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荒圣祖第0096章 一骑当千,八荒圣祖第96章 1骑当1000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八荒圣祖 > 第0096章 一骑当千
    奔跑的骆驼虽然不能够和战马相比,但是在沙漠中,他们才是真正的主人,即便是驮着数百斤的东西,也能够在沙漠中行动自如,不会迷失方向。
  
      重甲甲片相互摩擦发出了颤音,帝云霄的身躯一滞,望着沙漠驼兵卷起的漫天烟尘,眸孔中划过了一抹血色的冷光。
  
      “果真是做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么,劫杀武道高手,清理一切痕迹,到底谁是幕后主使?是否是针对我们乾亲王府的?”
  
      短暂的一瞬间,帝云霄的脑海中就思虑了很多,望着迎面杀来的那些沙漠驼兵脸上冰冷的笑容,他怒了。
  
      与皇甫云霄三魂七魄融合之后,他的身份转变成为亲王,就很少有机会出手厮杀了,这对于他这个常年泡在杀戮场中的戒佛,是一种煎熬。
  
      百人沙漠驼兵散发的杀气,悄然间点燃了他一直以来抑制的冰冷杀机,震颤的马蹄声中,死亡降临!
  
      “以我手中剑,染血天地间。福地踏歌行,镇世九重天。”
  
      帝云霄的口中吟唱起了前世一位道教老祖的血杀歌,整个人化作了凌厉的剑锋,对着沙漠驼兵奔了过去。
  
      手中的青锋剑一剑刺出,帝云霄刹那间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嗜杀的情绪瞬间释放出来,奔腾的内劲如滔滔江河倾泻而出,化作漫天剑光。
  
      上百的沙漠驼兵冰冷的脸庞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他们屠杀过往的江湖豪雄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然而见到漫天而来的剑影,出奇的震撼了。
  
      最前方的十几个铁鹞子眼眸收缩,拉着骆驼的头部,想要避开,然而帝云霄这一剑实在是太快了,快的让人难以反应。
  
      刺啦!粗粗!
  
      剑光入肉,瞬间带起一蓬蓬的血花,十几名铁鹞子只是闷哼一声,直接被数十道剑光分尸,成为一地的残肢。
  
      浓郁的血腥味不仅仅是刺激了帝云霄的杀意,同样也点燃了这些铁鹞子的怒火,区区一个江湖之人,也敢对铁鹞子下杀手。
  
      “杀!将他挫骨扬灰,我要扒了他的皮!”为首的铁鹞子小首领面色涨红,手持弯刀,俯冲而下,锐利的刀锋折射出一轮寒光。
  
      剩下的沙漠驼兵兵分两路,并不曾因为刚才其余铁鹞子的陨落,而有半分的拖沓,他们就是杀人机器,彻彻底底的机器!
  
      “《轮回倾剑诀》,第一式天女散花,杀!”
  
      帝云霄爆吼一声,手中的青锋剑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他急速奔走的背后,突兀的出现了数十道星星点点的光芒,尚未成型却带来了可怕的杀机。
  
      这些铁鹞子虽然压制住了内心的惊悚,然而他们胯下的骆驼却不能,身为沙漠的宠儿,他们能够敏锐的嗅到死亡的威胁。
  
      面前的这个全身笼罩在漆黑鱼鳞甲之中的强者,有能力威胁到在场所有的铁鹞子,绝对!
  
      哞!哞!
  
      骆驼阵型散乱了,帝云霄眼眸一闪,气势如虹,手中的青锋剑被他横握在手中,对着左侧弃了自己坐骑杀过来的铁鹞子就是一剑。
  
      背后的数十道星光忽的一下闪过,数十位铁鹞子呆滞的目光中,只能察觉到自己的身躯一颤,死亡的光芒照耀。
  
      滴答!滴答!滴答!地面上积累了一滩滩的血迹。
  
      噗通!
  
      一声摔倒的响声过后,接二连三的不断有铁鹞子仰天扑倒在地,由于巨大的移动惯性,还在地面上滑行出一段距离。
  
      百人骑的小头领面色惨白,他看清楚了,左侧这些悍不畏死的铁鹞子部下,几乎人人的心脏亦或是眉心都有一个巨大的血洞,鲜血滴落,染出了一片赤红。
  
      “怪物啊!此人不是寻常的强者,绝对是宗师,而且是宗师中的强者。”
  
      “剑气化形,数十道剑影就已经够骇人的了,那一式的星光竟然一击杀死了二十九个铁鹞子,难以置信!”
  
      “不过,这等惊人的剑法消耗的内劲也是很夸张的吧,倒要看看你能坚持爆发多少次!”
  
