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只鲲第二十一章 名士苏代,我有一只鲲第21章 名士苏代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有一只鲲 > 第二十一章 名士苏代

第二十一章 名士苏代


  叶湘伦本对罗文晋没什么恶感,可是今日之后,叶湘伦见罗文晋心胸狭窄,专横的面目展示的淋漓尽致,再加上自己脸上这一剑之仇,让叶湘伦战胜罗文晋的意志更加坚定了。
  回去之后,卿小姐吩咐医师对叶湘伦脸色做了简单包扎,幸好剑痕不深,只是擦破了些皮,叶湘伦对伤口也不太在意了。
  傍晚时分,卿小姐邀请叶湘伦和四名贴身护卫在揽月楼饮宴,卿小姐一身男儿打扮,本就习武的她,男儿打扮之后像极了帅气的公子哥。
  揽月楼二楼有十余个包厢,包厢之间只由一卷帘相隔,包厢中间有一个百余平米的大厅,大厅内有专门的歌舞表演,整个二楼,是专门给城中有身份的人开设的。
  叶湘伦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场合,一行人落座后,点了酒菜上了茶水,一名护卫愤愤不平的道:“自从那日罗文晋在府中战败七武士之后,罗文晋手下的人越发嚣张了,前段有些兵士竟然连我和李都尉的位置也敢抢,幸好,我跟李都尉给了他们几个颜色,他们还真以为凭一个罗文晋,就可以骑到我们蔡府的头上!哼!”
  “是啊,上次在校练场,罗文晋对木将军百般挑衅,木将军当时脸色难看极了,不过,当时蔡将军在场,白白让那小子嚣张了一回,卿小姐,你可要为蔡府出头啊,找机会让木将军好好教训一下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罗文晋。”另一名护卫接口道。
  “哼,诸位放心,罗文晋的好日子快要到头了!”卿小姐啜了口茶水,冷笑道。
  “好!有卿小姐这句话,我们哥几个可就放心了!”几名护卫齐声叫好。
  须臾,酒菜送至,几人刚动了几下筷子,蔡府一名家丁匆匆跑上楼,卿小姐和那家丁小声言语了几句便回到席前道:“我有事回府一趟,你们哥几个在这等我,我马上回来。”
  卿小姐走后,众人放开了许多,各自满上酒碗畅饮起来,叶湘伦不太会饮酒,大家也知道叶先生是个文人,便不多劝酒。
  天已渐黑,二楼包厢此时已几乎坐满了,此时,一阵锵金鸣玉声响,一股芳香过后,从二楼的步道盈盈走出数十名貌美的女子,女子跨着细碎的舞步步入厅堂之中。
  一名护卫放下酒碗,用半醉的眼神盯着舞者道:“节目要开始了!”
  众人均放下酒碗,用迷醉的眼神盯着池中舞者。
  “听说今天的主角是凌越国的名媛,我们哥几个可以一饱眼福了!”一名护卫笑道。
  “凌越国素产美女,前次,我和西门的褚城卫,在樊城就有幸见识了一位,嗯~凌越国的女人那身段和肤质,就是和我们洛丘国不一样!”一名护卫色眯眯的道。
  “你小子有这好事也不叫我们哥几个!对了,叶先生长居府中想必也是闷坏了,不如吃完酒,我们哥几个带你到东城快活快活?”护卫们和叶湘伦也均熟络,纷纷开玩笑道。
  “如此甚好,我叶湘伦正好有些闲银没处花,不过需过些时日!”叶湘伦跟着起哄道。
  “哈哈哈。。。”众人同时大笑。
  片刻,叶湘伦见一名年迈的老者步入厅堂,不觉好奇,询问众人。
  众护卫道:“这老者是乐匠,负责演奏曲率,看来叶先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怪我们几个招呼不周!”
  叶湘伦随口应了一声,便朝乐池中央看去,只见乐池中央放着一个大大的架子,架子之上摆了七个大小不一的仿佛是玉制成的碟子,老者站在碟架前,用一根木棒在玉碟上敲击,玉碟震颤,放出清脆的声音。
  “原来这就是乐器!”叶湘伦还是第一次见到洛丘国的乐器,心中不觉的发出感叹。
  老者眯着眼睛,有节奏的敲击着木架上的玉碟,池中女子跟着玉碟节奏翩翩起舞。
  平心而论,老者敲击的音律并不怎么动听,甚至连地球上一些儿童都不如,只是以美玉的声音让旋律显得不那么生晦,但在场的宾客无不闭目聆听,仿佛听到绝美的曲子。
  怪不得这里的人,对琴师这么崇拜,叶湘伦不觉暗道。
  玉鸣声结束,在场的宾客无不叫好,有些人甚至直接打赏那个年迈的乐师,叶湘伦不觉有些好笑。
  又过了两段曲后,但闻一阵香气扑面而来,转眼看去,步道上盈盈走来一名绝色女子,女子身着素白轻纱,裙幅玉带拖至地面,隐隐能看出锦绣的鞋角,女子乌黑的头发随意的绾了个仙髻,用一朵浅粉色的花饰相称,显得仙气十足,在场众人均被女子气质所惊艳,想必这便是那压轴的名媛了。
  “凌越国女子果然非比寻常!”一名护卫狠狠的嗅了一下女子身上的香气,不觉赞叹,众护卫纷纷相应。
  叶湘伦见那女子相貌柔美,年龄不过二十,颦笑之间有一股不食烟火的仙气,也是自己有生以来见过气质最脱俗的女子,叶湘伦也不觉为女子的美貌称叹。
  女子盈盈步入舞池,随着老者敲击的音律翩翩起舞,女子舞姿曼妙,浑然天成,欢呼和叫好声充斥着整个厅堂。
  一曲过毕,女子停下舞步,盈盈谢礼,此时,隔桌的包厢内一名男子起身应道:“舞姿虽美,只可惜这曲子配不上姑娘的天仙般的舞姿。”
  此时,包厢所有的宾客,被那男子的声音吸引,大家都想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竟然有如此大的口气。
  众人向那男子看去,只见那男子有三十余虽,气宇轩昂,显然是有身份的人,在众人不解男子身份时,己桌的李都尉突然小声道:“这人好像是东丸名士苏代,此人之前是当朝太子的老师,后来不知何故辞官不做,此刻怎么跑到我洛丘国了!”
  “什么!他就是苏代?这人可是有经天纬地之才啊,当年他辅佐姑苏王,在洛水以少胜多,战胜强大的晋王,晋王为了捉拿苏代,不惜散下重金,可惜,自此,这苏代便下落不明了。”听到苏代的名头,另一名护卫补充道。
  叶湘伦听后,不禁对男子刮目相看。
  但是,乐台上的老者听后,脸色极为不悦,见说话的人不过是个三十来岁的青年,微皱眉头,不冷不淡的道:“老朽自十四岁做乐匠,至今已有四十余载,从未听人在老朽面前这么说话,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看来老朽今天要听听阁下的技艺了。”
  听老者的口气,显然是平时受尊敬惯了,此时说话有些针锋相对。
  那苏代听后,俯首道:“晚辈不敢,只是见这女子舞姿有感而发,所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在下只是觉得此女子的舞姿用琴弦映衬更加相配。”
  那老者听后,脸色一怔,琴弦可是贵族的乐器,凭他的身份,也只见过几次,男子既敢口出狂言,想必身份尊贵,是以,老者的口气又客气了几分道:“阁下既会琴弦,想必也是曲中高手,老朽斗胆鉴赏一番,不知阁下可否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