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荒圣祖第505章 套问缘由,八荒圣祖第505章 套问缘由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八荒圣祖 > 第505章 套问缘由
    “老祖,老祖,这,这是为何?吾自认为战战兢兢,为氏族殚精竭虑,为何要剥夺吾的族主之位,吾不明白啊?”
  
      轩辕承魂飞九霄,族主之位可是他的根,一旦没了,以他天魂境的修为,在氏族之中也仅仅只有些许的话语权罢了。!精/彩.东.方/文.学m会员hai手打!(看最新章节请到:文學樓>
  
      异域修士的强大令他惊悚,脱俗境的尊者实在太多,失去族长的位置,他是定然要和对方短兵相接的。
  
      轩辕无命双眸中有混沌气息浮现,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你可知今日拂了你面子,将汝等驱赶出大乾神朝大营的那青年是谁?”
  
      轩辕承的神情一僵,当众被人从大营之中驱赶出来,这可是他最为丢脸的事情,被老祖揭开了,自然不会有好脸色。
  
      “承儿只知晓他是凡人国度的一个皇子,不知其具体的身份。”
  
      砰砰!
  
      轩辕无命一巴掌拍在了泉眼处,登时数丈高的浪花掀了起来,哗啦啦的将轩辕承淋了个通透。
  
      “混账东西!你可知,那青年就是大乾神朝的实际张控者,命魂境巅峰的修士,能够将异域的圣子都镇压的天之骄子。
  
      最重要的是,他是淑清的嫡子,汝明白了么?
  
      因为你这些年来的举措,吾轩辕一族错失了一个圣子级的肱骨,更是将自身推到了九州盟的对立面。
  
      汝,现在还以为自己的族主之位不该撤掉么?”
  
      振聋发聩的声响将轩辕承打击的心神战栗,恍惚中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颊上的那份傲气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在轩辕无命震怒,剥夺轩辕承族主之位的时候,帝云霄已经来到了绿洲深处的囚牢内,粗壮如成人手臂的精铁牢笼内关押着十几个囚徒。
  
      帝云霄的脚步声在地牢内显得相当刺耳,听到动静,那些囚徒纷纷站了起来,森冷的目光盯在帝云霄一行人的身上。
  
      “快快将吾等放了,否的话,待得吾天权域大军横扫九州,定然将你们挫骨扬灰,夷灭九族!”
  
      一尊被封了修为的命魂修士趴在牢笼的栅栏上吼出声来,帝云霄瞧都瞧他一眼,一道指气迸射而去,直接打穿了他的肩胛骨。
  
      登时,一股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没了真力作为依托,即便是命魂大尊也是砧板上的鱼肉,根本翻不起浪花来。
  
      越过了二十余个牢房,帝云霄在地底囚牢的尾端驻足,十二个氏族和神朝的顶尖大宗师牢牢的守在此处。
  
      “臣等,参见摄政王殿下。”
  
      “见过帝先生。”
  
      双方的称谓不一,但是人人脸上都带着恭敬。
  
      眼前的这个青年修士,修为精深,不仅能够打压的翡翠城少城主狼狈不堪,更是挣脱真君巨头法则,敢于挑衅翡翠城巨头的存在。
  
      点了点头,帝云霄的目光投向了这间铁牢的深处,望着那斜躺在杂草上的身影,脸上若有所思。
  
      “莫要装死了,翡无疆!即便气血大亏,断了几根骨头,也伤不了你的根基。再跟本王玩阴的,现在就废了你的丹田。”
  
      帝云霄冷然出声,他的目光锁定在铁牢的最里面,地面上隐约还散落着一些黑色的铁屑,和精铁牢笼的材质如出一辙。
  
      很明显,被封印了经脉和丹田的翡无疆,仗着强横的肉身,想要将牢笼弄出个口子潜逃出去。
  
      咔嚓!
  
      一直背对着帝云霄的翡无疆缓缓起身,他的手上还抓着小半截的精铁短棍,粗细和牢笼的栏杆一模一样。
  
      “哼!有本事那就杀了本公子,吾叔祖来日踏破九州,定然会为本公子报仇雪恨。想要折辱本公子,那你的算盘打错了。”
  
      翡无疆虽然败了,也是个硬气的角色。
  
      能够成为圣子,最起码都是得到各家老祖宗认可的,性格软弱无力的,在修仙路上也攀登不到如此高度。
  
      哐当一声将半截铁棍扔在地上,翡无疆站起了来,走到囚牢前,怒目圆瞪,恶狠狠的和帝云霄直视。
  
      他的衣衫虽然被更换了,但伤口依旧在淌血,不断的发力之下,早已染红了衣襟。
  
      帝云霄闻言,嗤笑一声,落水的凤凰不如鸡。
  
      翡无疆的生死掌控在他的手上,如此筹码,他自然是要好生利用的。
  
      “怎么,败在孤王的手上感觉憋得慌?真以为天权域的圣子当世无敌,有横推同辈的资本?汝之修为虽然不弱,但再强能够压制得住迪菲丝?”
  