      铁鹞子的阵营之中,一位身披金色短衣,面部蒙着白纱,额头贴着一点红砂的妖娆女子表情凝重,她的右手抚摸着一头巨大雄狮的鬃毛,如同高高在上的女王一般。
  
      在她的后面,十余位铁鹞子的首领肃立在一边,宛若家将,护卫着这个神秘的女人,仿佛她才是世界的核心。
  
      “布鲁,你们三个小队上去,给我生擒此人,若非必要,不必斩首。”
  
      短暂的惊叹声过后,这个女人丝毫不在意铁鹞子的死亡,命令背后的一尊大汉出战。
  
      “尊贵的莉莉丝殿下,您的命令即是吾王的旨意,如您所愿。”
  
      沉寂许久的沙漠绿洲之中,再度卷起了三道沙尘,数百的铁鹞子沙漠驼兵朝着帝云霄厮杀的地方冲了过来,即便相隔老远也能够察觉到震颤的动静。
  
      沙漠中蛰伏的皇甫司徒等人心脏一紧,他们没有轻易的露头招惹铁鹞子,不过从那冰冷的盔甲撞击声也不难猜测出帝云霄现在面临的厮杀是何等额残酷。
  
      “诸位不要冲动,等待阁下的命令,现在还不是我等露面的最佳时机。”
  
      皇甫司徒接管了这支队伍的指挥权,见到其余的白鳞甲骑士想要出手,当即按在其他人的肩膀上。
  
      帝云霄三次使用《轮回倾剑诀》第一式,硬生生的抹杀掉了百位铁鹞子,在他前方半弧形的十几丈区域,躺了一地的尸体,全部都是一击必杀。
  
      粗重的喘息声中,帝云霄的积累的煞气总算是宣泄掉了一部分,眸孔中的血红褪去了一些。
  
      “痛快!果真不愧是铁鹞子,面对足以毁灭他们的所有人的剑法,依旧能够做到井然有序的积蓄围杀,可惜啊,本王的剑终究是比你们快了很多。”
  
      远处的烟尘混杂着奔腾的骆驼蹄声,显得相当的壮观,帝云霄将自己插在尸体上的青锋剑拔了出来,嘴角露出了嗜血的笑容。
  
      “不够啊!真的不够啊!我帝云霄的磨刀石,又岂是这些泛泛之辈能够充当的,最不济,那也应当是个宗师王者,才足以平息本王的愤怒吧!”
  
      帝云霄极目远眺,烟尘中的铁鹞子明显要强上一个档次,最中央那骑着黑色骆驼的铁鹞子,在其黑色的头巾上绣着一条翻滚的西方金龙。
  
      “传闻中铁鹞子的五位大首领之一么,吉萨克国内最为强大的兵士之一,那就让本王见识一下吧。”
  
      帝云霄猛吸一口热气,腹部鼓胀,继而一股浓厚的内劲传递到胸腔部位:“死来!”
  
      震耳欲聋的咆哮声比起狮王的怒吼不知道要强烈多少,帝云霄直接用出了少林寺出名的《狮吼功》,震颤的音波以他自己为中心,朝着骆驼骑兵的方向冲击过去。
  
      毫无疑问,百兽之王的名声并不是说笑的,尤其是在帝云霄的内劲加持之下,《狮吼功》对于骆驼的冲击力呈现几何倍数的递增。
  
      原本狂奔的骆驼骤然间刹住了脚步,疯狂的朝着四周围奔逃,全然不顾背上骑士的命令,狂暴的烟尘卷起,不少的骑士从骆驼背上摔了下来,被战驼那宽厚的蹄子践踏成为肉泥。
  
      帝云霄一人身穿漆黑鱼鳞甲,矗立在一座沙坡的坡顶,手中的青锋剑反射出刺眼的光芒。
  
      望着远处尚未抵达就折损了接近三分之一的铁鹞子,帝云霄嗤笑一声,这个世界古代骑兵的战斗果真是太过单调了。
  
      不知道巨大的响动会引发动物的骚乱么,即便是刻意训练过的战马和骆驼,没有开化灵智之前,只要是被可怕的音**及到,都会发疯。
  
      铁鹞子王者布鲁面色阴沉的躲过了翻飞的骆驼蹄子,手中的弯刀发力,直接将面前的坐骑劈成两半,鲜血抛洒,内脏掉落了一地。
  
      “在此狩猎半个月,倒还是碰到第一件有意思的玩物,没死的都给我爬起来,打断那家伙的两条腿,给莉莉丝殿下带回去。”
  
      随着布鲁的下令,原本显得略微仓皇惊骇的铁鹞子都是陡然间狂热起来,似乎那所谓的莉莉丝殿下是他们所信仰的神。
  
      没死的铁鹞子还有近两百人,在布鲁的指挥下,疯狂的朝着帝云霄杀去,那种决死也不后撤的姿态让帝云霄的脸阴沉如水。
  
      “好,甚好!如此想送死,那本王就送尔等归西。”
  
      帝云霄倒握着青锋剑剑柄,口中怒吼一声,直接将手中的珍贵宝剑投射出去,凌厉的剑锋轻易撕裂空气,发出尖锐破空声。
  
      噗嗤!刺啦!咚咚咚!
  
      青锋剑轻易命中一尊手持弯刀的铁鹞子,去势不减,一连捅进了三个铁鹞子的胸腔部位,将三人钉死在沙地上才算是停下来。
  
      原本平坦的沙地,因为这股巨力,硬生生的被犁出来一条长达五丈的沟壑。
  
      布鲁冷哼一声,虽然有心救援,但终究还是晚了一步,手指搭在这三个铁鹞子的脖颈上,面色豁然一变,铁青无比。
  
      青锋剑上附着的强大内劲竟然硬生生的切割他们的经脉,将三人的五脏六腑搅成了一锅粥,如今已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本尊吉萨克王国大护法布鲁,今日不讲你挫骨扬灰,难消我心头之恨!”布鲁发出了猛兽般的怒吼声,脚尖踏地,可怕的内劲爆出了一个大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