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只鲲第一百八十四章 魔方 下,我有一只鲲第184章 魔方 下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有一只鲲 > 第一百八十四章 魔方 下

第一百八十四章 魔方 下


  叶湘伦听后全身一颤,确实把这茬给忘了,叶一秋是自己怕叶湘伦的名字引起班门追捕随口想到的,在阳城坦白之时却忘了把这事给坦白出来。
  这可怎么解释呢?直男一枚的叶湘伦一时慌了神,不知道该如何把这件事解释清楚,正在不知所措时,他突然想起了叶辰平日对自己的教导,在女生面前解释不清的时候,就用“赖”字诀。
  “这怎么能叫骗了?”于是,叶湘伦大着胆子赖道,“叶湘伦和叶一秋都是我的名字啊!”
  “臭屁,一个人怎么会有两个名字呢,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啊?”穆小姐虽然依旧语气冷淡,但叶湘伦听出其中的缓和之气,只要自己把这个理由解释通了,还是能得到她的谅解的。
  “叶湘伦……是我父母起的名字!”叶湘伦一边说着废话,一边故意拉长声音,来拖延思索的时间,“叶一秋呢,则是取自诗词的摘句……也就是说,一秋是我的字号!”
  叶湘伦说完之后,对自己灵光而来的理由相当的满意,这个理由,客观的来说,是最合适不过的解释了。
  “字号?不是文人才有字号的么!你一个琴师,干嘛学人起字号啊!”穆小姐斜瞥了叶湘伦一眼,语气显然松懈了不少。
  “叶某在习琴之前可是个文人,若不然怎么能吟出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这样的诗句呢?”叶湘伦暗自抹了一下额头,果然像小品上说的,一个谎言要用无数个谎言来圆,于是赶紧岔开话题道,“别说这些了,要不要我帮你拼出这块小械啊?”
  “你能拼的出来?”听到叶湘伦说要帮自己,穆小姐眼神一亮,却满不相信的问道。
  “那当然了!而且,我还是蒙着眼睛把它拼出来的!”叶湘伦故意调动穆小姐的情绪道。
  “蒙着眼睛?”穆小姐埋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小械,更加不相信的道,“如果你真能闭着眼睛把小械的六面拼好,我穆清就真服了你了!”
  “服了怎么行?”叶湘伦故意瞥了穆小姐一眼,露出一副奸商卖古董的模样。
  “那你还要怎样?”穆小姐单纯的眨巴眨巴眼睛。
  “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叶湘伦一脸道貌岸然。
  “什么条件?”
  “这个我还没有想好,等我想好再告诉你,怎么样?”
  “好吧!如果你真能在蒙着眼睛的情况下,按照公输先生所说的要求拼出六面,我穆清愿意答应你一切条件!”穆小姐说完之后,脸上突然现出一圈红晕,显然是对自己刚才说的话感到羞涩,万一他提出什么过分的条件呢?
  “好,我们一言为定!”听到穆小姐已然上套,身为校园盲拧魔方记录保持者的叶湘伦,内心微微一笑。
  “已经过去一盏茶时间,接下来,我们就一起来看看这些测试者们,手中的小械还原的进度吧!”经过一段时间的尝试,公输班再次走上方台,开始调动大家的气氛道。
  “我们首先从最开始尝试的芈太守开始!”
  公输班边说边走到芈太守面前,告罪了一下后,从芈太守手中收回“魔方”。叶湘伦随着众人的眼光向公输班手中所展示的芈太守把玩的“魔方”看去,只见芈太守所把玩的魔方已经拼出地面,而四个楞面上只掺杂了几块杂色,很显然,芈太守已经领悟到魔方的基本构造,他以不变的六个中心面为核心来拼凑的,只不过时间太过仓促,没有魔方公式的支持,一般人真的很难拼出。
  “不愧是以博学著称的芈太守,我们看到,他手中的小械已经完成了大部分的棱块,对于如此仓促的尝试来说,这已经很了不起了!”公输班把魔方返还到芈太守手中,继续向方台一侧十名尝试者走来。
  接着,公输班向第一位登台的那名秀才走去,接过秀才手中的魔方后,众人看到,秀才手中的魔方虽然各面颜色汇集,但却未曾有一面达到同一漆面的标准,自己糟糕的成果在众人面前展示后,秀才的脸色顿然涨的通红,显然这位青年平日是很要面子的。
