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只鲲第一百三十四章 乐池清仓,我有一只鲲第134章 乐池清仓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有一只鲲 > 第一百三十四章 乐池清仓

第一百三十四章 乐池清仓


  “众位先生都是远道跋涉来到洛丘,虽然各位都是看在我父王的面上而来,但这段时间先生对小女的教诲,令婉儿收益良多,我家父王由于忙于政务,无暇顾及各位,如今正值佳节,当然由婉儿来代劳抚慰各位远道来的客人了。”
  婉小姐用小女人的声调幽幽的道出,令人听后心生说不出的感动之情。
  “看来武某是误会婉小姐了,婉小姐为曲皖国尽心尽力,真是让人心生怜惜啊!”武牧听到婉小姐的怨诉之后,脸色立即好转,缭绕在脚下的绿色音符也随之收回。
  “只是武某刚刚收到武陵传来的消息,金陵与大楚国在边陲发生摩擦,金陵已联合丹阳、姑苏准备联军攻伐大楚,武陵国也收到了金陵的邀请,武陵国君在三公的极力倡导下,已经同意联军,是以武某必须及时赶到武陵,看来这次大楚国在南方列国中的霸权地位,要受到动摇了!”武牧面色深沉的道。
  “什么?大楚国竟然遭到列国围攻!这事我父王他知道么?”
  从婉小姐吃惊的表情来看,她显然没参与苏牧等人的蓄谋。
  “我的消息是从武陵传来的,这件事曲皖王应该还无从得知!”武牧想了想道。
  “假如大楚国受到围攻,这场战乱势必波及到整个南方列国,曲皖国向来受到周围列国虎窥狼伺,近来更与江陵结怨,如果不及时备战,曲皖国恐怕要岌岌可危了!”婉小姐越说眉头皱的越紧。
  “婉小姐居安思危真是难得,但也不必如惊弓之鸟,曲皖国距离大楚国遥可千里,纵然受到战乱波及,婉小姐只需向武某及时传讯,武某必会分出一只军队来支援曲皖的!”
  武牧说出此话时口气极为大义凛然,纵然无关自己的叶湘伦听后也觉得心中一暖,更何况身为当事者的婉小姐了。
  “武牧先生大义,婉儿真是感激涕零,先生国内既发生此事,婉儿也不再挽留,不知武先生准备何时返程?”婉儿听后,冲武牧盈盈一拜道。
  “武某本准备即刻启程,却不知道婉小姐还有武某所要代劳之事?”
  武牧听到婉小姐在自己面前首次自称婉儿后,脸上顿然喜上眉梢,此刻似是又不着急走了一般。
  “武先生既然有军国急报,婉儿也不能备宴欢送了,婉儿本已为先生备下的礼物,也只能提前送出了!”婉小姐面露婉别之情道。
  “什么,婉小姐为武某备下礼物了?”武牧听到婉小姐竟为自己准备了离别礼物,脸上难掩的露出欢喜之色。
  “真是直男癌晚期,怪不得四十出头还找不到归宿!”叶湘伦心中奚落道,但想了想自己,貌似也是直男之数,不觉得心中尴尬起来。
  “是啊,就劳烦武先生耽搁片刻,随婉儿来舍宇一遭。”
  “能受婉小姐临别赠礼,武某真是受宠若惊!”说毕,武牧摆出优雅的拜谢之礼。
  “叶先生!婉儿要离开一趟,真是抱歉!”婉小姐向叶湘伦施了一礼,由于心中有事,只是强行挤出了个微笑。
  “婉小姐请自便,叶某就不远送了!”
