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只鲲第一百二十三章 琴者 新,我有一只鲲第123章 琴者 新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有一只鲲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琴者 新

第一百二十三章 琴者 新


  “池内琴者,开池时间已过,请速速离开乐池!”
  婉小姐的呼声暗含了全音符能量,声音亮丽悠远,响彻了这个乐池,使得乐池上空也不禁掀起了一片波浪。
  “婉小姐,这样呼喊恐怕惊扰音乐元素,或让池内琴者更无活路!”紧跟婉小姐身旁的岭南执事苏牧上前劝慰道。
  “那该怎么办?我等身怀音符能量,倘若盲目踏足乐池,将会掀起更大波浪!”婉小姐焦急的已有些六神无主。
  “没办法,也只好等了!”台上众琴师中,头戴儒巾的老者左右互望之后,出言道。
  “再等下去,那名琴者将必死无疑!”老者身后,叶湘伦挺身而出道,“且让叶某前去一试!”
  叶湘伦说毕,从怀中取出一根长丝,并顺势解下古琴,用古琴上的备用琴轸把长丝固定在琴板之上,略作调试后,古琴拨动,一段轻柔的旋律在众人耳迹响起,全音符圆盘随之应召而出,疾撤向乐池上空行去。
  在众人惊骇之际,叶湘伦已略过乐池上空,如蜻蜓点水一般,把困入乐池之内的修远琴师,从茫茫乐池中捞将上来。
  随着琴弦之声由远而近,一名身形健硕的青年已摆在众琴师面前,那名琴师此刻已口鼻出血,双眼明显已经恍惚,若叶湘伦晚去半刻,恐怕已无生机。
  “快!命人把他抬出去医治!”婉小姐见状,不及向叶湘伦道谢,忙吩咐守乐将领把他抬出乐池之地。
  “为何叶先生的曲调不能影响乐池中的音乐元素?”在众人还未缓神之际,岭南执事苏牧一脸质疑的询问道。
  “这……”
  叶湘伦一时答不出来,总不能说,自己用变宫调的调式弹奏琴弦,变宫调与音乐元素有着极大的亲和力,所以才没引起乐池的激浪吧,这样一来,岂不是明令告诉大家,倘若日后乐池枯萎,那就是我叶湘伦干的好事么!
  “救人为重!婉小姐,我们快出去看看吧。”绍元琴师见到自己为难,连忙帮忙岔开话题道。
  “绍元琴师说的对,正好小女也要出去安抚受难家属!”说完之后,婉小姐匆匆走下观乐台,众人跟着婉小姐尾随一队兵卫走出乐池大门。
  “我儿修远!你怎么这般想不开呢,你不顾为母的养育之恩,也要想想这才三岁的孩子啊!”
  出了乐池大门之后,围在乐池最前的祖孙两修远琴者被众人抬出,伏在修远琴者的身前痛哭起来。
  “老奶奶您莫要伤心,修远琴者还未断气呢,我们需要赶快找人医治才行!”
  婉小姐刚刚说毕,只见担架上的修远琴者全身一阵颤动,他的脸上似乎出现了紧张之状,众人立刻止步凝神向他看去。
  “快放开我!我还未收服五音呢,快放开我!快放开我……”修远琴师表情癫狂,如发疯一般大喊。
  “我儿修远!你这是何必呢!”修远琴者的老母伏在担架之旁已哭泣的泪如洗面。
  “呼——”
  在毫无征兆之下,修远琴师突然坐了起来,众人均被惊住。
  “角音,我还差一个角音!”
  修远琴者双目无神,看表情完全处于迷离状态。
  “咚——”
  绍元墨者见状,在修远琴者后颈狠狠的切了一下,受到重击之后,修远琴者立即晕厥过去。
  “快送他医治吧,再耽误恐怕就难以痊愈了!”绍元琴师面色凝重的谓众人道。
  婉小姐听后,立即命兵卫把修远琴者抬到太医院救治,修远老母向婉小姐扣头拜谢后,立即尾随兵卫走入人流之中。
  “琴师一途真如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不知摧垮了多少有志青年!”待得修远琴者走后,儒巾老者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众人听后,均自漠然。
  虽然此次乐池开放出现了这样的状况,但终归来说,曲皖国新增三位正式琴者,这三位琴者对曲皖小国来说,是一批巨大的琴师后备力量,三位琴者能否在琴师一途有所斩获,就要看他们日后的全音符争夺之上了。
  下午时分,太医院传来了一条好消息,就是修远琴者已经安然无恙了,婉小姐在听到这条消息后,紧皱一晌的眉头终于在此刻舒展开来。
  “父王,今年开池大会上,又新增三名正式琴者,至此,曲皖国正式琴者已达十人之数,希望明年的全音符降落,会给曲皖国增添一名琴师吧!”陪同曲皖王巡视国子监的众琴师,听到修远琴者安然的消息后,心情也跟着放松了下来。
  “婉儿,你去太医院安抚一下修远琴者吧,我怕他承受不住打击,再去做傻事!”听到婉郡主的汇报,曲皖王脸上丝毫没有喜悦之色,反倒是一盏愁肠的道。
  “是!女儿这就去!”
  婉小姐应声之后,随即率领一众琴师向太医院走去。
  “唉!~我姬融一生五个儿子,到头来能为我分忧的却只有这个女儿,真是可悲啊!”婉小姐等人走后,国子监内独留曲皖王,站在众兵卫之前长叹道。
  婉小姐这边,在众琴师的陪同之下,来到了太医院,随着太医的引领,一众人进入了修远琴者的病房。病房之内,修远琴者正坐在病床上和家人谈话。
  “参见婉郡主!”
  见到婉小姐的步入,修远一家连忙跪在地上参拜道。
  “修远琴者快快请起!”
  婉小姐伸手扶起了跪在最前面的修远琴者,见他在亲人的陪伴下,病情已恢复如常人,便出口慰问道:“修远琴者不必太过伤心,琴师之路谁都不会一帆风顺的!”
  “婉郡主!……”修远琴者听到婉小姐的话后,双眼有些微红的道,“修远已经想开了,如今我家娘子又怀了身孕,修远在这个时候是不该自暴自弃了!”
  “我家相公极是好强,平日除了抚琴弄曲之外,并无其他强项,奴家虽然不懂乐律,但平日听我家相公弹奏曲调十分好听,我想,他收服不了五音,肯定是哪里没弄明白,婉郡主可否看在未出生的孩子面上,对我家相公加以点播,让他三年之后再冲击最后一次,也算了却心愿!”修远身旁,一名相貌端秀的美妇跪在婉小姐身前盈盈求告道。
  “修远先生可否试弹一曲,让婉儿听听是否能从中提些建议?”婉小姐把那名美妇浮起来后,冲身旁的修远琴者道。
  “……”。
  修远琴者解下古琴,在众琴师的围观之下抚琴而坐,十指按住琴弦沉默了良久最后终于却是放弃弹奏。
  “我家娘子为了不让我分心,身怀六甲已足足三月,却对小人只字不提,经过今日的一番闹腾,修远已经想明白了,有家人的一路陪伴,修远早该满足,就在我听到娘子怀孕的那一刻起,我已经决定,今后不再为琴师一途枉费精力了,接下来的日子修远已决定,用来好好陪伴家人和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