又怎么可能放弃呢?”
  
  说完,她又叹了口气。
  
  她和于凤舞聊过云帆的状况,也知道云帆为何会如此颓废。她们认为,云帆是因为觉得使命已经完成,姐姐已经救出,他已了无牵挂。
  
  因此,他失去了斗志,不再像以前那样,拥有一往无前的勇气,拥有永不放弃的信念。
  
  可是,知道原因又能如何,难不成让封玲儿去隐月宗再把自己锁起来?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此,两人也很是无奈,只好在平时多劝劝他而已。
  
  云帆耸了耸肩,说道:“好吧,听你们的,让他们试试看。不过,我时间不多,不能在魔地逗留太久,否则,我就回不了天剑门了。”
  
  言语间,就如同在临死前一定要完成一些事情一般。
  
  灵舞眉头一皱,对灵劫说道:“我们回去吧,我去魔宫书房找方法,你去下旨,让大家一起出谋划策,一定要让野人哥哥活着。”
  
  灵劫没有立刻答应灵舞,沉吟间,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
  
  云帆见状,问道:“灵劫,是不是有什么为难之处?有的话但说无妨。”
  
  灵劫闻言却依然是欲言又止,根本不像是一个果决的魔帝。
  
  这时候,灵舞眉头一挑,忽然明白了灵劫欲言又止的原因,喝道:“现在这种情况,你还打算提要求,不觉得过分吗?”
  
  灵劫一阵尴尬,半响,才说道:“我怎么可能提要求,我只是想不到如何安慰云兄弟,才犹豫了一下。”话音一顿,又说道:“我这就去下旨,让所有臣工一起去找医治的良方。”
  
  说完,他转身离开,反而将灵舞落在了后面。
  
  灵舞看着他的背影,哼了一声,说道:“算你识相,要是你敢说,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说完,她才跟在后面,走了出去。
  
  于凤舞心中一动,她知道灵劫和灵舞一定有事,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她却很想知道。
  
  十年间,为了寻找让医治云帆的良方,她已经养成一种八卦习惯,看到什么秘密事都想探听一下,听到什么人窃窃细语,都想去询问一下。
  
  因为,她总觉得,这些秘密、这些细语极有可能就是医治云帆的关键。她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个秘密,就算是偶然在街边听到两位妇人的交头接耳,她也忍不住要去偷听一下。
  
  有时候,她也觉得这是病,得改。
  
  但,每次看到别人有什么秘密,她又忍不住要去打探一番。
  
  尤其是刚才,大家都在说云帆伤势的事实,灵劫这种欲言又止只怕真的有可能就是医治云帆的关键。
  
  于是,按耐不住好奇心的于凤舞不由自主地跟着灵舞走了出去,打算向灵舞询问一下。
  
  封玲儿看着于凤舞离去,心中明白她要干嘛,叹了口气,暗忖:“为了小帆,她就要精神分裂了。”
  
  摇了摇头,她又觉得所有人都动了起来,作为小帆的姐姐,她更不该无所作为,逐对纳兰明萱说道:“明萱,听说你们财王家族掌管着整个魔地的拍卖行,不知可否让我参观一下?”
  
  “可以。”纳兰明萱乖巧的说道:“不知姐姐想看些什么?”
  
  封玲儿沉吟片刻,说道:“我想看一看魔都十年来所有的拍卖记录。”
  
  她觉得,虽然苦思十年,但一定会有所遗忘,也许,拍卖行拍出的物品会给她灵感,让她灵光一动,想到医治云帆的办法。
  
  而面对云帆识海境的姐姐,纳兰明萱自然不会拒绝,逐带着封玲儿一道去了拍卖会的档案室。
  
  一时间,刚才还热闹非凡的房间,竟只剩云帆一人。
  
  云帆愕然,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他们为我而忙碌,我实在不该偷懒,也应该努力一下。”
  
  只是,该努力些什么?
  
  云帆想了想,又觉得好笑,暗忖:“还能努力什么,修炼吗?分离的魂魄根本无法修炼!”笑了笑,说道:“还是做好后勤吧。”
  
  说完,他也走出了房间,不过,不是前院,而是后院。
  
  十年间,由于他的境界已经跌落练气三品,是以,一切闯遗迹、夺宝之类的事情,于凤舞和封玲儿都不会让他参与。
  
  而他又无法修炼,无法练习绝技,因此,除了看看书,也就是烤烤妖兽,为大家贡献一顿美食而已。
  
  如今,不仅仅是封玲儿和于凤舞,还有灵雪、灵劫、灵舞、赫连绝行等一大帮人。他们都在为他忙碌,他觉得,不多烤几只,怎么够用。
  
  于是,他来到后院,架起架子,将于凤舞和封玲儿猎给他的妖兽开膛破肚。
  
  清洗后,放到架子上,点火,烤了起来。
  
  而且,他一次架起了七只妖兽,又是上料、又是翻转、又是添柴加火。忙完这只,又去忙那只,在后院中来回的走动,双手根本没有停下来过。
  
  一时间,显得他很是忙碌。
  
  但,这种忙碌更像是掩饰他内心的无力。
  
  曾几何时,他站在云家面前,为云家挡住了灭门之祸;曾几何时,他站在天剑门前,为天剑门带来重生的希望;曾几何时,他站在灵劫和灵雪面前,为他们赢得魔都帝位;又曾几何时,他站在识海境的姐姐面前,为他击杀本法境的王璇,让她脱离苦海。
  
  然而,如今的他,却只能躲在大家身后,去忙碌这些修士极少去关注的食物。。。
  
  :。: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