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在江湖第三十章 妖藤 新,孤在江湖第30章 妖藤 新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孤在江湖 > 第三十章 妖藤 新

第三十章 妖藤 新


  随着袭来声响愈近,安凝一脚朝后挪动,以备后路逃避,只瞧两者间仅剩几步之距时,那活物霎时从一尺多高的草地里蹦出…
  一时间,一道黑影闪进安凝眼中,那速度之快,吓得安凝措手不及,只得闭眼挥动手中柴刀于身前一阵乱砍…随之“锵”的一声,一阵触感从柴刀处传递而来,此触感并未是那刀锋砍伐何物的感觉,反向是刀面挥打到什么东西,再后,便是一道坠下草地的“窸窣”声响,自身并无异常,安凝猛然睁眼瞧望,目光四周搜寻,终于瞧得那吓人活物体貌。
  “妈蛋,竟然是只野蹦子!”
  安凝口中痛骂的野蹦子其实就是只野兔,瞧得这只野兔在刚才蹦跳中被安凝柴刀打到,落地不稳,灰绒绒身躯在草地上打滚一圈后,重新立起。
  只瞧安凝手持柴刀对那野兔比划一下,怒火道:“看老子不砍死你这吓人畜生!”
  亦于这时,瞧得那野兔竖立两耳一动,视乎听闻甚么动静,接近着两腿一蹬,蹦跳离开。
  望着朝自身左侧逃离的野兔,安凝怒哼一声:“怕死就好!”
  就当安凝目光再回身前时,整人浑然定住,猛吸一口凉气,不敢吐纳,两眼不断闪动,与身前追逐野兔而来的另一活物四目交接。
  “哪来的狗崽子…不对,是狼!”
  一头咧嘴发着“嘿嘿”声响的幼狼,清澈的瞳眼此时正盯着安凝,或是未见过人类,亦是好奇,这幼狼茸毛蓬松,形态圆滚,若不细看,与那家犬幼崽无异,但闻不远处野兔子传来的蹦跳动静,这幼狼随之将注意力从安凝身上转移,追了过去。
  安凝见状,心知这幼狼定是追逐野兔而来,但然同时一颗心也高吊起来,暗骂一声:“王八蛋,这畜生的爹妈该不会也在这附近吧!”
  一想至此,安凝甚是头皮发麻,再道:“得赶紧离开此地!”
  安凝一股脑朝前跑动起来,但没跑动几十步,忽然耳根一动,身后左侧传来一阵“嗷嗷”声响,接而止步而下,痛骂一声:“妈蛋,又出啥子鬼动静!”
  安凝顺着动静方位瞧去,心想那不正是幼狼刚才追逐野兔的方向嘛,再听那“嗷嗷”声中带着一丝无助,如似呼救。
  “那狼崽子在鬼叫什么,这要是把它爹妈引来,老子可就玩完了!”
  安凝生怕那幼狼此时发声是在呼唤父母,哪敢继续前行,惶恐同时,安凝免不得心头好奇,于是探着头,小心翼翼朝那声源地挪了过去,一幕密集惊悚的画面呈现眼前。
  安凝万万料想不到此处看似清一色草地里,左侧还有一块贫瘠荒地,而这呈圆荒地最中有一个约近五尺宽大的暗洞,瞧得从这暗洞洞口从里朝外蔓延生长一种未知的暗红色地藤,粗细如指,乍得一看,亦像成千上万小蛇交错,这些地藤以暗洞为中心,繁杂布成一面巨网,覆盖整快荒地,而不慎闯入此地的那一兔一狼,被这地藤缠住,无法动弹,只得哀声叫喊。
  “蛇窝!!!”
  或是被那大花蟒吞食野猪一幕吓得余惊未了,安凝此时瞧见什么条状物体,都被意识归类成蛇,方后一番细瞧,认得是植物藤条,才缓缓松下一口气。
  “真是个邪门的鬼地方,整个大白天害老子被吓出几次冷汗!”
  当安凝咧咧谩骂之时,未曾留神自己脚下已是一步踏足此块荒地,方后顿感脚下一阵异常,如似何物从脚攀爬而上,一脚猛然抬起,殊不知已被地藤缠绕,霎时重心不稳,狼狈摔倒,同于此时,才发觉看到脚下不知何时已被那地藤缠绕,吓得拿起柴刀一阵挥砍,方后,更为惊悚的一幕出现。
  只瞧安凝砍断藤条之后,那些断裂藤条亦是生机活物一般,竟是出现细微蠕动,而那断口之处,还溢出暗红液体,如似鲜血。
  “这是甚么妖物,竟然还会动!”
  安凝被吓得脸色一阵铁青,双手撑地拖动坐地屁股,朝后连连退缩,亦在退缩这时,安凝清楚看到那被地藤缠住的野兔,边挣扎着边被那活物地藤拖进那口暗洞,同之幼狼那处亦是如此。
  安凝见状,浑身上下寒颤不断,自身意识已是容不得在此多呆片刻,从地站立准备逃离之际,安凝瞧得幼狼已被那地藤拉扯离暗洞仅剩不到二三尺距离,再而一道余光与那幼狼四目交汇,瞧得幼狼两眼闪烁无助泪光,嘴里不断发着“嗷嗷”求救声,一时之间,竟是萌生复杂念头。
  “要不要救那畜生?”
  此道善念不断萦绕安凝心头,虽不知那口暗洞深浅,其中生藏甚么,但然感觉要是被拉进去,定是难逃一死,方后,安凝定下决心,对此实在难以见死不救,怒吼一声:“小畜生闭嘴,别在瞎叫!”
  那幼狼听得安凝这样一吼,如似听懂,果真停止求救叫唤,而此刻安凝站处荒地边缘,目光焦虑左右瞧望,想在这块荒地上寻找可行缝隙,却发现不知从何踏足而入,这地藤生长实在过于密集,简直无处落脚。
  “妈蛋,不管了!!!”
  只瞧安凝面露狰狞之色,亦是破釜沉舟一把,身子朝后退了几步,大喝一声吼,脚下大步迈开冲锋,一踏足荒地之时,整人飞腾跃起,这一跳亦是跳出一丈距离,当双脚一落地后,那活物地藤便盘绕而来。
  安凝见状,双脚猛然高抬踩踏而起,手中持着的柴刀也并未闲着,不断朝下挥砍起来,一时之间,安凝也不知道自己砍断多少地藤,只瞧溢出暗红液体沾染整片荒地,亦如杀出一条血路。
  就当幼狼已被地藤拉至那口暗洞边缘时,及时解救而来的安凝俯身出手,抓住幼狼一只后脚,使劲一提,缠绕幼狼身上的地藤霎时绷直垂直,目测应有七、八条,安凝见状,持着柴刀的另外一手奋力一挥,了断幼狼身上所有牵扯。。
  “呼呼呼!!!”
  安凝大气呼喘,手臂将解救而来的幼狼抱于腰间,亦在这时,安凝目光难免瞧了那暗洞一眼,猛然惊喊一道:“这、这么多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