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只鲲第一百五十四章 彻夜兼程,我有一只鲲第154章 彻夜兼程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有一只鲲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彻夜兼程

第一百五十四章 彻夜兼程


  三人乘坐音符圆盘一路向南飞驰,在天黑之前便已抵达申国的边城。
  “叶辰兄,前方是何国度?”一马当先的叶湘伦冲身后紧跟的叶辰问道。
  “如果叶辰没有料错,前方便是瑾国的边城了!”叶辰迎着扑面的劲风大吼道,
  “好,我们就在瑾国边城暂时歇息!”遥望着远方的城池,叶湘伦大呼道。
  越过申国,三人在瑾国的边城之外落足,收拾好古琴,三人徒步向瑾国的边城城门行进,经过城卫的简单盘查,三人顺利踏足边城。
  步入申国城池,叶湘伦明显感觉到瑾国之内已有战争的气息,因为在大街小巷随处可见招募新军的榜文,城池之内铁匠和木匠行业相对繁盛,街头也不时可见一些年轻的新兵训练过后,三五成群的行走在街头。
  “没想到瑾国竟也卷入战乱之中!”叶辰望着往来的新兵不觉叹道。
  “看来这场战乱波及范围相当之广啊!”叶湘伦坐在一家包子铺,喝了一口冒着热气的米粥悠然而道。
  “听说丹阳已经举兵东进,不日便可与姑苏、金陵形成掎角之势,这次大楚国霸权恐怕要不保了!”店铺之中,邻桌的一名大汉望着街道上的新兵,冲同桌的同伴吹嘘道。
  “这三国在南国势力虽然不小,但还不至于对大楚造成致命的威胁,别忘了帝国第一大琴宗——潇湘宗可是在大楚境内扎下根基的。”同桌的另一名大汉满脸不屑的反驳道。
  “潇湘宗虽然名义上是第一大琴宗,但这些年来的实力远远大不如前了,更何况琴师协会早有规定,琴宗绝不可介入诸国征伐之中,纵然潇湘宗名头再大,也只不过是建造在大楚国的一座庙宇,对大楚国来说,并不能起到任何依靠的作用。”被人反驳之后,先前那名大汉显然兴致更大的道。
  “南国恐怕并不是丹阳、金陵和姑苏三个国说了算,只怕还要看看郢国和武陵的意思吧?”旁边又一名男子加入争论之中道。
  “哼,郢国和武陵?只怕他们巴不得楚国陨落,南国霸权重新分配吧!”
  此话一出,众人均自沉默,郢国和武陵是仅次于楚国的一方大国,楚国陨落之后,他们二国最有机会争取南国的霸权地位。而两国在南国战乱待发之际,各自扩充军备,任谁都知道他们在打什么主意。
  “对了,月余之后,楚国寿春将有二星音符降落,这次二星音符的主持宗门正是潇湘宗,而寿春乃是楚国的门户大郡,潇湘宗岂能让寿春沦陷?”邻桌之上,一名中年突然而道。
  “这……”
  众人听到中年的话语,纷纷陷入沉思之中。
  不得不说,这些平民对南国局势的把握丝毫不亚于一方公卿众臣,他们的这番分析,叶湘伦早在曲皖王宫时便听到苏牧等人秘密谈起,此刻被这些百姓提起,叶湘伦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即催促叶辰和陶谦赶紧吃食。
  匆匆吃食完毕,叶湘伦向二人提议立即出城,二人虽然不明所以,但叶湘伦有命在身,两人不须多问,即刻跟随叶湘伦的步伐出了这座小城。
  出了小城之后,叶湘伦决定乘夜赶路,一路上三人倍道而行,仅仅一夜之间,便赶了平时数日的路程,就这样夜行晓宿,在不容喘息的行程安排之下,仅仅四五日内,三人一路穿越了三个国家,这日傍晚,叶湘伦观看夜色,只见夜色明朗,星辰闪亮,知道夜间并无劲风,便谓叶辰道:“叶辰兄,今晚你要多加辛苦跟进我的进程了,湘伦打算在天亮之前抵达丹阳,你可能撑的下来?”
  “什么,一夜之间抵达丹阳?”叶辰有些惊诧的确认道,要知道此地距离丹阳按照平日的行程,至少也要飞驰一天半的时间,如此玩命飞驰,对于叶辰来说是一道不小的考验,但叶辰看见叶湘伦神色坚定,只得硬下头皮道,“叶先生放心,叶辰尽量不拖叶先生的节奏!”
  是日,三人在刚刚入夜之时便启程飞行,叶湘伦载驰陶谦只在沿途稍等了叶辰,三人果然彻夜兼程的飞到丹阳国界。
  踏足丹阳国界之后,叶辰实在是承受不住,三人只得在距离丹阳边城数十里的荒野暂歇了半个时辰,待到天色大亮时,叶湘伦把二人勉强叫起,走完了最后一段路程。
  步入丹阳边城之后,三人在一家客栈歇宿,一觉醒来,已是下午时分,叶湘伦翻开地图,查看了地图记载的乐池方位,粗略估算了一下,按照音程来算,三人至少还需要一夜的飞驰,才能到达乐池所在之地的城池。
  不知何故,叶湘伦此刻心如离弦之箭一般,不能安定,于是在天还未黑之时,便催促二人赶路,纵然在白日之内,用音符圆盘赶路在一方大国的丹阳已是极为惹眼,但叶湘伦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三人尽量躲避人口聚集之地,待到天黑之时,才放开飞驰。
  终于,在天未亮时,三人抵达了丹阳国都丹阳城东郊五十里处的那片乐池之地。
  “今天我们就委屈一下,就地安营休息吧!”望见乐池已在眼前,叶湘伦这才缓缓舒了口气。
  虽然两人直至此刻尚不知叶湘伦如此迫切的寻找乐池是为何故,但两人知道,叶先生这样做必然有他的深意,尤其是叶辰,对叶湘伦的所行更是深信不疑,他相信,叶先生这样做,只会对自己有好处,因为他自跟随叶先生以来,已经快速提升了一个阶段,而且此刻的他,在彻夜兼程的赶路之下,意念之中的全音符已再次有了躁动的意向,这使得他对叶先生更加敬佩不已。
  “我等但听叶先生吩咐!”两人听到叶湘伦的话,同时答道。
  说毕,三人便在这旷野之地扎起了营寨。
  星夜渐疏,朝阳欲起,听着两人沉沉的鼾声,叶湘伦始终难以入睡,待到朝阳初露时,叶湘伦从营帐之内爬起来,他背上古琴,徒步向乐池之地行进。
  来到乐池入口,果然这片乐池已然被军方驻守,看着围绕乐池筑造的几座哨楼和营部,叶湘伦心起疑惑。
  从这片乐池的面积来看,显然要比曲皖国的乐池大上许多,可是此地驻扎的兵将和人员戒备要比曲皖国松散不少。
  “莫非是丹阳国的兵将都被调在前线?”叶湘伦心中暗道,“不管了,我先趁着天还未大亮,潜入乐池再说!”
  说干就干,叶湘伦在远离乐池哨楼之后,操起古琴轻声而弹,全音符自叶湘伦脚下冉冉而成,在叶湘伦的操持之下,音符圆盘不动声色的飞向乐池上空。。
  “咦?这片乐池为何一片空旷!”
  驶入乐池上空,望见乐池之内竟然连一株音乐元素树都没有,叶湘伦心中陡然大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