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只鲲第一百一十五章 儿臣拜见叔父 新,我有一只鲲第115章 儿臣拜见叔父 新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有一只鲲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儿臣拜见叔父 新

第一百一十五章 儿臣拜见叔父 新


  众位足墨起身之后,立即把绍元琴师和叶湘伦拥为一团。
  “众位兄弟守城可顺利?”
  “有公输长墨设计的精妙弩车,当然是极为顺利了!”
  “哦?快带我去看看公输兄长的绝妙之作!”
  ……
  在众位足墨的一番讲解后,绍元琴师直直瞪大着双眼,良久之后方才叹道:“公输长兄真是工巧奇才!当今天下,恐怕只有墨翟巨子才可胜他一筹!”
  “是啊,公输子能以工巧晋为长墨,的确实至名归!”烛姬侧立一旁,望着高大的弩车跟着道。
  “机械图如今在哪儿?”绍元墨者突然对身边的烛姬问道。
  “尚在属下这里保管!”烛姬单膝跪地,双手把叶湘伦所转交的书袋双手呈到绍元墨者身前道。
  “快让我好好看看公输兄长的杰作!”说毕,绍元墨者略含激动的打开书袋,展开那张用牛皮制作的巨大机械图纸,图纸铺在地上之后,绍元墨者跪在地上,认真的研究起连弩战车的制作原理。
  一边思索,一边唏嘘,绍元墨者伏在地上足足观看了小半个时辰,才把那张复杂的机械图纸完全看明白。
  “墨门得此利器,必当能为一方百姓造福!”绍元墨者,一边收拾图卷,一边开怀的大笑起来,随后,又有些不放心的问道,“这张工程图可被墨门之外的人看过?”
  “禀绍元墨者,属下知道这张图纸事关机密,是故,除了班门弟子外,并不曾让他人看过,即便是制作本战车的工匠师也是仅让他们看了局部的结构图,关于连弩车的关键机械,都是我与墨门弟子亲自打造的!”烛姬叩首禀报完后,又煞有芥蒂的抬头望了叶湘伦一眼,接着道,“至于此图械叶尊者是否看过,属下并不知情!”
  “叶尊者?”绍元琴师转身看了看叶湘伦,随后大笑道:“叶兄弟身怀大义,乃我辈中人,烛兄怎可怀疑叶先生!”
  “真是可惜,叶某深知此物关系万千百姓,所以连日赶路并没有闲暇一睹公输先生的杰作,即便是连弩战车,也是在烛兄帅众墨门侠士退敌之后,才一睹尊容的!”叶湘伦连弩战车毕竟是墨门机密,对烛姬的怀疑并未有多大不爽,便主动释疑道。
  “叶先生说哪里话!叶先生此举足可令所有墨门弟子敬仰,来来,等墨门的兄弟们收拾完东西,我这就出城找个野店,与叶先生痛饮一番!”绍元琴师边说,边把叶湘伦拉到一边,示意众弟子赶紧收拾器械。
  “叮叮咚咚——”
  “叮叮咚咚——”
  兵库房内,经过班门弟子半个时辰的劳作,满库的连弩战车,已经被这批足墨拆为一堆废木,把主要的部件装载完后,一众足墨已列队站在绍元墨者身前。
  “绍元墨者!连弩战车已悉数拆卸完毕,请绍元墨者审查!”
  “好!”正在和叶湘伦谈论当日战斗场面的绍元琴师,听到众足墨的回报,立即起身道,“既然拆卸完毕,我们这就出城!我要与叶先生不醉不归!”
  “是!”
  数十米足墨人人身后背着装着弩车部件的沉重行囊,尾随叶湘伦与绍元二人走出库房。
  当众走出兵库房,欲向城门行进时,却突然遭到一大队身着战甲的兵卫阻拦。
  看着一众兵卫拦住自己的去路,绍元琴师眉头微微皱起,用警惕的眼神看着这群兵卫。
  “请问哪位是绍元墨者?”
