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只鲲第二十三章 比拼臂力,我有一只鲲第23章 比拼臂力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有一只鲲 > 第二十三章 比拼臂力

第二十三章 比拼臂力


  众人过后,罗文晋不忘回头瞪了自己一眼,叶湘伦从罗文晋眼神中看到了些许杀气。
  “偃大人和罗文晋厮混在一起,恐怕对蔡将军不利,需得设法告知小姐才行!”罗文晋等人走后,李都尉压低声音道。
  “这偃大人是何许人?”叶湘伦不明来头,小声询问。
  “叔偃是贞妃的亲哥哥,也是大王身边最宠信的内臣,他贪财好色,舞弄朝廷是人所共知的事儿,而且他和蔡将军有过过节,叔偃一直怀恨在心。”离叶湘伦最近的程护卫小声告诉叶湘伦道。
  “这事需得尽早禀报,大家先喝酒,别惹他们怀疑了。”叶湘伦端起酒碗低声嘱咐。
  大家都知道叶湘伦和卿小姐关系密切,定会尽快告诉小姐,便不在谈论此事。
  厅堂那边,罗文晋一桌想必提早预订,一行人刚一落座,酒菜便已上齐。众人刚饮了会儿酒,坐在最里侧的叔偃便把目光死死的钉在舞池中的凌越国舞女身上。
  在坐的其中一名宾客早已会意,掏出银两上前打赏那名舞女,并在舞女耳旁附耳说了些什么,舞女连连摇手,推却了那人的打赏。
  看到此处,坐在一旁的罗文晋愤然起身,走到舞池中央,一把抓住舞女的胳膊往己桌拖掷,舞女哪及的上罗文晋的大力,在他拖拽之下,只能发出声声娇呼,众宾客自知叔偃来头,见状,均敢怒不敢言。
  就在隔壁包厢的公子胜一桌,一名武者模样的大汉见到此景,怒拍桌子也是愤然而起,那武者快步上前,在罗文晋手肘上一拍,罗文晋猝不及防,舞女便挣脱罗文晋的把控,这名武者,正是刚才为公子胜持琴的武者。
  罗文晋见有人居然敢在自己面前动手,二话不说,抡起拳头便向对方打去,那武者丝毫不惧,伸出手掌一把抓住罗文晋的拳头,同时手臂用力一推,罗文晋连连后退两步,两人同时震惊,武者以为,被自己大力一推,对方必然跌落数米开外,而罗文晋自出生以来从未有过敌手,万没想到会被面前这个大汉击退,罗文晋见状战意大盛,摆开架势便要与那武者打斗。
  公子胜站出来道:“此地乃声色娱乐场所,大家不必伤了和气,我见壮士臂力惊人,不如你们比力气如何?”
  罗文晋见公子胜一桌尽是贵族打扮,不敢断然造次,向偃大人望了一眼,叔偃知道罗文晋天生神力,想必他也不想太过张扬,便微微点头示意。
  罗文晋自负神力,大叫道:“好!我倒要看看这位壮士有多大的力气!”
  在喧嚣和议论声中,小厮抬来了一张厚重的桃木桌子,两人各坐一侧,各自握住对方手腕开始拼臂力。
  罗文晋卷起袖子,露出猿臂,单从臂膊来看,罗文晋要比对方粗壮一些,在看客欢呼声中,两人开始了比拼。
  比拼之中,先是罗文晋一鼓作气,占了些许上风,但那武者神色丝毫不变,罗文晋只是占着手大优势把对方稍微压斜了一点,却始终再无进展,双方僵持了大概有五分钟时间,罗文晋额头青筋暴露,额角隐隐沁出汗珠,反观对方,却面色如常。
  罗文晋劲头大起,突然对己桌的人叫道:“拿酒来!”
