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只鲲第一百五十九章 借宿农家,我有一只鲲第159章 借宿农家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有一只鲲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借宿农家

第一百五十九章 借宿农家


  楚国寿春距离此地遥可万里,纵使用音程来计算,也需要十余日的音程,是日三人在丹阳一家旅店略作休息,当晚三人便踏驰全音符向东挺进,三人一路昼伏夜行,历经五日,直到天色大亮时,三人才驶出了丹阳国界。
  “没想到丹阳国土如此浩瀚,历经五日才终于驶出了丹阳国!”望着脚下起伏的山峦,叶湘伦仰声叹息道。
  “我们这才不过驶出了丹阳国,前方芸芸列国仍属于丹阳的附庸国呢。”陶谦迎着微风,遥指远方天地交接之处,悠然而道。
  “什么?丹阳势力竟然如此之大!看来大楚之地更加让人难以想象。”经过这段时间的飞驰,叶湘伦对帝国的世界观在心中重新审视了一番。
  由于此处地形恶略,三人只得在这蛮荒之地,安营扎寨。
  “好日子终于到头了,接下来,我们要看叶辰先生的脸色度日了!”扎好营寨,支起灶台后,陶谦抹了一把满是碳灰的脸,自嘲道。
  “所以说嘛,作为男人,烧得一手好菜,是一项必备的技能!”拿起事先备好的食材,叶辰当仁不让的自吹起来。
  第二日,三人便穿过这片蛮荒之地,抵达了丹阳之外的一方小国,由于精神尚还饱满,三人带着游历的心境在这方小国的城池之内游玩了一番。
  依旧是夜行晓宿,期间穿越了诸多小国,终于在行程的第十日凌晨,三人才抵达丹阳的最后一个附庸国。
  “想要踏足大楚,需得从楚地北部的新郑入境,叶先生,接下来,我们恐怕要改道向北飞驰了!”叶辰在吃饭之际,突然想了想道。
  “什么,还要向北飞驰?你为何不早说!”叶湘伦和陶谦放下饭碗齐声问道。
  “呃……我也是刚刚才想到的嘛,不过此地向北飞驰,也用不了多少时日,于我们的行程来说,并无影响!”叶辰跟着放下碗筷尴尬的挠了挠头。
  “好吧,你总是有你的道理!”
  被白了一眼后,叶辰只得默默的端起饭碗。
  是夜,三人改道向北飞驰,经过一天一夜的飞驰,在第二个凌晨,终于落足另一方国度陈梁。
  陈梁位于琴岭以北,在南国属于偏北的国度,由于时值深秋,天气日渐转冷,尤其是琴岭以北,在这片荒凉的山脉之地,更是胜似入冬,三人都是身着单衣,在凉风吹拂之下,不觉瑟瑟发抖。
  “叶先生,能不能找一家客栈休息,这天气说变就变,我冻得有些受不了了!”叶湘伦身后的陶谦,紧裹着单衣,嘴片被冷风吹的有些发紫。
  “是啊,我也向找个暖和的被窝好好睡上一觉!”叶辰双手长时间操持古琴,冰冷的双手显然有些僵硬了,听到陶谦的提议,连忙附和道。
  “好,我们就往前方看看,看看能走出这片山区否!”叶湘伦整张脸也被冷风吹得有些变形了。
  商量之后,三人继续在这片大山之地缓缓飞驰。
  话说陈梁,并不属于任何大国的附庸国,其国土随大,却地势贫瘠,其国度之内,山匪盗贼猖獗,却又是诸国贸易的必经之地,加之陈梁之内声色娱乐,赌博妓院极为繁盛,又被人亲切的称之为南国驿站。
  三人踏足陈梁后,操持音符圆盘在大山之中飞驰了将近两个时辰了,终于见到前方山势渐缓。
  “终于走出大山了,若是前方再无村落,我们就在山下,找个背风的地方休息吧!”叶湘伦提议道。
  “好!”
  两人此时已经极为困倦,此刻也没有挑剔的心思了。
  转出大山之后,又经过了一段时间的飞驰,三人望见一片山岭之侧,有一处十余家的村落,三人不觉心中大喜。
  “终于不算白走这么远,叶先生,管他有没有旅店,我们就在那片村落借宿一日吧。”叶辰望见村落,如同饿汉见到食物一般,双眼立即放出了光芒。
  于是三人在村落不远处收回音符圆盘,徒步向那片村落走去。
  “请问里面有没有人?”三人立足一家相对干净的农家门前拍着柴扉叫道。
  “什么人?柴扉没栓,拍什么拍!”透过篱笆墙,三人望见从堂屋走出一名年龄在五十左右的老者,气呼呼的道。
  “不好意思老人家,我们是过路的客人,借问老先生,能否在贵处投宿一下,我们连夜爬出深山,此刻已困怠至极了!”陶谦揉了揉双眼,客气的问道。
  “投宿?”老者楞了一下摆了摆手道,“我们这里不是客栈,你到别处去吧!”
  “老先生,我们这里有些钱币,不知善家能否行个方便!”陶谦摇头欲走之时,叶辰忙走向前去继续争取道。
  “钱币?”老者听到叶辰的条件,有些心动的转过身来,冲三人上下打量了一番道,“拿出来让我看看。”
  叶辰听后,连忙从钱袋子取出十来枚金币,在老者面前抖了抖道,“这些金币应该够了吧?”
  “够!够!三位先生快快请进!”老者见到金灿灿的钱币之后,两眼放出了光芒,连忙为叶湘伦等人打开了柴扉。
  三人见状,不觉相视一笑,要知道这些金币,即便是在一家上好的客栈住上半月也是足够的,看来到哪儿都是有钱好说话啊。
  进入柴扉之后,老者的态度立即有了180度转变,殷勤的为三人安排好意见侧房,又亲自从堂屋内抱来三条新一点的棉被,为三人铺设好床铺后,老者又从堂屋提来一壶开水招待。
  “三位公子,对这间柴房还算满意?”放下水壶后,老者殷勤的笑道。
  “嗯,还算不错!”叶湘伦一边整理床铺,一边随口应道。
  “三位可还有什么吩咐?”老者仍站立在门口继续问道。
  “哦……”叶辰拍了拍脑袋,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从钱袋里掏出一些金币塞到了老者手里,“多有打扰,老先生见谅,你看能不能给我们先弄点吃的什么的?”
  “当然有,不过这个点儿,几位公子要稍等片刻,我这就吩咐老婆子去做!”老者见到金币后,点头哈腰的退出了房间。
  “真是困死了,不管了,我先躺会儿再说!”叶辰见到被窝之后,脱下外衣,立即钻到被窝中去。
  “我也是,我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接着陶谦也跟着叶辰一同滚到被窝中去。。
  叶湘伦望了望二人,摇头一笑,自己给自己倒了碗热水后,坐在床边心道,元素之力,果然能使人心振奋,一连十几个时辰的飞驰,到现在竟然还丝毫不觉困怠!
  开水在柴房内冒着热气,过了片刻,等水温不是太热时,叶湘伦端起水碗正准备喝水时,突然听到旁边的屋子里传来细碎的声音:“东屋来了几个有钱的主儿,大王要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