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只鲲第六十章 安排行程,我有一只鲲第60章 安排行程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有一只鲲 > 第六十章 安排行程

第六十章 安排行程


  三星琴师不需要弹奏乐曲便可操纵全音符,叶湘伦发现,奢伯所召唤的音符呈墨绿色,而且音符表面生出似乎像皱卷的叶片一般粼粼摆动,远远看去,像是一颗颗水中的海藻环绕其侧。
  三人所乘坐的音符是由奢伯所召唤的,奢伯所召唤的音符化成的形态是一片绿地,绿地之上蒙着一层毛茸茸像是苔藓般的东西,三人踩在上面感觉软绵绵的,如同踏在草地上一般。三人一边闲谈,音符形态一边朝方城方向疾撤而驰,与叶湘伦所召唤的全音符不同的是,奢伯的音符行进之时,让乘者如履平地一般,丝毫感觉不到速度的存在,仿佛世间万物在三人脚下疾速后退,自己也并感觉不到由行进所带来的风声。
  大约不到半个时辰,三人便望见方城的关门,在离关门不远之处,三人降落地面,来到关门之前,叶湘伦举头而望,发现关门之上火把流动,叶湘伦知是守城的军士在城上巡岗。
  “是叶将军回来了!快令士兵打开城门。”叶湘伦三人正欲叫开城门时,却发现关门之上一名将领大呼道。
  叶湘伦向那名将领望去,只见那名将领正是自己的部下甄凡甄将军,甄凡由于心系叶湘伦安危,自叶湘伦白日出城之后,一直守侯在关门之上,见叶湘伦回来后,喜形于色,叶湘伦见状,立即冲他摆手示意。
  踏入关门之后,甄凡会同守城将领一同走下城门,二人见到叶湘伦后,立即下跪参拜道:“恭贺叶将军安然归来!”
  叶湘伦扶二人起身之后,由二人的引领之下,向守备府行去。
  来到守备府,叶湘伦径直走进守备府的议事厅内,招呼奢伯二人落座后,叶湘伦立即命关门守将蒋成通知其余三门守将来议事厅议事。
  蒋成走后,叶湘伦坐在议事桌前的环椅上开始思索方城的安顿事宜,如今方城之内,于守备的势力仍然掌控着方城的局势,而最熟悉方城内外形势的也正是这批势力,若要治理好方城,仍是需要依靠这批势力。
  如果自己尚在方城的话还好说,自己可以依靠自己的身份和王城的召旨把自己的势力慢慢渗透,再进行慢慢治理。倘若自己不在的话,自己的副将甄凡本就出身低微,威信自然不足,别说进驻方城了,就连本部的军队能统帅好就相当的不错了。
  更何况,若排资论辈起来,关门守将蒋成恐怕更适合守备一职,此刻自己贸然离去,方城之内群臣无首,叶湘伦唯恐生出变故就有负蔡将军重托了。
  思来想去没有好的办法,如今之际,可能需要劳烦朝廷另派佳将了。
  此时甄凡正好接过下人送来的茶具,走上前来为叶湘伦斟茶,叶湘伦令甄凡为奢伯二人奉上茶盏后,把甄凡叫至身前询问道:“甄将军对方城治理有何高见?”
  甄凡放下茶壶,思想了一会儿答道:“方城乃洛丘重要关城,治理关城以守为重,若要守好城池,需得军民同心,所谓活城易守,死城难防,末将今日巡视全城,发现方城之内,百姓多以边贸为业,自于守备下令闭关之后,城内百姓无法正常贸易,城中百姓多有怨言,甚至一些百姓缺少边贸竟然难以生计,末将以为,方城之内需要加强百姓耕种纺织,需能自给自足方是长治久安之计。”
  “另外,军士要塞需得政令统一,而今方城四门守将居守地盘各自专治,四门之间互不通透,倘若有敌来犯,军士之间协作不一也是军中大忌,末将以为四门之间军士要轮换,四门守将亦要择日调换,再者,守城之器以箭弩为上,而方城之中弓兵甚少,需要加派训练弓兵,并加设箭楼,深挖壕沟……”
  叶湘伦见甄凡谈起军事见解滔滔不绝,知道自己对甄凡没有看错,心中稍有安慰,乃打断甄凡道:“如今叶某可能要暂别方城,等到不日之后,叶某面见吾王委派新守备时,定将甄兄的才能如实禀告给王上。”
  “叶将军初到方城,何故如此着急离去?”甄凡听到叶湘伦的话有些惊讶,但转身偏见偏厅二人后,知道自己的问话有所不妥,连忙改口道,“末将受叶将军知遇之恩心有不舍,但洛丘除了叶将军之外,再没合适人选了!方城之地极其重要,倘若调来普通将领,必定难以胜任此职,况且……”
  甄凡待要继续言语,叶湘伦见城内四位守将已行至殿前,便打断甄凡道:“此事我心中有数!”
  “末将参见叶守备!”叶湘伦示意甄凡不再言语后,四位将领已踏入大殿。
  “众将请坐,叶某这么着急召来诸位是有一事相告。”四名将领落座后,叶湘伦开门见山的道。
  “叶将军但请吩咐!”
  听到众将的话语后,叶湘伦拿起身旁包裹,不紧不慢的放在议事桌上,拆开锦布之后,常先生和莺莺小姐的人头立刻展现在众人面前。
  “啊——”
  四名将领包括叶湘伦身旁的甄凡,见到常先生与莺莺小姐二人的人头之后,均是大吃一惊。
  叶湘伦坐在桌首神色平淡的道:“此次赶往凌越,叶某还算运气好,顺利收下二人的人头返还。”
  叶湘伦说到此处,议桌上的四名守将同时露出震惊的神色。
  莺莺小姐还好,这位常先生分明是一位全音符琴师,而自己面前这位新任守备,竟然轻松的便把一名全音符琴师的头颅斩获,这位新任守备的实力该是如何的强大。
  四名守将见到两颗血迹斑斑的人头后,心中纷纷暗叹,就在两日之前,整个方城上下还笼罩在这位“凌越琴师”的恐惧之下,而这位新任守备一到,这两颗令众人憎恨而又恐惧的嘴脸,却端然的摆在自己面前,细想之下,四位守将对这名年轻的新任守备蒙上一层深深的敬畏。
  叶湘伦见这两颗人头对四名守将起到了震慑效果后,便轻描淡写的继续言道:“旧任方城守备被戮,于我洛丘国来说也算不小之事,幸而叶某克毙元凶,也算对朝廷有了交代,于守备克死,以至交任仪式无法正常进行,此事,叶某需亲自向吾王禀告,是以叶某即日便要返还王城,在此期间,我会让甄将军帅本部军队仍驻扎城外,城内之事,还需四位将军费心打理,如遇到难决之事,汝四人切不可争执,需向城外甄将军秉明之后,再做决议!”
  “末将听令!”听到叶湘伦的话语后,除了北门守将文鸢外,其余三名守将神态各异。叶湘伦猜想,三位守将应该是对甄凡多有不服。。
  不过这也难怪,三位守将定然知晓甄凡不过是名武士出身,此刻摇身一变便骑在众人头上,必定心中不忿。
  叶湘伦对之并不在意,简单安排之后,便带甄凡和奢伯二人从方城北门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