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只鲲第一百三十六章 赶往鸭城,我有一只鲲第136章 赶往鸭城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有一只鲲 > 第一百三十六章 赶往鸭城

第一百三十六章 赶往鸭城


  曲皖和荆国的交界是一片巨大的湖泊,原名名叫洞阳湖,也是南国第二大湖泊,湖泊占地面积足足有曲皖国疆土的二分之一之大,这片湖域,在十五年前的荆皖大战中划为荆国所有,自此也就正式更名为荆州湖。
  荆州湖边缘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沼泽,边城人称之为死亡沼泽,站在死亡沼泽之前,展现在叶湘伦视野内的是一片漆黑的地面,漆黑地面一直延伸到视线的尽头,除了偶然可见星星点点的绿色植物之外,并不见一只活动的生物。
  望着这片如一弯漆黑潭水一般的沼泽,叶湘伦心中好奇,随手捡起身边的一颗枯树枝投掷在漆黑的沼泽地内,枯枝落在沼泽之地,划出了一道长长的痕迹,在沼泽地上停留了不足五秒之后,便没入沼泽之中。
  “这片沼泽竟然连一颗枯枝都承载不了?怪不得被叫做死亡之沼泽。”
  随手解下古琴,望了望天色,日头才刚刚从东方升起,叶湘伦决定,天黑之前穿越这片荆州湖。
  琴弦拨动,全音符萦绕而出,幸好通过汲取音乐元素后变得呈暗金色的全音符,飞驰起来比之前略快上一些,才让叶湘伦又信心跨越这方湖泊。
  全音符圆盘破空一路飞驰,叶湘伦看见脚下的黑色土壤不断的后退,直到临近中午,音符圆盘上的叶湘伦才隐隐望见前方天地交汇之处,呈现出一片淡青之色。
  “终于看到湖水了么!”看到这片淡青之色在视野之内逐渐放大,最终视野内完全被这片淡青色湖域所取代,叶湘伦才稍稍舒了口气。
  幸好这片湖域并无人迹,叶湘伦可以放心飞驰。这片湖域如同一片大海一般,偶见惊涛骇浪和漩涡暗流,迎着凛冽的湖风,叶湘伦一路而来竟然连一只飞鸟都未见到,足见这片湖域如何辽阔。
  面前一成不变的景色在叶湘伦脚下飞速掠过,直到日已偏西,叶湘伦仍未见到湖泊的尽头,叶湘伦心中不觉出现一丝隐隐担忧之色。
  “倘若天黑之前飞不出这片湖域,就麻烦了!”叶湘伦眉头微皱,由于长时间一成不变的景色,让叶湘伦精神有些匮乏了,加上将近一日未曾进食,这种困怠感更加强烈。
  “全音符!全速前进!!”
  大喝一声,叶湘伦拨弄琴弦的手飞速加快,全音符圆盘如同踩尽油门的赛车一般,瞬间提速。
  时间飞转,西斜的余晖不知不觉已经映红了半边天,通红的夕阳把前方的湖水映照的一片血红。
  在天色完全黑下来时,叶湘伦终于走出了这片湖泊,由于没有光线的照射,叶湘伦的脚下变的一片漆黑。
  “湖畔这头该不会也是一片沼泽吧!”
  出于对边城外那片漆黑沼泽的恐惧,叶湘伦在没有见到人烟之际并不敢莽撞着陆,虽然此刻的他已经接近虚脱。
  全音符圆盘在叶湘伦的驱持之下又行进了一段时间,叶湘伦终于在视线的前方望见一片光亮。
  “总算有人烟了!”见到光亮之后,叶湘伦终于舒了口气。
  光亮之处是一座小镇,叶湘伦踏足小镇,在一家简陋的旅店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吃完早饭后,叶湘伦拿出地图粗略一看,距离所去的目的地才走了不到四分之一的路程,可是接下来的路程可没有像昨天那般平坦顺利了,因为在从这里到邓国要穿过三个国家,而且这期间的路程大都是繁盛的区域,为了不至惹人耳目,叶湘伦并不打算用全音符赶路。
  出小镇时,叶湘伦买了一匹骏马,纵使一路飞奔,到了晚间也才走了几百里路程,到旅店歇宿时,叶湘伦实在忍不住这种速度,决定夜行晓宿。
  当晚,叶湘伦便驾驭全音符向邓国方向行进,有了音符圆盘的赶路,行进速度提高了百倍不止。
  就这样一连过了七八日,叶湘伦终于抵达了邓国的国境。
  邓国境内有两条大江流过,是以邓国国内以经商外贸为主要生计,踏进邓国的关门,叶湘伦明显感觉到邓国境内的富庶,城内各色店铺种类繁多,行人的衣着也都略有讲究,相比之下,倒是叶湘伦身上的衣服显得破旧不堪。
  如今有了钱币之后,叶湘伦快速在城内购置了几件衣服,换上新衣,找了个澡堂梳洗一番之后,连日的劳顿瞬间一扫而空。
  据草图记载,邓国这片乐池在一个叫鸭城的柳头镇内,据地图上的小字标注,这片乐池面积不大,大概有洛丘国乐池面积大小,由于邓国世代经商,境内琴师数目不多,邓国境内少数一些有天赋的琴师也都在家中打点过后送至别国,所以鸭城境内这片乐池几近荒芜。
  “无人看管最好,省的老子还要提心吊胆!”
  熟记好路线之后,叶湘伦便回到旅店休息了,当日夜间,他便乘坐全音符继续赶路,中途休息一日后,到了第二日后,这才抵达柳头镇内。
  柳头镇是一个荒僻小镇,与邓国整体经济来比,这里算是个穷乡僻壤了。
  早晨吃过饭后,叶湘伦在柳头镇雇了一辆驴车向乐池所处方向行进,经过一路打听,在巳时许,终于来到了乐池所处的村落。
  跳下马车,叶湘伦沿着田间小路向乐池所处山岭行去。
  经过一片小树林时,叶湘伦突然听到一群身背古琴的弱冠青年嬉笑而过,其中一名青年道:“唉,叶辰先生说我资历还不够,要我过两个月再来,天知道,过两个月后,乐池元素树会不会凋零!”
  “你就知足吧,陶谦那小子至今连一次乐池都没踏足过呢。”另一名青年没好气的白了刚才那名青年一眼道。
  “嘿嘿,说起陶谦,他的胞姐还真是风韵十足呢,只可惜和陶谦性子一模一样,又臭又硬!”另外一名青年调笑道。
  “诶,你们快看,那不是他的胞姐么?”之前那名青年突然高声大叫道。
  “果然是呢,大家伙,快过去逗逗她!”
  一群青年嬉笑着朝青年所指的方向奔去。
  叶湘伦向那群青年奔驰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名身形在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子,手握一把笨重的锄头,正在田间除草,叶湘伦便顺着青年奔去的方向向那名女子行去。
  来到那女子身前不远,叶湘伦见那女子身着青色衣衫,白净的小脸之上虽然沾满泥土,但丝毫掩不住她精致的五官。
  女子发丝凌乱,额头上的汗珠顺着脸庞划过,最终汇成黄豆般大小的水珠,从下巴处低落田间。。
  看她身后的田地,显然已经劳作多时,身上的香汗已经沾湿薄薄的衣衫,但女子却是仍旧紧咬银牙,倔强的坚持着。
  “陶怡小姐姐,你可知道陶谦世兄仍在乐池外苦苦等候,你说你为何就不能从了叶辰先生呢?”一名青年毛手毛脚的抓了一下女子拢起的秀发,满脸嬉笑的调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