  己桌宾客立即有人端上一碗酒来,那人把酒送至罗文晋嘴边,罗文晋猛喝一口,准备一鼓作气干败对方。
  罗文晋喝完酒后,果然气力大涨,本来僵持的局面,被罗文晋生生压了过去,罗文晋的手臂把对方压过大约有三十度,只见那武者眉头微微一皱,嘴角上的胡须微微抖了一下,闷哼一声,硬是把局面扳了回来。
  此时,厅堂内的呐喊助威声已达到了高潮,偃大人和公子胜的人自然希望己方胜利,围观的宾客不敢明面支持哪方,却更多希望公子胜的人能胜,毕竟公子胜在维护正义,而且,洛丘国的人更希望看到这个不可一世的罗文晋落败的模样。
  “这大汉看似貌不惊人,耐力却是真的强!要知道罗文晋徒手能拉开两千斤的硬弓的人!公子胜门下果然人才济济!”李都尉小声唏嘘道。
  话刚说完,那武者厚积薄发,居然把罗文晋的手臂压偏了一些,围观的众人见状,呼喝声更是大盛!
  就在此时,楼梯内传来有人上楼的声音,由于众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两人对拼当中,所以,没太多人在意那人的到来。
  只见那人身着劲装,登上厅堂后,径直朝叶湘伦一桌走去,那人坐在叶湘伦一侧,在叶湘伦身边耳语道:“爹爹同意我们的计策,决定和六王爷决裂了!”这人正是刚才离席回府的卿小姐。
  对话完后,两人同时大喜,接着卿小姐笑道:“爹爹还问我你有几成把握,我替你回答了,说十成!并把你击杀水怪的事告诉了爹爹,爹爹对你是十分称赞呢!”
  叶湘伦脸做无奈状,顺势在卿小姐头上轻轻敲了一下道:“事成之后,我可是要报酬哦!”
  卿小姐听后,乐了起来。
  这一切或许旁人没太注意,却被厅堂中比拼的罗文晋全部看在眼里,从他的视角来看,两人完全像一对情侣在打情骂俏。
  一个马夫居然和自己的未婚妻在自己面前打情骂俏,画面映在罗文晋眼中,罗文晋简直整个人要气炸了。
  围观的看客还不明就里,只见罗文晋突然大喝一声,体内的查克拉瞬间暴涨,把刚才还在僵持的武者瞬间掰翻过去,同时听到一声巨响,厚重的桃木桌子竟然被两人的力道震成碎块。
  偃大人一桌齐声叫好。
  “洛丘国真是卧虎藏龙啊!”盯着碎掉的套木桌,公子胜呆呆的赞道。
  见到罗将军打了“胜仗”,偃大人桌上一名酒客,立即端上一碗酒准备给罗文晋贺喜,罗文晋却一把把酒碗打碎,大踏步朝叶湘伦一桌走来。
  叶湘伦感觉到罗文晋双眼欲喷出火一般的怒视着自己,知道事情不妙,连忙去摸自己的口琴,目前他唯一能与罗文晋战斗资本就是调动元素能量,当他手触到衣兜,却发现口琴没在身上,叶湘伦一下脑袋都大了,心想,这次恐怕要当众挨一顿暴揍了。
  就在无计可施之下,叶湘伦突然灵光一闪,嘟起嘴唇,用口哨吹出一段旋律,口哨的旋律催动意念中的音乐元素,瞬息间爆发出一股嗡鸣般的元素能量以肉眼看不见的频率,向罗文晋袭去。
  罗文晋全无防备,能量击在肉体之上,罗文晋只觉全身一僵,一下栽倒在地,原来这样也可以!叶湘伦暗舒一口气。
  这边,罗文晋站起身来时候,环目四顾,却发现并无一人靠近他,罗文晋心中大骇,莫非有高人在场,罗文晋把怀疑的对象自然而然的放在刚在与自己比拼臂力的公子胜一桌,转念一想,王爷大事要紧,等事成之后,我罗文晋何愁美女!况且此事传开,自己只会落人笑柄。
  罗文晋想通此节,朝叶湘伦递了个警告的眼神后,哈哈一笑,朝自己一席返去。
  众宾客见罗文晋没头没脑的跌倒后,只道他用力过度,神志有些不清,便没太在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