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荒圣祖第0177章 有恃无恐,八荒圣祖第177章 有恃无恐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八荒圣祖 > 第0177章 有恃无恐
    震颤的怒火在酝酿,皇甫陨臻有种遇到猪队友的感觉,帝国都到了这个份上,他们还在争权夺利,不知道危如累卵了么?
  
      皇座之上,隐约之间有浓郁的龙威在震荡,还在相互攻讦的双方短暂的愣了片刻之后,#最新%章节^^^
  
      “臣等惶恐,还请陛下恕罪。”
  
      金銮殿之内跪了一地的大臣,最低官阶都有正四品,亲王、国公一眼望去难以看清楚有几人。
  
      以老太傅和太师为首的一众文武百官,幡然醒悟过来,这两日皇帝陛下实在是太安静了,安静的有些可怕。
  
      对于他们的争锋相对,竟然没有发表一点意见,完全任由双方实力角逐。
  
      一众官员眼眸扫视到端坐在王座之上的皇甫陨臻的时候,心中猛然咯噔一下,一股磅礴的皇道之气扑面而来,压得百官俯首在地。
  
      跋扈如司礼监秉笔太监刘瑾,也是吓得面色苍白,丢下了拂尘,跪伏在九五尊位之下,再也摆不出东厂督公的风采来。
  
      “继续吵啊,朕看诸位爱卿似乎很起劲啊,如今那些刺客尚未找到,尔等就已经乱成一团。朕不知道是不是要等皇宫被人夷平了,你们才会安分些。”
  
      皇甫陨臻的语气不带半丝的烟火,森冷的双眸一扫而过,所有人只感觉体内的血液几乎都要被冻结,彻骨生寒。
  
      刘瑾虽是阉人,但是自视甚高,有着大宗师级的强悍战力。然而,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侍奉了近二十载的主子,竟然也是一位大宗师级的霸主。
  
      一干大臣更是如同惊涛骇浪中的小舟,瑟瑟发抖,他们也未曾想到当今圣上隐藏着如此之高的修为,竟不次于皇族天骄皇甫武王。
  
      咚!咚!咚!
  
      沉闷的擂鼓声响起,原本处于暴怒边缘的皇甫陨臻双眉一挑,锐利的眸子看向了金銮殿的大殿门口,只见六位手持金戈的甲士严肃的走了进来。
  
      金戈甲士乃是镇守皇宫外殿的一等侍卫,各个武功高强,他们只有在发生大事的时候才会擅自击鼓进入金銮殿内。
  
      “吾皇万岁,禁军有消息传来,四十里外乾亲王世子霄郡王入京,随行十万甲士,阵容浩荡!”
  
      此言一出,朝堂之上一片哗然,就连当今圣上皇甫陨臻都是一脸的意外,眉宇间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震怒。
  
      乾亲王世子竟然敢在此事进入帝都,这明摆着是不把朝廷放在眼中,况且还带着十万随行甲士,是想对朝廷宣战么?
  
      皇甫陨臻的手骨嘎嘎作响,一双黑色的眸孔有星星点点的暗金色透出来,恐怖的威压席卷而起,冲霄的精气狼烟竟是穿透大殿,直入云霄。
  
      “岂有此理,区区黄口小儿竟然敢学他不知进退的父亲带兵入京,果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狼子之心昭然若揭。圣上,还请赐老奴禁军十万,必将为陛下取来那厮人头。”
  
      司礼监秉笔太监刘瑾心思玲珑,趁着朝堂上的诸公还在懵懂震撼的时候,跪伏在地,声称要将帝云霄捉拿,平息帝王的怒火。
  
      三公九卿等大佬直接被金甲卫士的话语震惊的七荤八素,眼眸发呆,带着深深的骇然。
  
      若是乾亲王挟此威势入帝都,那他们心中倒是还有几分摇摆不定,但换成是帝云霄,他们则是感觉到了深深的惶恐不安。
  
      这乾亲王世子是昏了头么?以他那稚嫩的手段,难不成还想效仿乾亲王在帝都之中和当今圣上扳手腕?
  
      见到大太监刘瑾趋炎附势,狂拍帝王的马屁,三公九卿之中的不少人叹息一声,也纷纷叩首请帝王赐予兵权,拿下乾亲王府世子。
  
      满朝文武数百人,唯有寥寥数人面色不变,甚至带着丝丝的喜意。
  
      数日之前刚刚被陛下召回的原御膳房总管席苍海,如今被皇甫陨臻打点当了内务府的副总管,此时的席苍海双手垂着,站在龙椅的后面,他人看不清楚他的面色。
  
      匍匐在地的老太师古仲勋虽然满头大汗,但是闪烁的眸子显示着他的心中并非如同面孔那般惶恐。
  
      悄然间席苍海和古仲勋目光交错,尽皆是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甚至席苍海嘴唇微动,打了个手势:静观其变!
  
      见到满朝文武都是战战兢兢,在龙威之下纷纷表态要讨伐乾亲王世子,皇甫陨臻这才冷笑着站起。
  
      “都给朕起来,既然乾亲王府世子入京朝拜,那朕又何必打打杀杀的。礼部尚书何在?”
  
