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只鲲第一百五十章 晋级,我有一只鲲第150章 晋级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有一只鲲 > 第一百五十章 晋级

第一百五十章 晋级


  三人在官道旁临时搭建一座帐篷休息一晚过后,第二天三人继续驾马前行,经过半月的行驶,三人此刻已到达一片山区之地,山区之地,道路两旁全是一眼望不到边的荒山,荒山的山石如同一块块土垒一般,光秃秃的不见一片绿色植物。
  “如果我没料错的话,这片山区便是荆山,出了荆山便是荆门了,荆门也是邓国的最后一座城池!”望着这片毫无生机的山区,陶谦回想起曾经和父亲来过此地。
  “已经在荆山行了两日了,怕是今日天黑之前便能走出这荆山,到了荆门之后,我可要好好大吃一顿!”连日来,这种单调的食物,已经让叶辰这位美食主义者勾起了对美食的欲望。
  “好!我们就加速前进,争取在天黑之前抵达荆门!”叶湘伦大呼一声,策马而驰,如今马车上已经相当的空旷,奔跑起来并不比两辆马匹慢上多少。
  三人一路奔驰,在临近午时的时候,马车上的叶辰突然感觉到身体有所异样,意念之中的全音符暴躁异常,不明所以的叶辰,便连忙喝止前面策马飞奔的两人道:“叶先生,我突然感觉到意念之中的全音符不受控制,是不是这几日弹奏《仙翁操》时旋律上有所不对啊?”
  听到叶辰的呼喝,叶湘伦连忙勒马停定,回身询问叶辰道:“全音符不受控制?之前有过预兆么!”
  “这几日来,全音符总是暴躁不安,叶辰还以为是因舟车劳顿没把它当回事,今天这些全音符涌动异常,叶辰快有些招架不住了!”叶辰回忆了一下这几日的状况,如实的答道。
  “该不会是要晋级了吧!”叶湘伦想了想之前所看过的书中描写,大胆的猜测道。
  “晋级?琴师不是只会在乐曲弹奏时才会晋级的吗!”叶辰惊诧的反问道。
  “并非只是在乐曲弹奏时才会晋级,全音符汲取足够多的音乐能量后,会在合适的时机自发的晋级,而弹奏乐曲,只是加速这种晋级而已!你已经在全音符一律停留足够多的时间,全音符早已汲取够足够多的能量,一直未曾晋级只是受制于心中的暴戾情绪,此刻你心情舒畅,晋级也是理所当然之事!”叶湘伦从旁解释道。
  “什么!我真的可以晋级全音符二律么?”听到叶湘伦的分析,叶辰喜出望外的道。
  “你试着再去弹奏那曲《仙翁操》!”叶湘伦道。
  “是!”
  叶辰把马车停稳之后,从行囊中拿出自己的古琴,盘坐在马车之上悠悠的弹奏起来。
  《仙翁操》舒缓的节奏在叶辰指下响起,土黄色的全音符从叶辰意念中不由自主的涌了出来,在乐曲的操控下,六枚全音符缓缓的在叶辰头顶飘荡。
  “叶先生,你快看,那枚全音符异常的发亮耶!”陶谦发现盘旋在叶辰头顶的其中一颗全音符的光泽几乎盖过了其余所有全音符,不觉惊声呼道。
  “果然是要晋级的迹象,叶辰,你安心弹曲,千万别被外界所打扰!”叶湘伦同时拍了拍身旁的陶谦,做出了个禁声的手势。
  两人同时沉默,远远的向马车上的叶辰望去,只见叶辰一边弹奏,表情上做出极为痛苦的模样,同时盘旋在其头顶的那枚较亮的全音符像是吸收了乐曲的能量,愈发的明亮起来。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应该不出半个时辰,叶辰便会成功晋升为全音符二律琴师了!”望着愈发明亮的全音符,叶湘伦小声的道。
  “晋级的过程竟然这么快?”陶谦露出吃惊的表情。
  在两人的注目下,那枚明亮的全音符果然如同母鸡下蛋一般,用了将近一刻钟的时间,完全分裂出一个相等大小的全音符,随着叶辰的弹奏,这种分裂还在持续,在两人一动不动的凝望了足足半个时辰之后,这枚全音符足足分裂出五枚相等的全音符。
  在第五枚全音符分裂完毕后,叶辰终于露出了拉完大便后才有的舒坦神色。
  “叶辰先生终于晋级了么?”望着叶辰欣喜的神色,陶谦出口问道。
  “叶先生,叶辰终于晋级了!”看着自己头顶上空缭绕的全音符色泽上又明亮了许多,叶辰禁不住心中的激动,狂喜道,“看来叶辰的眼光真的不错,叶辰才拜师叶先生门下仅仅半月时间,这就足足提升了一个级别,叶辰真的太高兴了!”
  “呵呵,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晋级,完全是因为叶辰兄的根基扎实,湘伦不过是顺手推舟罢了!”叶湘伦下马抑制住叶辰因激动而忍不住弯曲的双膝道。
  “哈哈,叶辰今天高兴,请大家吃一顿我压箱底的菜肴——黄焖鸡!”说毕,叶辰把鸡笼里最后一只鸡捞了出来。
  “咯咯——咯咯——”
  在母鸡的惨叫声中,炊烟再次燃起。
  ……
  “嗯!~想不到你还有这道拿手菜肴,一路之上也不曾见你展示!”
  “嘿嘿,这道菜肴工艺如此复杂,若不是今天心情好,我才懒得去做!”
  “你这人太不厚道了!”
  吃饱喝足后,三人有说有笑的继续前行。
  叶辰在晋级全音符二律之后,整个人立马变得轻飘飘的,一路哼着小曲,一马当先的向前探路。
  “叶先生,前方官道之侧有家驿站,我们要不要过去歇宿一下?”此时三人已经脱离荆山区域,眼看着日将西落,叶辰回身问道。
  “驿站?这么说,此地距离荆门还有一段距离了?”叶湘伦疑惑的问道。
  “没错,这家驿站距离荆门少说也有几十里路!”陶谦接口道。
  “本还想着天黑之前踏足荆门城呢,没想到邓国的国土这么浩大,既然如此,我们就在驿站歇息片刻吧,休息过后仍要起程,今天务必要抵达荆门城!”思索过后,叶湘伦断然的道。
  “是!”
  答应过后,叶辰一马当先,先行向驿站方向驰去。
  “叶先生,驿站内好像进驻一队镖师,押运这一大批镖车,我们要不要进去叨扰?”少时过后,叶辰又策马原路返回,向叶湘伦二人汇报驿站情况。。
  “镖车?”叶湘伦知道走镖之人都是些难缠的角色,但连行一日路程,早已人困马乏,叶湘伦不得不决定道,“我们就在驿站内暂歇一会儿,等吃了饭食,继续前行吧!”
  “是!叶辰先过去占一间房子再说!”说毕,叶辰精力充沛的又调转马头,向驿馆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