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只鲲第二十二章 公子徐胜,我有一只鲲第22章 公子徐胜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有一只鲲 > 第二十二章 公子徐胜

第二十二章 公子徐胜


  “前辈想必有所误会,在下只会读书写字,至于琴艺方面一窍不通,只是我家公子精通琴艺,晚辈斗胆请我家公子弹奏一曲,以助雅兴!”苏代说完,躬身向包厢内恭请道。
  苏先生的主子?莫非是当朝太子!包厢内众护卫纷纷疑惑。
  “苏先生,你这是陷我于不义,众目睽睽之下,我怎敢在前辈面前献丑!”在叶湘伦等人的猜测下,包厢内一名男子怨道。
  男子说毕,只听包厢内的众人齐声道:“公子不必谦逊,这正是大家的意思。”
  “唉~你们几个!既然如此,那在下就有请老先生指点一下了。”
  那男子走出包厢,只见他身形伟岸,衣着朴素,单从仪表来看反倒不如苏代出众!叶湘伦向众护卫看去,众护卫均自摇头,显然对此人一无所知。叶湘伦心道:“能统领苏代这样的人,想必此人定有不凡之处。”
  男子走上乐台,一名武者模样的男子手托古琴紧随其后,那武者小心的把玉碟撤到一旁,在凳子上擦拭了一番才请那男子上座,武者显然对那男子极为恭敬,男子极为随意的在武者肩膀上拍了拍,拱手对老者道:“既然苏先生为在下请命,在下只好献丑了,请老先生指教。”
  老者侧立一旁,见古琴质朴,琴弦用羊肠所制,知为上品,又见男子态度谦逊,乃拱手有请。
  男子坐处正对叶湘伦一桌,叶湘伦见那男子眉粗唇厚,耳唇宽厚,与自己想象中的富家公子模样极不违和,但气质却透漏着一股长帅之风,虽然态度谦卑,却让人丛生一种不得不听信于他的感觉。
  琴弦波动,男子双目微闭,古琴发出柔和圆润的声音,在场宾客大都没听过古琴的音色,都不觉被这种柔美的声音所吸引,纷纷闭目陶醉起来,即便那凌越国舞女也不自觉的随着音乐曼舞起来。
  与之老者玉盘声色相比,男子弹奏的古琴意境要高上许多,叶湘伦仔细倾听古琴的每一弦的颤动,总觉得有些不对,虽然男子弹奏的是五弦古琴,与自己七弦古琴有很大的差别,但叶湘伦对声音的敏感度是极为强烈的。
  正在叶湘伦疑惑的时候,却发现抚琴男子正在直直的盯着自己,叶湘伦左右环顾,发现所有宾客都陶醉在男子琴声之中,唯独自己却一脸疑惑,不觉有些尴尬,冲男子微微一笑,男子以轻笑相答。
  曲毕,在场宾客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众人纷纷叫好,就连那之前傲慢老乐匠也俯首汗颜,男子向众人答谢之后,并没有返回座位,却径直向自己这边包厢走来。
  男子走到自己包厢前,对叶湘伦拱手请教道:“方才在下所弹曲子,先生露出迷惑之色,不知在下是否哪里有弹错,还请先生指教!”
  叶湘伦心下凛然,怪不得苏代这样的人才能居于其下,这男子仅仅看到自己一个疑惑的眼神,居然能不顾身份,在众人面前屈尊在自己跟前请教,这种气度不是一般贵族所能做到的。
  叶湘伦见状,连忙起身见礼,抱拳解释道:“方才公子所弹曲子曲调优美,只是在下觉得阁下古琴的第三弦音调有些不对,才至此疑惑。”
  “哦?果真如此!还请先生调试!”男子丝毫没有质疑叶湘伦的说辞。
  “如果公子不怕在下弄坏你名贵的古琴,在下愿意一试!”叶湘伦道。
  “身外之物有何眷恋,如果真如先生所言,那对在下来说,真是天大的幸事呢!”男子风轻云淡的微笑道。
  由于全场的焦点被男子所吸引,所以两人的对话,在场的宾客都听在耳中,众人纷纷质疑道:“如此天籁之音哪会有错,公子休听他装神弄鬼!”
  就连与叶湘伦同席的众护卫也暗自拉了下叶湘伦的衣角,表示装逼别装大了。
  男子对众人的质疑置之不理,亲自把叶湘伦请到乐台上,叶湘伦走到古琴前,在第三根琴弦上反复拨弄,经过两三分钟的调试,琴弦终于被叶湘伦调好。
  叶湘伦见众人仍有质疑,便坐在乐台前屈指弹奏,所弹的曲子正是那男子方才所弹之曲,琴弦波动,古琴经过叶湘伦的调试,音色已达到纯正,曲子在叶湘伦的弹奏下,更加的浑然天成。
  一曲过后,孰优孰劣宾客一听便知,在场宾客均自哑口,一旁侍立的男子更是目瞪口呆,极为赫然的道:“这首曲子是先师所授,先生怎么也会弹奏?”
  听音弹曲是叶湘伦最基础的功课,听到男子的询问,叶湘伦不觉哑然道:“曲子是在下方才听公子所奏,于是便暗暗记下,不到之处,公子见怪!”
  “好!敢问先生高姓,在下徐胜诚心结交。”男子不再多言,躬身问道。
  “公子胜!原来他就是公子胜!”宾客听到男子报出名讳,纷纷发出惊呼。
  叶湘伦听到众人惊呼,知道此人必定来头不小。
  “在下叶湘伦,在都城蔡府饲养马匹,公子高看,在下不胜惭愧!”叶湘伦对这公子胜很是欣赏,如实答道。
  公子胜把叶湘伦送至包厢,道:“叶先生今日有朋友在,徐胜不便让叶先生移驾,改日徐胜必到蔡府登门拜访!”
  徐胜走后,众护卫纷纷惊叹,“没想到公子胜便是他!他可是大燕国的公子,在整个东丸国也是鼎鼎大名的!”
  “没想到叶先生居然精通音律,难怪小姐如此看重!”
  “过奖,过奖!”既然再过几天叶湘伦始终要暴露自己琴师的身份,叶湘伦索性不再隐晦。
  经过一小段插曲,整个厅堂又回到喧闹的气氛。期间不乏有此地显贵到公子胜包厢敬酒以求结识,公子胜均以礼相待。
  叶湘伦与众护卫正在酣饮之际,走道内突然来了四五个宾客,其中一名宾客道:“今天有凌越国绝色美女来到洛丘,偃大人可以好好热闹热闹了。”
  “是啊,全音符降洛丘,让整个洛丘一下热闹起来了。”另一人道。
  “这都是我洛丘国国王的福分!”走在最前列的男子慢悠悠的道,想必此人便是他们所说的偃大人了。
  “偃大人,听说大王要在全音符降落之日册立太子,不知可有此事?”
  “诶~国君圣意,我等休得妄自揣测!”
  叶湘伦听至此处,忽然身子一怔,侧目向刚才说话那人看去,果然叶湘伦猜测不错,那人便是六王爷手下猛将罗文晋。
  叶湘伦向罗文晋侧目时,罗文晋刚好也向叶湘伦看来,两人相互交换了一个复杂的眼神后,罗文晋哈哈一笑道:“太子之位,必定由能者居之,大王圣明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想必过些时日,我等再见偃大人就要改口了!~”
  其余人等听后,纷纷应和。
  “真如大家所言,我叔偃便要大摆宴席,大家喝他个三天三夜在说!”偃大人听后,早已笑的合不拢嘴了。
  一众人等跟着偃大人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