      百官之中,一位年过花甲的老官人仓促的爬了起来,小碎步走到龙椅之下俯身下拜:“圣上,微臣礼部尚书郑武吉在此。”
  
      “传朕旨意,着礼部准备迎礼仪仗,至于规格,就按亲王爵来吧。本王到要看看,朕的皇兄嫡子究竟是何等风采,竟然敢带十万甲士入京。”
  
      皇甫陨臻神采飞扬,双手别在背后,龙行虎步的走出了金銮殿之中,当即有机灵的随身宦官宣布退朝。
  
      半晌之后,确认皇帝走远,进入内宫之中了,文武百官以及刘瑾等人这才起身。
  
      相互之间目光接触到,都有种剑拔弩张的感觉,只不过慑于皇帝的威严,都不敢造次,冷哼一声直接各自岔开了方向。
  
      数以百计的官员仓促出了金銮殿,三五一群商议着方才之事,乾亲王府世子入京,乃是了不得的大事,甚至可能直接引爆帝国的全面内战。
  
      在这个节骨眼上,不少的公侯都是惴惴不安,找上了诸多的阁老,想要请他们指点迷津。
  
      当朝太师古仲勋挥手斥退了跟在他背后的几个二品大员,侧身直接随着一个小太监来到了内务府之中,席苍海早已在此等候。
  
      “古兄!没想到咱家还有再返回皇宫的时候,此番多谢古兄的发力。”
  
      席总管一上来就给古仲勋行了一礼,这可是让古仲勋面色一变,快步上前扶了起来。
  
      “公公你这是作甚?当初若不是公公在先帝的面前多加提携,哪有吾今日的风光?闲话咱们莫说,圣上召你回来,可能并不简单啊。”
  
      老太师话中有话,他着内宫之中的帝皇嫔妃想法子吹吹枕边风,想将席苍海从烟瘴之地召回,本以为圣上会推诿。
  
      却没想到,皇帝不仅仅答应了,并且当席苍海入宫之后,直接封了内务府的副总管,这可是朝前迈了一大步。
  
      皇宫大院之中,太监九千、宫女一万六,统归七大太监、六大嬷嬷掌管。
  
      这内务府的正副总管,便是这七大太监之二,虽然不及司礼监秉笔太监这般荣宠极致,但大体来说,已经是站在一个层次上的人了。
  
      圣上直接许了这般的大太监职位,这可和往昔不待见席苍海的表现,大为反常。
  
      闻言,席苍海的一双琥珀色的狭长眸子眯在一起:
  
      “圣上的意思咱家还猜不透,不过这几日咱家打通了关节,暗中听了传闻,似乎圣上有意将司礼监秉笔太监的权力分化。”
  
      老太师身躯一抖,昏暗的光线中,隐约有狠辣精光自双眸之中透射而出,缕缕的内劲环绕周身,难以辨别修为的强弱。
  
      分化司礼监秉笔太监的权力?
  
      难不成皇帝对大太监刘瑾已经心生不满了?老太师心中回想,似乎自从前些日子东厂遭劫,圣上对刘瑾的依重大大降低了。
  
      “唔!此事暂且撇在一边,刘瑾那厮在皇宫之中根深蒂固,没那么容易扳倒。”老太师的目光再度变得混浊,全无方才的精悍模样。
  
      席苍海拱拱手,心中了然,此时还不是和刘瑾翻脸的时候。
  
      “古兄说的极是。此番乾亲王府的那位强势入京,如此的肆无忌惮,难不成真有什么依仗?”
  
      老太师摸着自己的三寸白髯,心中也有些拿捏不定,乾亲王世子怎么也不像是自投罗网之人,今日怎得会招摇如京,还带着十万甲士。
  
      “等等!江天郡和帝都相隔一千九百余里,夹着八个大郡,各路王侯怎么会允许乾亲王府的大军一路畅行至帝都的?”
  
      猛然间老太师打了个哆嗦,眸孔之中第一次泛着深深的忌惮和骇然,心中蓦然感觉到局势失控了。
  
      “看起来,这位王府的世子殿下,果真是有备而来啊。”
  
      “海玑漩那等矜持、谨慎之人,因为些许的马脚直接栽在了他的手中,真不知道满朝文武还会有多少人因为小觑他而被倾轧。”
  
      席总管的眼中有火热迸发,他的心头可是一直惦记着帝云霄的许诺:皇宫之中的司礼监秉笔太监,似乎应当换个人了!
  
      午时三刻,艳阳高照,虽然秋日的冷意已经逐渐凸现出来,但是禁军依旧是全数轻甲,绵延出去两里之远,大旗无数。
  
      帝都的城墙高达十丈,远远望去就好像是匍匐在大地上的史前巨兽,充斥着一股沧桑伟岸的气息,让人心头为之臣服。
  
      在帝都主城的城楼上,皇帝皇甫陨臻携百官登楼,极目远眺,等了小片刻就发现了官道上滚滚而来的黑色潮水。
  
      黑色的浪潮乃是一队队紧凑在一起奔行的精骑,哪怕离得有十余里地,禁军将士依旧感觉到了澎湃而至的赫赫军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