  说完之后,婉小姐转身便和武牧一道,从院落正门走出。
  “没想到苏牧真的竟能有这般能耐,看来这个苏牧是一个值得注意的角色!”婉小姐二人走后,叶湘伦酌着小酒悠悠而道。
  少了众人的叨扰,叶湘伦在院落乘着月色吃了些菜品,大约艾到刚过亥时,便从王宫西门走出宫墙,西门守卫经常见叶湘伦和婉郡主一同从此门出入,对叶湘伦自然不加阻拦。
  出了宫门之后,叶湘伦向外城走去,来到外城时,发现城门已毕,便在城墙内找到一处荒僻之地,伺机翻出城墙。
  出了城墙后,叶湘伦径直朝乐池方向飞驰,今天出城这么早,他准备尽己所能的多汲取一些音乐元素,因为武先生既已离去,其他做客的琴师想必也不久便会拜别,当其他琴师离别之后,自己也将没有理由不去告辞了。
  想到此处,叶湘伦不觉加紧了变宫调的弹奏。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彻夜的汲取,叶湘伦在临别之际竟达到了恐怖的八轮元素汲取。
  乐池之内,本已稀落的元素树,经过叶湘伦的八轮汲取之后,瞬间变得空旷起来,只剩下一些滋生在角落的元素树,仍旧捍卫着乐池的最后一丝尊严。
  次日,曲皖王宫似乎得知了大战将至的讯息,整个王宫都变得忙碌起来,尤其是婉小姐,一连几日对叶湘伦的邀约闲逛不仅在今日被搁置,而且叶湘伦还无意发现,婉小姐几次从自己院落经过,都没向院内望上一眼。
  “唉,这种女人,没有非常手段,真是难以驾驭啊!”望着婉小姐急匆匆的身影,叶湘伦宛然叹息道。
  没有婉小姐的打扰,叶湘伦也乐得清闲,在天还未黑之际,他便踏出宫门。游走于曲皖城的街道上,叶湘伦突然闻到一股香喷喷的包子的味道,想想自己一日都未曾进食,便向卖包子的店铺走去。
  “给我拿两个包子!”叶湘伦向忙着掀锅的伙计吆喝一声。
  “好嘞!先生,这是您的包子,一共一枚铜币!”伙计把包子用油纸包好,递到叶湘伦手中道。
  “呃……”叶湘伦伸手摸了摸钱袋,发现钱袋已是空荡荡的了。
  “糟糕,身上的钱都在买船时花完了!”叶湘伦尴尬的挠了挠头,惭愧的想道。
  “你要不要啊,包子都快被你捏烂了!”伙计见叶湘伦拿不出钱,说话变得有些不客气起来。
  “哦,不要了,出门忘记带钱了!”叶湘伦放下包子,尴尬的转身离去。
  “背着棺材板冒充琴师,原来不过是个穷鬼!”叶湘伦走后,却听到那名伙子小声的在背后抱怨道。
  “哼,没钱连一个打杂的伙子都看不起,看来,接下来我要想办法挣点钱了!”
  如果这名伙计知道眼前这位青年可是一名十足的琴师,恐怕他打死也不相信,因为帝国之内,任何一名琴师都是出手阔绰,还未曾见过一名连包子都买不起的琴师。
  在天色渐渐黑下来时,叶湘伦踱步走出城门,出了城门后,步行朝乐池行去,来到乐池时,天色已然大黑,
  琴弦拨动,全音符化作一方圆盘自叶湘伦脚下冉冉升起,音符圆盘飞至乐池上空时,叶湘伦驱动变宫调向乐池内缓缓下落。
  这晚,应该是叶湘伦踏足这片乐池的最后一晚了,因为过了今晚,这片所剩寥寥的乐池恐怕要被叶湘伦清仓了。
  乘着明亮的月色,变宫调开始缓缓弹奏,环绕在叶湘伦周身的音乐元素听到变宫调的颤鸣声,开始“兴奋”的战栗起来。。
  月色轮转,夜色才刚到丑时,散落在乐池角落的音乐元素已经被叶湘伦汲取殆尽,只剩下寨门口处的寥寥可数的一片方圆不足十丈之地,还残存着一些相对茂盛的音乐元素树了。
  “算你们走运,就留在这里等到自然枯萎吧!”望了一眼所剩不多的一片音乐元素树,叶湘伦踏上了赶往王宫的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