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术师0017:看门人,恐惧术师17:看门人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0017:看门人


  被迫离开了图书馆后,罗兰不得已站在过道里来接纳这股神奇的力量。随着意志的延伸,精神力不断的沉入灵性之中,这一枚散发着七色光芒的混乱咒也不断的去接受精神力的侵染。
  相比罗兰之前所感知到的咒术不同,这一枚存储在罗兰灵性之中的混乱咒失去了那种狂暴无比的感觉,放佛是一个凶狠的大猫乖乖的趴在的罗兰的身下,任由罗兰抚摸玩弄。
  大约过去了半个小时,罗兰也终于习惯了这一枚存储在灵性之中的混乱咒,摇了摇头,罗兰便立刻动身前往训练场走去,但是走到一半,罗兰这才想起来以混乱咒的特性是无法在训练场练习的,因为混乱咒是属于灵魂魔法的分支,而守夜人的训练场没有可以练习这方面的魔法道具。
  罗兰想了想后转身离开了,朝着地下区域的中心走去,守夜人驻地的地下区域是以中心的升降机为中心的圆形区域,来到中心区域,罗兰熟练的朝着升降机输入进一丝魔力,魔力能源被启动了,伴随着一整机械的轰鸣声,罗兰坐着升降梯来到地表。
  罗兰最初来到守夜人驻地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注意这里的地形,但是罗兰才发现守夜人驻地是以前方教堂后方办公楼的形式坐落在教堂区西侧。
  罗兰想了想后便跨步走进前方的教堂,和往常一样,守夜人的教堂里并没有任何信众前来,空荡荡的教堂里只有一位坐在前排座椅上的值班牧师,低着头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这个时候罗兰感觉到了阵阵炎热从天上传来,相比后方的办公楼,守夜人教堂拥有很多玻璃天幕,并且也没有任何制冷造物,这使得教堂里的温度十分的高涨,而且罗兰身穿的守夜人制服还是一件带着披风的大衣,罗兰不得不伸手摁着大衣内部的一个纽扣释放一点点魔力来激活制服里缝制的冻气符文。
  感觉到温度下降后,罗兰便大步的走到牧师的身旁,然而牧师却没有感觉到罗兰的靠近,依旧聚精会神的看着自己手中的书,看到没有任何反应的牧师,罗兰十分好奇的弯下腰侧过头看向牧师手中的书籍。
  看了几段文字后,就当罗兰以为这是一本历史书的时候,下一段充满夸张语气的文字才让罗兰反应过来这是一本通俗小说,看着依旧没有发现自己的牧师,罗兰无奈的拍了拍牧师的肩膀。
  似乎受到了惊吓,牧师反应十分大的跳了起来,看到站在一旁的罗兰,牧师这才缓了一口气:“哇!你是谁?嗯?你是新来的守夜人?你这个人走路怎么没有声音啊,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有大师级的刺客呢。”
  罗兰无奈的笑了笑:“啊,这个好像是你看书太过投入了吧。”
  牧师一边说着话一边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书籍:“嗯,这个事情我知道,对了,不知道你这位守夜人过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难道出了你们守夜人都搞不定的大事情了?”
  罗兰笑着点了点头:“哦,不是,不是,并没有什么大事情,我只是过来问一下你知道我们守夜人队长路易斯他现在在哪里吗?”
  “守夜人队长路易斯?哦,这种问题你应该去后面找哪两个看门人,我只负责前面的教堂和一些关于信众的事情,你们守夜人其余事情则都是由看门人负责的,当然,要是有战斗之类的事情也可以找我帮助。”虽然牧师最后有一些好奇这位守夜人为什么会不了解守夜人的制度,但是牧师还是忍住了说话的念头,对着罗兰摆了摆手后牧师便做回座椅上重新看起自己手中的书籍。
  【看门人?又是一个我不知道的东西啊】罗兰对着牧师道谢后便离开了教堂,走向位于教堂后面的办公楼,路过自己居住的宿舍,罗兰按照楼内的提示牌来到了办公楼的前台。
  走着一路,依靠着楼内的提示牌,罗兰这个时候才弄清楚守夜人的办公环节,守夜人驻地里分为两个部分,前方是教堂派来的牧师,主要处理信众的事情,偶尔也能够作为外援战斗力,后方就是执政庭下派的守夜人管理员,一共是两位,一正一副。
  按照守夜人的传统,这两位管理文职人员的管理员被称呼为看门人,正常情况下,执政庭和警察局的人想要获得守夜人的帮助需要从后面的办公楼进入来提交申请,然后守夜人根据情况危机来进行处理。
  走到前台,询问了前台的负责人员后,罗兰得知现在守夜人的两位看门人都在接待室里招待一位贵客,好像是一位从王都来的官员。
  没有想太多的罗兰在得知了接待室的地址后便直接奔着接待室而去。
  于是乎就这样,一个腰间佩戴着一把华丽的仪式剑,背后背着一长长的九三式步兵枪,并穿着守夜人那一套黑色镶着金边并带披风的制服的罗兰就以这样以全副武装的姿态走进了接待室。
  也不知道是罗兰没有想太多,还是因为获得了混乱咒后又一些膨胀,罗兰没有敲门,直接扭开门锁,推门而入。
  坐在沙发上陪同巡视督查聊天的看门人克拉格斯听见开门声后也惊讶的转过头,结果看到了一个全副武装的守夜人,看着站在门口的罗兰,克莱格斯站了起来有些惊讶的问道:“嗯?你,你就是新的守夜人,罗兰先生吗?”
  “哦,对,是我,对了,请问你是看门人克拉格斯先生吗?”看着哪一位先站起来的中年人,罗兰客气的点了点头。
  克拉格斯听见这句话后立刻从沙发附近走到门口,十分热情的握紧了罗兰的手:“啊,是,是,我就是看门人克拉格斯·艾维奇。”
  克拉格斯松开了罗兰后,又指向了坐在另一边的人:“这一位是从警察部过来的巡视督查利瓦尔·帕拉修斯先生,哪一位是我的副手罗德诺尔·埃尔科里斯,最近因为归亡会的的原因,王都那边也很重视这件案子,榆树巡视督查利瓦尔先生便来到我们这里。”
  看着还要接着说的克拉格斯,罗兰连忙摆了摆手打断了克拉格斯:“哦,哦,那我知道了,克拉格斯先生,我是想问一下,你知道路易斯队长现在在哪里吗?”
  “哦,路易斯啊,他早就出去了,一早上警察局的人来了,在河岸区又发生了一起献祭案件,路易斯便带着艾拉和爱丽他们出发了,你可以先去警察局那边了解具体的情况。”
  “哦,谢谢了,哪位各位,我还有一些事情,我就不在这里耽误你们了,再见了。”了解到自己需要的情报后,罗兰便立刻对着两位看门人还有哪一位巡视督查摆了摆手离开了接待室。留下了一脸懵逼的克拉格斯和另一位看门人,还有一个不爱说话的巡视督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