  正当众人疑惑之际,一名身着金色盔甲,腰挂一柄银色宝剑的青年男子,从兵卫中转出,拦在众人面前。
  “鄙人便是绍元!”
  绍元琴师见这名青年面色白净,不似用武之人,便上前一步道。
  “儿臣姬庆拜见叔父!”
  说毕,那名身着将领衣甲的青年,竟然在众墨门弟子面前拜倒在绍元墨者面前。
  “叔父?”
  众足墨听到这一奇怪的称呼,纷纷疑惑起来,叶湘伦转头向绍元琴师看去,只见绍元琴师也是一脸迷惑。
  “将军快快请起,请问将军是……”
  “侄儿乃是曲皖国世子,奉父王之命,请叔父到曲皖国国度一聚!”
  “原来是国君世子!”绍元琴师扶起姬庆世子后,心想,我与曲皖国君素无交集,怎么称我为叔父呢?
  “曲皖国世子?”
  众足墨听后,也不觉纷纷震惊。
  “墨门弟子素来节俭,并不曾和各国公候结交,绍元恐难应宴!”绍元琴师稍稍思索了一下后,断然的道。
  “父王早知道绍元叔父会拒绝,所以提前备下了一封书信留与世侄,请绍元叔父过目!”说毕,姬庆世子从腰间掏出一封书信呈到绍元琴师面前。
  绍元琴师打开书信,读完书信上的内容后,脸上流露出些许为难之色道:“既然如此,那鄙人只好应邀前往了!”
  “真的么?众兵卫,快去备马车,听绍元叔父吩咐,随时准备启程!”姬庆世子听后,大喜道。
  “马车就免了,我等自有音符圆盘赶路,从此地到曲皖城,只需半日音程!”
  “既然诸位都是琴师,那侄儿也就不需为车马费心了,如今天色将晚,请叔父随侄儿到宴宾厅饮食休息,等明日一早启程可好?”姬庆世子望了望众人的脸色,满脸询问的道。
  “墨门子弟向来自力更生,还望世子成全!”
  “这……”姬庆世子见绍元等人态度坚决,不再强求道,“那叔父在沾江城但有何需要,但请向小侄吩咐!”
  与姬庆世子分别后,叶湘伦便随一众墨门弟子在城内找了家客店安歇下来。
  “不知曲皖国君邀绍元先生所谓何事?”晚饭席间,叶湘伦因为好奇,便出口询问绍元琴师道。
  “唉~其实也没什么事,曲皖国君邀绍某只是回曲皖国院讲课,绍某本来并不想去,只是曲皖国君用词极为虔诚,加上曲皖国君向来注重讲教,又深受各学派推崇,绍某只得舟劳一趟了!”说话之间,绍元琴师已把分坐四张圆桌上的墨门弟子跟前的酒碗全部倒满,举碗向各桌上的墨门子弟道,“此次协守沾江,多亏叶兄弟相助,我们才得以顺利守下,来,我代众位向叶兄弟先干一杯!”
  说毕,绍元琴师双手为叶湘伦端起酒碗,然后又拿着自己的酒碗和叶湘伦手中酒碗一碰后,端起酒水一饮而尽。
  叶湘伦见绍元琴师把碗中酒水饮尽,端起酒碗四顾,见众位足墨均端着酒碗望向自己,只好拿起酒碗跟着一饮而尽。。
  叶湘伦尚不知道,墨门自下而上分为足墨、墨者、子墨、长墨和巨子,巨子便是墨门领袖,巨子之下便是九大长墨,子墨和墨者均为墨门中层领袖,而墨门的中坚力量便是广大的足墨弟子,占墨门总数的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墨门之内等级分明,门内有严格的制度约束,纵然一方巨子也受这种制度的约束。所以,墨门弟子对墨门领袖极为的信服和尊敬,是故,在绍元墨者和叶湘伦在未饮尽之前,众足墨都是恭敬的举杯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