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荒圣祖第1730章 死亡的绝望,八荒圣祖第1730章 死亡的绝望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八荒圣祖 > 第1730章 死亡的绝望
    “饶,饶命,饶了我,本···本城主愿意献上···啊啊啊啊···”
  
      天怒城主的肉身在澎湃佛光烈焰的炙烤下彻底化为飞灰,只留下一座赤色和灰色缠绕的元婴在虚空中忍受煎熬。
  
      澎湃的邪异死气包裹着诅咒之刃,疯狂的抵抗源自贝叶灵符释放的恐怖佛光。
  
      诅咒之刃颤抖个不停,面对燃灯古佛曾经的祖佛器,纵然它品阶不低近乎于高等至尊器,在佛光的压制下裂纹密布,咔嚓的声音清晰可闻。
  
      一阵诡异的尖啸过后,诅咒之刃直接崩解,不知是不是器灵陨灭,这把毛文族的可怖兵器从世间除名!
  
      “贝叶灵符,尊我敕令,剥夺!”
  
      帝云霄冷硬的面颊不带一丝怜悯,双手合十,六纹花瓣在他瞳孔中疯狂旋转,一轮接着一轮的法力潮汐冲击而出,激活了隐藏在边角的古符篆文字。
  
      与此同时,他眉心处的业火红莲神纹殷红如血,奔流不息的血脉之力衍生出极致的毁灭力量。
  
      璀璨的金色佛光凝结为一只佛陀大手,直接将天怒城主的元神和小世界剥离开。
  
      烙印在小世界上的符文被撕扯的七零八落,天怒城主的元婴爆发出一阵尖锐的啸叫,那股绝的嘶吼几欲刺穿人的耳膜。
  
      肉身没有了还可以夺舍,但若是元神从小世界剥离开的话,那就等于彻底被打落凡尘,纵然是天仙降世也无力回天。
  
      足足百息时间,在世人惊悚的目光中,天怒城主的元婴和代表他蕴育出的小世界种子被神秘的力量分离,世界之力动荡冲击,缺难逃最终的命运。
  
      待得元婴和小世界被彻底分开后,天怒城主的元婴萎靡不振,至尊级的威压烟消云散,一身道行被削弱到了寻常道君的地步。
  
      数百里开外,神识观察到这一幕的一众强者亡魂大冒,只感觉头皮发麻,浑身冰冷。
  
      分离一位至尊的元神和小世界,这在修仙界根本是匪夷所思的事情,即便是各大圣地的圣主强者,也不可能办得到。
  
      这青霞帝武皇究竟施展的是什么神通,竟然真能活生生的抹除掉小世界的印记,将一位中位至尊打落凡尘?
  
      噗!
  
      帝云霄闷哼一声,嘴角喷出一口黑血。
  
      他强撑着身躯,双目中血丝密布,不断催动六角符文的神秘力量,将天怒城主的小世界秩序打碎、搅乱,同时以贝叶灵符的力量净化其中的邪气。
  
      “青天师祖,张开你的小世界,将这些本源之气炼化!”
  
      一脸震撼的青天至尊蓦然收到帝云霄的神念传音,打了个激灵,下意识的召唤出了自己的小世界投影。
  
      一道五光十色的小世界在青天至尊背后浮现,没等他做出反应,帝云霄双瞳流淌黑血,强行令剥夺的小世界与青天至尊的小世界融合。
  
      两个小世界的秩序碰撞,青天至尊双眼一眯,骤然醒悟过来,连忙调集自己的本源,将源源不断的本源之气炼化。
  
      没了天怒城主的掌控,青天至尊轻而易举的镇压了暴动,疯狂汲取对方小世界内的五行本源之气,补足自身小世界的缺陷。
  
      “赤瞳!仙灵气!”
  
      帝云霄只感觉自己右眼一黑,三枚元神金丹的法力肉眼可见减少,驱使血脉禁忌神通对付一位五劫神罡至尊对他而言太吃力了。
  
      在他背后,赤瞳寻宝鼠神色凝重,右手空间法则一闪,一道拳头大小的仙灵气直接排入帝云霄的天灵台。
  
      “师祖,给青天师祖也打入一团仙灵气,要人头大小的!”
  
      帝云霄声音沙哑,他的作用已经完成,庞大的法力损耗以及禁忌神通的恐怖负担令他倍加疲惫,《虚无逆转》堪称可怕,但是以他现在的修为十年内只能动用一次。
  
      赤瞳寻宝鼠精准的打开了青天至尊身旁的空间,借着小世界碰撞的光辉遮掩,将一团仙灵气打入其眉心。
  
      得了仙气得滋养,青天至尊的气息逐渐平复下来,摧枯拉朽的将天怒城主的小世界吞噬,澎湃的力量在四肢百骸内游走,涌向他的元婴。
  
      帝云霄散去了双眼中的符文,迷蒙的双眼扫视四方。
  
      彻底被削掉修为和寿元的天怒城主元婴死气沉沉,浑浊的双目黯淡无光,显然在一连串的打击中意志沉沦,信仰崩塌了。
  
      冷哼一声,帝云霄随手打出一道紫炎丹火,没了至尊道行的庇护,这位不可一世的枭雄元神彻底化为灰烬。
  
      任他谋算无双,设下不知道多少保障,却依然没能挣脱命运的束缚,以最为憋屈的方式惨死在一个小辈的手中。
  
      虚空雷鸣阵阵,佛光消散再加上又一位至尊的陨落,漫天风云狂卷,不一会儿的时间瓢泼的血雨倾盆而下。
  
      万鬼嚎哭,末日般的景象吹响了丧钟。
  
      阴沉的瞳孔睥睨下方,帝云霄的神识肆无忌惮的从庇护之城的修士身上扫过,最终定格在千里外的一处废墟中。
  
      “哼哼,萧九城!你这个杂种还想跑么,本王不惜冒险就为了等你现身,岂会叫你这等肮脏的杂种逃出生天!”
  
      冷笑一声,强撑着疲惫的身躯,帝云霄招出了梦魇弓,从贝叶灵符中的箭壶中抽出一根星辰箭,密布符文的箭矢透着深邃的寒气。
  
      一道人影边荒死城内疯狂逃窜,正是见势不妙溜之大吉的圣庭叛将萧九城。
  
      雷帝族九爷一记雷神矛将天怒城主肉身诛灭后,他便知道天怒城主要栽了,当即转身就走,想要趁着混乱躲起来。
  
      不过可惜,帝云霄不惜以自身为饵,岂会不留任何手段。
  
      流星划破苍穹,金色的箭矢尾翼将空间撕裂,一眨眼的时间就已经飞射出千里的距离,一箭贯穿正在奔驰的萧九城后背。
  
      霎时,碗口大小的创伤出现在萧九城的胸膛上,他目光惊悚的看了一眼伤口,随机身躯往前奔跑了十几丈,最终一头栽倒在地。
  
      “不想死,本将,本将不想死啊···”
  
      大口的血水从口中喷出,萧九城满是血水的双手在地上爬行,挣扎着想要攀过眼前的城墙,。
  
      在城墙的另一端就是地底河,只要能够跳下去,他便能够顺着浑浊的河水消失在这片让人惊悚的土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