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术师0003:警察局,恐惧术师3:警察局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看着漂浮在宫殿内部的小太阳,罗兰想了想便打开了思维核心的能源系统,这个能源系统有一个十分唯心的东西,那就是规则之种,上一个文明的使用者曾经留言过关于这种东西的使用方法和注意,但是对于那一句这是十分危险的存在让罗兰并没有第一时间使用。
  但是现在已经来到了异世界,罗兰也不得不使用起这个东西,释放出孵化器,罗兰意念一动,一个似猫非猫的生物外表便覆盖了孵化器,当初罗兰第一时间了解到这个东西后便觉得这玩意和罗兰记忆里的某个作品里的东西一样。
  至于为什么要启用这个在标注里十分危险的东西,那是因为这个极端唯心的规则之种所拥有的力量十分强大,罗兰也只能期盼这个东西在这个宇宙依旧好用。
  看着携带自己部分记忆的孵化器,罗兰摇了摇头离开了思维核心。
  躺在床上,罗兰闭着眼睛思考着自己以后的路线【这个世界是拥有着魔法存在的世界,我要是想回去的话就只能在这方面想想办法了,毕竟我看过的小说里空间魔法什么的不是很普及的吗,但是我要怎么能够接触这些呢?这个世界里魔法这种东西是被贵族和有钱人垄断的啊,普通人一辈子都不能学到这种东西,而且这个世界的魔法到底什么体系的我都还不清楚啊,啧,关于这个世界的魔法根本不了解啊,先看看情况再说吧。】
  …………
  第二天,清晨,还在梦境中的罗兰被人叫醒了。
  跟着一名身穿制服的警察来到了审问室里,看着这间审问室,罗兰谄笑着的问道:“那个,警官大人,我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不用接着问吧?”
  伊娜摇了摇头:“我们该做什么不用你来说,你给我坐下。”
  “哎!哎!是,是,我这就坐下。”说完话,罗兰十分配合的做到椅子上。
  看着乖乖坐下的罗兰,伊娜清了清嗓子:“咳咳,关于你的事情,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的了解,在这之后才能进行断定。”
  罗兰无奈的回应道:“警官大人,我是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以前的记忆我都有,但是关于最近的记忆,我是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伊娜掏出一袋档案递给了罗兰:“这是我们最近的收获,根据一个酒馆老板的证词,他曾经看见你们四个人和一个有着明显伊顿口音的人交流过,这是我们根据对方描述绘画出来的人像,你看看,还有印象吗?”
  说完话,伊娜便死死的盯着罗兰,似乎想要从罗兰的表情里看见什么。
  看着手中的画像,罗兰十分苦恼的摇了摇头:“真的是非常抱歉,酒馆大人,我是真的没有任何印象。”
  伊娜听到后摇了摇头,又接着审问了起来,但是问了好几遍后,伊娜也不得不承认罗兰是真的不记得这些事情了,伊娜无奈的离开了审问室。
  听见伊娜的汇报后,警长西蒙也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毕竟这位罗兰不是真正的犯人,也不能对他动刑,挠了挠头,西蒙无奈的喘了一口气:“哎~你带着新人去找守夜人吧,回来后看看情况,一天后在放了他。”说完话后西蒙便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
  得到警长的吩咐后,伊娜便立刻带着新人拿着最近收集到的情报离开了警察局。
  整个夏卡城一共有五十一万人口,大部分人口都是提顿人,少部分则是伊伯人,伊顿人和南边的海人,整个城区化分为九个区,而教堂区就是督泽教所掌握的地盘。
  作为督泽教和王国两方监管的势力,守夜人的总部驻扎在教堂区与东城区之间的地区,当然作为一个暴力机构,守夜人还是拥有很强的独立性。
  坐着带有警察局徽章的马车,伊娜和新人很快就来到了来到位于教堂区和东城区之间的一处小教堂,这里就是守夜人的驻地,来到了教堂后面,等待了大概有十分钟左右,伊娜终于见到守夜人的文职人员。