      一连三句反问成功的勾起了翡无疆的怒火,又将他的气焰打压了下去。
  
      翡无疆喉结耸动,他固然自傲,身为翡翠之城的传奇圣子,他有这个资本。
  
      然而,要说他自己比奥德莱德斯王族的迪菲丝还强,那就真是出头的椽子了。
  
      “两年之前,迪菲丝大逆不道,屠戮九州圣地修士,将万千魔族放了出来,更是裹挟十几个魔主攻伐吾大乾神朝帝都。
  
      当日,本王硬抗《虚空天刀术》,将她打得肝胆俱裂。她若不是动用保命玉符,早已香消玉殒。”
  
      帝云霄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言语之间满是不屑,将当初的生死拼杀说的轻巧无比。
  
      铁牢之内瞬间陷入了死寂一片,这里关押的都是天权域一方的尊者,基本都是算是有头有脸的大修士。
  
      他们自然是知晓迪菲丝·奥德莱德斯的大名,那可是天权王族的圣女,实力可怕,很早以前就能击败老牌的佛门顶尖小巨头。
  
      两年之前,迪菲丝在九州遭遇难以想象重创的消息,早已传的沸沸扬扬。
  
      诸多大势力都以为是遭遇到了神秘的远古大森林王者,亦或是轩辕氏族的老祖宗出手,却不曾想到,竟然是眼前这个二十余岁的青年修士。
  
      翡无疆沉默半晌,最终声音沙哑的问道:
  
      “汝究竟是谁,为何对天权域知之甚多?九州和天权域不相通已有数千年的时间,你是在何处见到敖天冠等人?”
  
      闻言,帝云霄撇了撇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倒是洒然一笑:
  
      “这个可是秘密,暂时是不能告知你的。本王今日过来,只想弄清楚一件事情,若是可能,你还有机会再返翡翠之城。”
  
      翡无疆额头青筋跳动,忽的站了起来,一双手掌死死地扣在铁柱上,指节捏的嘎嘎作响。
  
      “说!”
  
      “翡翠之城为何要跟随奥德莱德斯强攻吾九州之地,按理来说,翡翠之城应当是中立势力,不偏不倚才对?”
  
      帝云霄一直想要知晓,为何在天权域鲜少插手纷争的翡翠之城,会坚定不移的相助天权王族力战九州,为此不惜派遣出城内的绝大多数高手。
  
      翡翠之城矗立在天权域南部,除却城池周遭千里之外,几乎没有什么领土的需求。
  
      加之掌控着偌大的交易市场,翡翠之城也根本不缺药材和金钱。
  
      听完帝云霄的要求,翡无疆沉默了,这个问题乃是翡翠之城的禁忌话题之一,事情牵扯到城主大人的嫡女。
  
      “此事,不可说!”
  
      半晌,翡无疆才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真没办法透露此事,否则的话,定然会惹得城主和大圣子不快。
  
      帝云霄的眼神一眯,从翡无疆的眼神之中,他已经得出了些许有用的情报。
  
      翡翠之城如此殚精竭虑,显然并非是冲着九州的资源和财富而来,能够让圣子踌躇不言,怕是牵扯到翡翠之城最顶端的那几人。
  
      “有意思!啧啧,水深的很啊。翡无疆,不怕告诉你,尔等即便再度打穿永恒绝壁,也断然不可能颠覆九州道统。”
  
      铁牢内有些沉闷,翡无疆的手指捏得发白,没有一丝血色。
  
      “你就这般有自信?若是吾叔祖出手,拦截那老道士,汝等还能嘚瑟什么?更何况,天州氏族惨败,汝等拿什么拦截天权域的大军。”
  
      翡无疆以为帝云霄有那可怕的老道士撑腰,故而能够无所顾忌。
  
      “哈哈哈哈!”
  
      帝云霄一脚踢开了身前的椅子,星眉剑目射出两道寒气,一张脸几乎是要贴到翡无疆的面门上。
  
      “天州氏族惨败,那只不过是倒下来一根支柱罢了。九州可不像你们想的那般孱弱,单单是真君巨头,本王所在的势力最起码可再拿出三尊。”
  
      望着帝云霄伸出的三根手指,翡无疆的心脏蓦然紧缩,失声惊呼:
  
      “你,你不是天州氏族雪藏的圣子么?”
  
      他一直以为吴道子和帝云霄都是天州氏族隐匿的力量,不曾想到,事实竟然超出他的预计,帝云霄竟然隶属于另外一股势力。
  
      “嗤!你是在戏耍本王么?吾九州盟高手无数,什么时候需要依仗天州氏族的鼻息了。更何况,你认为衰败的天州氏族能够坐拥四位真君巨头?”
  
      翡无疆如遭雷击,帝云霄那风彩飞扬的姿态作不得假,现在看来,他们果真是忽略了九州隐藏的可怕势力。
  
      若抛却轩辕一族老祖宗和昨日的可怕老道,再多上三位真君巨头的话,即便是翡翠城主出手也不可能攻破永恒绝壁。
  
      “天权王族的亦拥有封王至尊,黑天王若出手,尔等定然会死无葬身之地。”翡无疆还想辩驳些什么。
  
      面对翡无疆的声嘶力竭,帝云霄哑然失笑:“黑天王奥兰德?他敢离开煌州么!天权王族可不止一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