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只鲲第一百六十八章 高下立见,我有一只鲲第168章 高下立见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有一只鲲 > 第一百六十八章 高下立见

第一百六十八章 高下立见


  这次在碎石之下,叶湘伦感受到对方音符大剑所夹杂的凛冽气势,急忙调出意念之中的所有全音符,凭他的感知,他相信,自己意念之中的八十八枚全音符凝聚的音符大剑,足以和外边这柄音符大剑所抗衡。
  在叶湘伦拨弄琴弦的那一刻,他意念中的八十八枚闪耀金光的全音符倾巢而出。
  “轰——”
  “咧咧——”
  随着一声巨响,被垒成小山的碎石轰然四裂,碎石满天迸溅,登时化为一片粉末。
  烟尘过后,八十八枚闪烁着耀眼金光的全音符映入众人眼睑。
  “什么?竟然有这么多全音符!”
  看到漫天飞舞盈盈如斗的全音符,众人不及惊愕,八十八枚全音符立即凝为一方大剑,大剑初成,剑体闪耀着让人不能直视的金光。
  “叶先生?”
  叶辰和陶谦见到在山岭之下破石而出的叶湘伦,声音中露出了一贯的惊喜,虽然他们脸上被灰色的石粉所掩盖,但还是能看出他们脸上的欢欣。
  “不自量力的家伙,竟然还想和一名二星琴师进行正面碰撞,真是笑死人了!”
  长髯琴师见到对面的青年不仅没死,还想凭全音符之力正面抗拒二星琴师的直面攻击,他脸上的肌肉不自觉的微微抖动起来,眼神之中时不时闪烁出来的光芒可以看出,长髯琴师已经起了杀戮之心。
  “不管你是多么出色的全音符琴师,在老子地盘上惹事,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在长髯大汉极力催驰之下,悬在当空的二星大剑,白盏盏剑尖闪烁着一朵寒芒,整个剑身微微震颤一下,极速向山岭处的叶湘伦飞驰而去。
  “叶先生!”
  看着看着夹杂着凛冽寒风飞驰而来的音符大剑,仿佛要把整个山岭戳穿一般,背靠山岭的叶辰和陶谦二人露出了担心的表情。
  “二星琴师也不过如此!”
  山岭下方,被击成一方岩洞的幽暗之处,传来一道青年的声音,这道声音充满了笃定和自信。
  “放肆!”
  长髯琴师听到岩洞内传来的声音,脸色因气愤而变得扭曲起来。大汉十指齐挥,音符大剑的剑柄因暴怒的能量而喷射出一团金光,同时发出声势浩大的呼啸之声。
  “铮铮——铮铮——”
  琴音从岩洞内传出,声音沉稳安定,琴音过后,幽暗的岩洞内瞬间光芒四射,刺眼的金光把幽暗的岩洞照耀的极见细微,金光之下,叶湘伦安然端坐,仿若一座佛像一般恬静庄严。
  “隆————”
  双方之前的虚空之处骤然炸响,强大的音波能量把大剑下方的嶙峋碎石扬的满天都是,整个垒骨滩如同火山迸发一般,碎石尘土飞舞,数米之内不能透视,叶辰和陶谦只觉身后所倚的山岭隆隆震颤,似乎整座山岭像是向后挪动了数米一般。
  “噗——”
  烟尘过后,长髯大汉狂吐一口鲜血,众人向他看去时,只见长髯大汉像是经过一场刀风洗礼,浓密的头发和黑须向后直竖,身上的衣衫成片的脱落,只剩下一条红色的内裤仍牢牢的贴着下阴。
  反观叶湘伦这边,或许是因为背后紧靠山岭,所受到的波及要小很多,他所处的山洞虽然亮光不及当初,但金光依然明亮,稍微暗淡的金光更显得山洞内叶湘伦身影的庄严。
  从两人战后各自的状态来看,这场战斗的结局立判。
  “什么!全音符琴师竟然能打败二星琴师,这不是笑话么!”
  众所周知,琴师每个星阶之间的差距和音符所具备的功能,犹如一道天堑,是不容跨越的。
  全音符琴师和二星琴师之间的差距,就好像小学生和初中生之间的差距一样,无论是从体格还是知识面都要远远高于前者一个台阶。众人看到全音符琴师打败二星琴师,就如同我们看到,一个小学生徒手收拾掉一个初中生那般诧异,除非这个中学生是天然的羸弱,从长髯琴师的表现来看,很显然他是个合格的二星琴师,这就不难理解众人的惊诧了。
  “终于结束了么?”叶湘伦坦然而道。
  众人尚不知道,叶湘伦便是小学生中的怪胎。
  在众人仍在惊诧之时,洞**的叶湘伦左手抄起古琴长身而起,一步一步向山洞外走去。
  “叶先生……”
  叶辰和陶谦望着叶湘伦的身形从自己面前走过,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感动,两人的声音都是有些哽咽。
  “啪嗒——啪嗒——”
  在众人之下,叶湘伦的脚步一步一步向长髯大汉走去。
  “别…别杀我!求你……放过我……”
  看到叶湘伦手提古琴的伟岸身形立于自己面前,长髯大汉左手捂住胸口,用喉音勉强的发出哀求道。
  “那么,我和这队镖师可以从垒骨滩通过么?”叶湘伦俯视长髯大汉,冰冷的道。
  “这个……当然能!”听到叶湘伦的话,长髯大汉显然愣了一下神。
  “当然能!当然能!”叶湘伦目光扫过长髯大汉身后的众人,众人之中,除了芈泽之外的所有大汉纷纷露出了谄媚的神色。
  “啊?还不快谢叶先生!”镖师一方的众人听到叶湘伦如此关照自己,纷纷露出不敢相信的惊呼。
  “谢叶先生救命之恩!”
  在镖头的引导下,众镖师谢恩之声犹如雷动。
  “叶辰,陶谦,还愣着干嘛,还不去捉熊大!”
  “什么?”两人愕然向远处望去,只见熊大果然犹如一只灰熊一般,手脚并用的向远处山岭攀爬而去。
  “那一个女子怎么处置?”陶谦一边收拾行李,一边询问叶湘伦道。
  “他自己的选择,就让她自生自灭吧!”叶湘伦沉默片刻,断然而道。
  “快,快!跟上叶先生的步伐!”看着叶湘伦等人离去,一群车队,拉着繁重的车辆,跟着叶湘伦等人的身影,向东南方向进发。
  “还想逃?哈哈哈哈,叶先生,我帮你捉住了这只大熊!”音符圆盘之上,叶辰长笑道。
  “是熊大,不是大熊!”
  “哈哈哈哈……”
  在众山匪的注目之下,众人安然的离开了垒骨滩。
  “对不起芈公子,恕我等无能!”
  “此事与汝等无关!南国之内,竟然还有这等全音符琴师?本少主限你们三日之内查清此人底细!”
  “是!”
  画面转到山岭远方的低空之上。
  “咳咳咳咳——”一口瘀血吐在古琴之上。
  “叶先生,你怎么了?叶辰,快过来,叶先生他……”音符圆盘一阵动荡,同乘的陶谦有些慌张的大叫道。
  两方音符圆盘合为一处,缓缓的降落到地面之上。
  “二星琴师果然不容小觑!叶某恐怕要在这山岭之中耽搁几天了!”叶湘伦一手捂住胸口,一手微微擦拭了下嘴角的瘀血道。。
  “怪不得叶先生如此着急离开,原来……”叶辰转头迁怒于身旁的熊大,“都怪你,为叶先生偿命!”
  “让我来!叶先生教我的《古琴吟》正好没人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