  看着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走出来的文职人员,伊娜面露微笑的将手中的档案信息交给了对方,尽管伊娜十分的强调了这起案件的重要性,但似乎没有睡醒的文职人员摆了摆手并不在意。
  看着对方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回到了教堂里,伊娜忍住了自己的情绪,一言不发的带着新人回到了马车,新人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又闭上了嘴。
  ………………
  五月十三日,清晨,一家位于中央区的高档咖啡馆里,坐在靠窗位置的艾克十分悠闲的喝着咖啡看着手中的报纸,此时由于时间的缘故,除了靠窗座的艾克之外便在也没有其他的顾客了,咖啡师也十分的悠闲的坐在吧台后面看着今天的报纸。
  过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后,咖啡馆的门被推开了,一名身穿黑色衣服,十分高大的男性大步的走到艾克身前。
  “做吧,最近警官们有什么新的发现吗?”喝着咖啡,艾克显得十分自在的对着身前的男性说道。
  穿着黑色衣服的男性一脸愧疚的做到了椅子上:“十分抱歉,艾克大人,我们的人目前还不够资格接触一些更加高级的信息,除了知道有一位本来应该死掉的祭品却不知道为何没有死去外,便再也没有任何消息了,不过请艾克大人放行,我已经准备好了人会尽快清理掉这个不稳定因素。”
  “哦~~~”放下咖啡杯,看着一脸愧疚的男子,艾克板着的脸突然微笑起来,用着十分温暖的语气说道:“不要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吾主的光辉势必会照耀世间,不要在意,努力去做好下一件事情吧。”
  微笑着送走了信徒后,艾克的表情立刻阴沉了下来。
  看着桌子上的甜点,艾克皱了皱眉后便直接把一枚银西亚扔到咖啡杯里,整理了一下衣物后,艾克带上自己的帽子离开了咖啡馆。
  …………
  守夜人驻地,刚刚睡醒的文职人员们毫不在意的把手中的各种档案扔到了接待室,打了个哈欠后又回去睡觉了。
  而这时,守夜人队长路易斯也骑着黑马来到了驻地上班了,把马系好后,路易斯便大步的走进教堂里,路过接待室的时候,路易斯注意到了这些被扔在地上的档案,路易斯好奇的走了进去,随手翻了翻几本档案后,路易斯立刻皱起了眉头。
  又看了几眼,确定自己的猜测没有错后,拥有北方血统的守夜人队长也顾不得去想是那个蠢货把这些东西扔在这里,路易斯又重新回到马厩里,骑上黑马飞速的奔向警察局。
  很快,教堂区的民众便发现一位身穿黑色制服的骑士骑着黑马在街上肆意的奔跑着,人们一边咒骂一边避让着,但是当人们在看见哪位黑衣骑士身后披风上的标志后就停下了咒骂,那是一个金色的火把,那是守夜人的标志。
  没用多长时间,路易斯便骑着马来到了位于东城区的警察局总部,将马儿递给警局的人后,守夜人队长路易斯大步流星的走到位于警察局正中央的局长办公室。
  此时,奥诺尔也忙完了自己的工作,正坐在椅子上对着镜子给自己的光头涂抹着刚刚从药剂师哪里买到的新玩意,以此希望能够长出几根头伏。
  嘭!
  伴随着猛烈的开门声,奥诺尔一不小心便把手中的药剂撒到了地上,看着自己花了两枚金提顿买到的药剂,奥诺尔十分愤怒的转过身:“我不是说过吗,无论有多么严重的情况也不要这样开门!”
  “哦!是吗,还有这样的规矩,我第一次知道,对了奥诺尔,你们昨夜抓到的人呢?放走了吗?我来处理那个案件了。”路易斯无所谓的点了点头。
  看着开门的是守夜人队长,奥诺尔也只好把心中的怒火压了下来:“昨夜?哦,那个人啊,应该还没有放走,诺,这是交接文件,签个字吧,那个人应该还在审问室里吧。”
  接过奥诺尔递过来的文件,路易斯也从怀中掏出自己的笔写下名字,将文件还给奥诺尔后,路易斯便摆了摆手离开了局长办公室。
  “谢谢了。”
  说完话,路易斯便轻车熟路的奔向审问室,而此时,已经返回警察局的伊娜也带领着罗兰走出审问室。
  还算宽阔的走廊里,身材高大的路易斯便和罗兰等人迎面遇见了,而看到眼前的罗兰后,路易斯的左眼也不禁的冒出了微光:“这个感觉,呵呵,果然如此。”
  看着想要从自己身边过去的伊娜,路易斯直接伸出右手拦了下来:“这位警察,我是路易斯,夏卡城的守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