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只鲲第十章 将军器重,我有一只鲲第10章 将军器重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有一只鲲 > 第十章 将军器重

第十章 将军器重


  看着房间内如梦如幻的场景,叶湘伦等三人惊得目瞪口呆,四人之中,只有藤椅上的老者似乎曾见过如此梦幻场景,并没有像三人那般露出太多惊讶,倒是对叶湘伦的表现露出了震惊的表情,要知道,自己倾心培育三年的弟子没能有一个打破灵晶,而一个新来府院的马夫却轻易的打破灵晶,这对老者来说,也算是不小的打击。
  但另一方面,老者对眼前这个看似平凡的马夫能有如此成就,心中并没有多大的妒恨,因为他自己本身已完全被这个青年的一首“绝妙”的琴曲所征服,莫说他自己,就算是老者纵观一声,也未曾听过如此美妙绝伦的曲子。
  于此同时,斋堂外的众学员也透过门缝,看到了房内的一切。
  “什么?灵晶居然破裂了!”
  “没想到这个憨态可掬的小子,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角色!”
  “我们努力几年都得不到的东西,他却如此轻易的手到擒来!”
  “好一个扮猪吃虎的家伙,我们怕是被他给戏弄了!”
  房门外,起初嘲讽叶湘伦的一众学员,感觉自己被这名马夫重重的打脸之后,都是羞愧的低下头默然不语。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良久之后,老者长长的叹息一声,陷入深思。
  房间内,伴随着老者的这声叹息,满屋子的蓝色星点迅速汇聚,形成一个直径如蒲团大小的椭球形态,蓝色椭球之内,像是装有一群生物一般,不断冲撞着蓝色椭球的球面,叶湘伦三人抬头仰望着这只如同生命体的椭球在斋堂上空来回盘旋,最终在叶湘伦的头顶锁定。
  此刻,蔡将军不知所以的望向呆坐在藤椅上的老者,露出询问的表情,老者在蔡将军的注视下,抬眼望了一下空中的蓝色椭球,落寞无神的解疑道:“这是音符空间体,接下来,它会融入打动它的琴师意念之中,以供琴师日后收音符所用!”
  听到老者的答疑后,三人重新把目光锁定在悬浮的蓝色椭球之上,尤其是椭球正下方的叶湘伦,听到老者的话后,眼神一亮,他虽然不知道,这个椭圆形的球体究竟有何用处,但听到“收服音符所用”后,联想到那只话痨鲲给自己派下的任务正是收服全音符,学习音乐的他自然知道音符分为全音符只是众多音符中呃呃一种。
  想到话痨鲲并不是在胡说八道,以及自己开始摸到一些头绪后,叶湘伦终于在漫无目的的度日中,重新找回一些目标。
  接下来,果然如老者所言,蓝色椭球在叶湘伦头顶盘旋了一会儿后,似乎是终于确定了打动它的主人,在一阵躁动之后,迅速钻入叶湘伦的意念之中。
  当蓝色椭球钻入叶湘伦的意念那一刻,叶湘伦先是感觉意念一阵充涨,随后经过短暂的充涨之后,蓝色椭球体似乎完全融入了自己的意念,接下来叶湘伦便觉得自己整个状态像是被一团清爽的薄荷泡沫所包裹一样,整个人一下变得异常的清爽起来。
  “这位小兄弟可否觉得和之前有何异样!”见到蓝色椭球完全融入叶湘伦的意念,蔡将军激动的上前握住叶湘伦的双手询问道。
  “并无异样,反倒觉得整个人精神了许多!”
  得到叶湘伦肯定的回答后,蔡将军眼神中似乎射出一道光芒,叶湘伦刚好和蔡将军眼神一触,只觉蔡将军这道光芒中充满了霸者之气,叶湘伦暗道,看来这蔡将军绝非俗人。
  “好!洛丘这些年来总算出了一个像样的乐才!也不枉我与曲老先生的多年付出!”蔡将军兴奋的走到仍坐在藤椅上的老者身前,却发现这位曲老先生并没有像自己这般兴奋,身居高位的他立即猜想到曲老先生心中所想,立即收敛笑容道,“即是蔡府所出乐才,定然是曲老先生门人,小兄弟,您觉得呢?”
  “弟子拜见曲老师!”看到蔡将军把目光转移到自己身上,叶湘伦立即会意蔡将军的意思,知道是自己该表态的时候,连忙俯身参拜道。
  叶湘伦心想,自从被那只该死的骨鲲带到这里以来,已经不止一次说了违心的话了,也不差这一次!
  看到叶湘伦主动认师,蔡将军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老者听后,脸色也稍微有些好转,屁股在藤椅上挪了挪后,不置可否的道:“老朽何德何能,敢在这位少年乐才面前称师!”
  “还不曾请教这位先生如何称呼?”看到曲老先生面色改善,蔡将军连忙岔开话题道。
  尼玛,刚才还一口一个小兄弟,这会儿又改称起先生了,真是个能者得势的世界啊,叶湘伦心中骂道。
  “小人姓叶,叫叶湘伦!”叶湘伦顺便把早已熟记于胸的身世说了一遍,以免日后再被追问。
  听到叶湘伦的答话,蔡将军转眼凝视了身旁的老者一眼,见老者也是一脸茫然,便继续追问道:“那先生是如何习得音律的?”
  注意到两人眼神的交流后,叶湘伦知道大事不妙,接下来这个问题如果回答不好,很可能要列入可疑名单,幸好叶湘伦读书很多,关键时刻,灵光一闪,就把张良与圯上老人的故事稍加改编后,把张良的身份换成自己,说了出来。
  这个故事充满传奇色彩,一般人很难编出,卿小姐听后,早已惊的长大嘴巴,就连蔡将军也挑不出毛病,只得微微点头。
  房间之外,一群贴门倾听的中年男子听到叶湘伦的经历后,更是露出十分艳羡的眼神。
  听到叶湘伦说出如此传奇的经历,卿小姐脸上显得极是得意,笑嘻嘻对蔡将军的道:“看来爹爹不用再为琴师的事操心了,凭叶先生的曲目和天赋,在不久的开池大会上,必能收服五音,步入琴师行列!”
  听到卿小姐的话,蔡将军向藤椅上那名姓曲的老者递了个询问的目眼,老者会意后,缓缓答道:“叶先生的曲目和天赋,恐怕在洛丘找不到能与之相比之人,即便是老朽,也不敢妄加评论!”
  叶湘伦心中好笑,只是一首《天空之城》,就把自己吹上天了,这老者恐怕有些言过了吧。
  “能受到关先生如此饱赞,洛丘国琴师一列必将因叶先生而有望!”听到老者的饱赞,蔡将军拍案而起握住叶湘伦的手道。
  看到蔡将军竟对自己投入器重的眼光,叶湘伦这才暗舒了一口气,看来总算成功蒙混过关了。
  “爹爹,我要跟他学音律,你看如何?”听到关先生对叶湘伦的饱赞,卿小姐有些小激动的道。
  倒是那老者听到卿小姐的提议之后,顿觉汗颜,之前蔡将军多次邀请卿小姐跟自己学音律,均遭卿小姐无情拒绝,却不想,卿小姐居然在一个毛头小子面前主动请缨学习音律,老者感觉到又一巴掌重重的打在自己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