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只鲲第一百二十七章 墨门讲教,我有一只鲲第127章 墨门讲教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有一只鲲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墨门讲教

第一百二十七章 墨门讲教


  “叶先生还未起床么?”
  叶湘伦感觉躺下还没一会儿,便被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所吵醒。
  “是谁啊?”
  迷糊中,叶湘伦并没有听出说话的是谁。
  “是我,婉儿!”
  “原来是郡主这个心机婊!”叶湘伦心中琢磨道。
  “稍等一下,我马上开门!”
  叶湘伦从床上爬起,走出房门。
  “婉郡主真是好兴致,不知一大早找叶某有何吩咐?”叶湘伦见房外只有婉小姐一人,便面带微笑的道。
  “咯咯……叶先生真会说笑,先生乃我曲皖国贵宾,婉儿怎么敢吩咐您呢?”婉小姐眼含桃花的娇笑道,“先生还是这么懒惰么?”
  “没办法,多年养下的习惯,一时半会也改不了!”叶湘伦摊了摊手,从容的笑道。
  “唉,婉儿真是羡慕先生的身份,可以洒脱自如,婉儿可没有这样的好命了,自幼被父王教导,从未好好睡过一个饱饱的美觉!”叶湘伦见婉小姐仍站立在房门口,似乎有想和自己闲聊的意思。
  “正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婉郡主多才干练,想必平日为曲皖王分了不少忧!”叶湘伦想起婉小姐和苏执事的密谈,索性恰闲的和她东拉西扯起来。
  “好一个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婉小姐似乎从来没听过这句话一般,脸上露出一丝惊骇,“叶先生这句话真是道出了婉儿的心声,婉儿自小聪慧,被父王逼迫学习了不少东西,尤其是这古琴,是婉儿当初最讨厌学习的东西,只可惜父王十余个王子个个不学无术,曲皖的担子自然落在婉儿身上了!”
  “沾江世子礼贤下士,镇守一方,不能为曲皖王分忧?”叶湘伦想到曲皖世子姬庆为人处世极具礼节,便不觉疑问。
  “呵呵,姬庆他也就这点优点了,只可惜他软弱无能,胆小怕事,江陵攻打沾江,父王心知江陵不过为了泄愤,所以并未前去支援,也是想磨砺一下他的胆量,却没想,自始至终都是墨门在为沾江作战!”说毕,婉小姐露出一丝苦笑。
  “婉郡主才情出众,加之已为岭南宗弟子,日后列国多少要给婉郡主一些薄面的!”叶湘伦出言安危道。
  “先生别在一口一个婉郡主婉郡主的叫了,听起来总是怪怪的,先生就称小女为婉儿吧!”婉小姐放下心事,继续变为展颜轻笑道。
  “婉儿?”叶湘伦觉得这个称呼还是有些太亲昵了,便退而求其次道,“我看,还是叫婉小姐吧!”
  “那好吧,不过,我与先生真是一见如故,真想随时能和先生畅谈啊!”婉小姐乖巧的眨了眨眼睛,眼神流露出的情愫,让叶湘伦有些参不透她的真实想法。
  “只要叶某身在左右,随时欢迎婉小姐芳架!”叶湘伦顺着婉小姐的话语道。
  “好啊,那婉儿希望叶先生能在曲皖多盘桓些时日,这样婉儿就能随时聆听先生教诲了,嘻嘻……”
  “婉小姐说笑了!”叶湘伦想到昨夜她与苏执事秘议的话,感到全身直起鸡皮疙瘩。
  “待会儿国子监邀请绍先生讲教,叶先生可愿前往?”
  “绍元墨者?”叶湘伦想到绍元兄讲教,多少还需给些面子,便不假思索的回答道,“既是绍先生讲教,叶某定当前往。”
  “那好,先生请准备行装吧,婉儿在这等您!”
  “婉小姐稍等片刻!”
  说毕,叶湘伦便转身踏进屋内准备简单洗漱,一边走进房间,叶湘伦一边心想:“还好,音乐元素对精神力补充有显著的效果,要不然被这心机婊骚扰,还不留下黑眼圈?”
  “先生真是干脆之人,在房间析居两日,厅堂还崭新如往!”叶湘伦正在房内洗漱,突然听到婉小姐的声音从厅堂传来。
  “郡主竟然明目张胆踏足男子房间,莫非她真的要牺牲色相?”叶湘伦心中胡思乱想道。
  幸好婉小姐只是在厅内停留,并未走入叶湘伦房间,经过一段时间洗漱后,叶湘伦款步从房内走出。
  “婉小姐准备何时动身?”
  叶湘伦走出房间后,发现婉小姐正坐在圆椅上沉思,叶湘伦的话,显然惊扰到她。
  “呃,先生既然准备好,那我们这就前往吧!”
  两人出了宫门,乘坐马车直接向国子监行去。
  来到国子监时,国子监偌大的院落坐满了前来听墨学的学子。
  踏足院落,院落正中立着一尊巨大的木制器械,一众学子正围着这尊巨械指指点点,就连远远观看的叶湘伦和婉小姐也不禁被这尊器械所震惊。
  这尊木械高可数米,用三根巨木作为支架,支架顶端用粗麻绳吊着一根长长的木桩,木桩一端长一端短,较短的那段绑着一块巨大的石块,而长的那短用麻绳吊着一个木桶。
  “这是何物?是用来攻城的器械么?”婉小姐见到这尊巨大的器械,不觉吃惊道。
  “这个器械叫做桔槔,是我门翟巨子所发明的器械,是农民汲取水源用以灌溉之用。”绍元琴师走到巨械旁边,伸手抓住吊有水桶的那段江街道,“巨械那段捆绑巨石,是运用了杠杆原理,可以为农民节省大量力气,当农民汲取清水时,可以用很小的力气便能吊起一桶沉重的水桶。”
  说毕,绍元琴师在空桶内加注清水,直到清水加满,绍元琴师随机挑选了几名学子前来尝试。
  “桔槔还可以随意调转,我们南方一带多有水流,有了这尊器械后,农民可以轻易的担起河水加以灌溉!”绍元琴师一边讲解,一边指挥学子如何利用器械。
  “哇!真的很轻松可以提起一大桶水耶!”一名学子运用器械另一端的杠杆力,仅用一只手便轻松的把半人高的木桶提起之后,不觉的兴奋大叫起来。
  “我也要试试!”
  “我也来!”
  “我也来!”
  众学子见到器械的神奇效果,争先恐后的前来尝试。
  “墨家真是个神奇的门派!只可惜对统治者来说,却如股中之刺!”婉小姐见状,摇头悠悠而道。
  “吓!……真的耶,真的只用一点力气便能提起这么一大桶水哦!”
  尝试过后的学子,不觉得惊声称赞道。
  “墨家显学果然是名不虚传!”远远观望的叶湘伦,看到在这种文明尚不发达的世道,墨家竟能发明出这种利民的器械,也不觉称赞道。
  “绍元先生,还有什么便捷的器械,能拿出来和我们分享么?”。
  众学子纷纷尝试之后,仍意犹未尽的起哄道。
  “当然还有!”绍元琴师转身对众足墨打了个手势,继续道,“这尊器械适用于大型灌溉,然而各家小民用起来却是很不方便,于是我家巨子又发明了一种可以家庭使用的小型器械,它叫做辘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