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只鲲第二百二十二章 女神眷顾 新,我有一只鲲第222章 女神眷顾 新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有一只鲲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女神眷顾 新

第二百二十二章 女神眷顾 新


  踏入乐池之后,叶湘伦随婉小姐等人一同登上了观乐台,能登上观乐台的众人,在琴师一途都是小有成就,看着观乐台下一群身背古琴的有志青年,众人不觉想起自己当初收服音乐元素时的那份喜悦,或许,这几十名青年中,只有寥寥几人能够和自己一样的天赋和运气,但琴师一途除了天赋之外,需要更多的是常年如一的坚持,和对音乐持之以恒的追求。
  人群之中,或许只有叶湘伦面对茫茫的乐池,有着自己不同的想法。
  “没想到曲皖国竟然有这么一大块乐池!”
  望着茫茫不见边际的金灿灿音乐元素树,叶湘伦心中惊叹道:“这片乐池,足足比我之前见到的音乐元素总和还要多一些,假如能汲取完这里的音乐元素,那么我现有的全音符将会达到一个质的提升!”
  想想每次汲取完音乐元素后,全音符因为能量充胀而给自己精神带来的饱满感,叶湘伦心中不免有些小激动。
  “婉郡主!是否可以打开二道闸门,放这些青年琴者入内?”乐池之下,一名看守乐池的降落跪禀道。
  婉小姐看了看天色,又望了望围绕自己身边左右的一众琴师前辈,自信的道:“旭日初升,正是音乐元素能量充沛的时候,可以放他们进去了,但一定要叮嘱他们注意安全!”
  “是!”
  将领得令后,立即号召众琴者队列排站,并孜孜不倦的告诫他们收服音乐元素时候的警惕事项。
  “好,今天就由我来宣布,乐池正式开启!”得到将领的肯定回复后,高站观乐台的婉小姐,向前一步,用她温婉,而又充满鼓舞味道的嗓音宣布道。
  观乐台之下的一众青年大多数为男性琴者,今日得遇被他们奉为女神的婉郡主亲自宣读开池之辞,众青年琴者仿佛得到了一股被眷顾的力量。
  “我等定竭尽全力!”
  随着众琴者的一声高呼,乐池的二道闸门被缓缓打开。
  闸门被打开之后,乐池内的音乐元素迎风而动,发出了叮叮咚咚的嗡名声,众琴者心怀谨慎的鱼贯踏入乐池之内。
  “开始计时!”
  在所有的琴者都步入乐池后,婉小姐靓丽的声音命令观乐台下的兵将翻转沙漏计时器。
  “沙沙——”
  “沙沙——”
  “沙沙——”
  随着台下巨大沙漏中的砂石不断流落,观乐台上,众人见涌入乐池的青年完全被茂盛的音乐元素树所淹没。
  “叮叮——咚咚——”
  观乐台上的众人只能凭借元素树轻微的抖动来辨别琴者走动的方向,虽然乐池有着茫茫大的一片面积,但众人还是能发现,几十名青年琴者始终徘徊在离闸门最近的那片区域。
  因为人人都知道,普通天赋的琴者,最多只能在乐池内停留八分之一个时辰的时间,也就是地球时间的十五分钟左右,倘若在这段时间没有成功取得五音,无论如何都要及时走出乐池,如若不然,自己短暂的一生,很可能将会埋葬在这片充满灵气的元素树下。
  时间一点一点的在沙漏间流过,转眼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而乐池之内仍无丝毫走出琴者的迹象。
  “这批琴者,恐怕天赋都不十分出色,记得岭南青训弟子中,最长走出乐池的也只用了三分之二沙漏的时间!”婉小姐旁边,岭南宗执事苏牧小声而道。
  看到这里,观乐台上的众人都没作声,尤其是最靠前的婉小姐,神色更是一脸凝重,从他俏目流露出的神色,也能看出一抹浓重的担忧,仿佛步入乐池的这些子民是自己的亲人一般,让她抓紧栏杆的葱指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显然木质栏杆已被她芊长的指甲深深的嵌入。
  沙漏上层的砂石还在不断的流动,直到砂石落下将近三分之二的量时,突然闸门口处的音乐元素树一阵涌动,随着一声惊喜的欢呼,一名青年琴师终于从乐池中走出。
  “我终于成功收服五音了!”
  在这名青年欢呼过后,婉小姐凝重的神色才出现些许的喜悦,但这短暂的一抹喜悦之上在她俏丽的脸蛋上一闪而过,随即,她又重新把目光投入到乐池之中。
  时间一点一点的划过,在沙漏流逝将近四分之三的时候,闸门口的元素树再次涌动,这次一连从乐池内涌出两名琴者。
  “多谢女神眷顾,我等也收服五音了!”涌出的两名琴者脸上同时露出兴奋之色。
  见到又有两名琴者涌出,婉小姐的脸色终于有了好转。
  沙漏中的砂石还在一点一滴的下落,眼见沙漏中的砂石只剩下寥寥无几的数量,婉小姐脸色逐渐的暗淡下来。
  “快!向乐池内发出警示,沙漏的砂石已经所剩无几了,让所有的琴者速速撤离乐池!”没能等到最后时间的惊喜,婉小姐不得不对守乐将领下达命令道。
  “叮——叮——叮——”
  随着尖钟的敲响,出池的警告钟声在乐池上空响起,听到钟声响起后,观乐台上的众人明显感觉到乐池之内的元素树涌动明显一滞,紧接着,随着叮叮咚咚的乐池响动,元素树下方的人影明显朝闸门方向涌来。
  “一个……”
  “两个……”
  “三个……”
  从闸门涌出的琴者脸上明显流露出失望之色。
  “……”
  “五十个……”
  “五十一个……”
  “咦?怎么还少一个?”
  “是谁还没从乐池中走出来?”
  闸门出一片慌乱。
  “究竟是谁还没从乐池中走出来?”守乐将领发出了焦急的喝问。
  “叮——叮——叮——”
  竟是钟声再次急促的敲响,沙漏中的砂石已剩下寥寥可数的沙粒。
  “大家互相看一下,到底是谁还没从乐池中走出来?”
  众琴者匆忙互相寻望,正在众琴者陷入慌乱之中时,突然有一个身形柔弱的青年琴者突然高叫道:“好像是修远师兄没出来耶!”
  “修远师兄?”
  “好像的确是耶!”
  “在钟声响起时,我见他还在乐池中游荡呢,没想到到现在还未走出来么?”
  ……
  “台下将领,发生了什么事?”看到乐池闸口一片慌乱,婉小姐脸上不禁露出不好的预感。
  “禀婉郡主!仍有一名青年琴者未走出乐池!”
  “什么?他不要命了么,快,再次鸣钟紧急警告!”
  “当当当当当当————”
  闸门外的尖钟再次响起了急促的嗡鸣声。
  一段时间过后,乐池内还是毫无反应。
  “婉郡主!是不是再次出现意外?”守乐将领小心的怀疑道。
  “住口!继续敲击警示钟,曲皖国绝不会每一名琴者!”
  “当当当当当当————”
  “当当当当当当————”。
  警示钟声不断的被士兵敲击着,而乐池内始终不见动静。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