  秀才手中的魔方展示过后,接着便是穆小姐和叶湘伦了,当他接过两人手中的魔方后,尤其是叶湘伦手中的魔方,显然是未曾动过的迹象,公输班惋惜的看了叶湘伦一眼,继续向他一旁的方巾老者走去。
  叶湘伦侧眼看那老者,与众人不同,老者的魔方端正的放在小几之上,而他则埋头在纸张上写写画画。当公输班轻拍他的肩膀时,方巾老者显然吃了一惊,他似乎从纸张上成堆的图案和无尽的数字中惊醒过来,双眼泛红的看了公输班一眼,继续埋首于纸张之中。
  公输班一路走完,十人之中最出色的两人当属潇湘宗的懿师兄和芈太守府中的书童以及皇甫燕三人了,其中懿师兄不负潇湘宗所望,成功的拼出其中一面的漆色,而书童和皇甫燕则拼出一层的漆色,相较之下,显然是书童和皇甫燕更加出色。
  “公输先生,可否教芈某拼凑之法?”等公输班一一查视完毕,芈太守断然的放下手中的小械,向公输班请教道。
  “看来,不单是鲁班以为拼出小械的六面有些难度,就连一向博学的芈太守也这么以为,说来惭愧,鲁班至今也没参透这小械的拼凑之法!”面对芈太守的请教,公输班躬身表示惭愧道。
  “什么,竟然连公输先生也不知拼凑之法?看来这真是个有趣的发明啊!”芈太守饶有兴致的又拿回手中的魔方。
  “连公输先生都不知这拼凑之法,看来这世上恐怕没有人能拼出这方小械了!”叶湘伦身旁的秀才听到公输班的话后,似乎挽回了他书生的颜面,有些意气风发的称赞道。
  “我想,这倒未必!”叶湘伦听到秀才的妄断后,出言争辩道。
  “叶先生?”公输班听到叶湘伦的插言后,眼睛一亮,显然很期待叶湘伦的见解,“不知叶先生有何高见!”
  “哼!一个连碰都没碰的年轻人,能有什么高见!”秀才轻挑的瞥了叶湘伦一眼,不屑的道。
  “我不碰小械并不代表我拼凑不出,只是在拼凑之前,我习惯蒙上眼睛而已!”叶湘伦傲然起身。
  “什么?蒙上眼睛!”
  “真是个能装的家伙!”
  听到叶湘伦的答话,方台之下的数万民众,响起了一阵嘲讽的引论声,就连仍在埋头计算的方巾老者,在听到叶湘伦的话后,也不觉停下笔来抬头仰视了一下叶湘伦。
  “姓叶这小子真是太气人了,不装会死么!”潇湘、岭南二宗的弟子听后,更加抓狂的道。
  “叶先生果真有此信心?”公输班走到叶湘伦面前小声确认道。
  “为得到美人承诺,叶某愿意一试!”叶湘伦向身旁的穆小姐望了一眼后,轻声答道。
  穆小姐万没想到叶湘伦竟然真的敢在众人面前挑战,一时没有心里准备的她显然有些吃惊。
  “好!既然叶先生想要挑战,我们就给他足够的时间来做尝试!”公输班也是犹豫了一下,才向众人宣告道。
  “不需要太多的时间,公输先生可否拿一炷香为在下计时?”叶湘伦自信的朝穆小姐望了一眼,而后对公输班道。
  “叶先生难道要在一炷香之内完成么?”公输班一边吩咐足墨弟子取香,一边询问。
  “没错!”
  叶湘伦把玩了一下身前由公输班制作的魔方,发现木制的魔方各个转面均已贴心的涂抹上油脂,转动起来异常的顺手,便自信的答道。
  “真能装,我们就看看这小子怎么下台吧!”
  台下众人继续嘲讽道。
  明堂乃是祭祀之地,足墨弟子很快便把香取了过来,待到足墨弟子点燃香之后,叶湘伦把香拿在手中,随意的折掉这根香的四分之三的长度,只留下如拇指般长的一截随手插入香炉。
  “刺啦——”
  一声布条撕碎的声响,叶湘伦随手把自己的袖口撤下一条,在众人注目下把在的眼睛牢牢遮住。
  “现在可以开始!”蒙上眼睛后,叶湘伦为了不至起疑,仰头望天道。
  “好!叶先生请!”
  “咔啦咔啦——咔啦咔啦——”
  随着公输班说毕,叶湘伦十指如灵巧的机器一般,飞速的转动着魔方的棱块,直直把围观的众人惊的目瞪口呆。
  其实叶湘伦早在蒙眼之前尝试魔方的手感的时候,已经暗暗记下魔方各个棱块的位置,在蒙眼之后,只需按照记忆,参照相应的魔方公式转动就行了。
  “这……”
  看到刚刚还被自己嘲讽的青年,此刻手速如此之快的转动小械,长大的嘴巴再也合不住了。
  “砰——”。
  木械落几,呈现在众人面前的小械六面漆色无一杂色,众人瞪大双眼一时说不出话来。
  “哈哈哈哈,真是运气好,果然被叶某做到了!”摘下布条的叶湘伦,望着身旁目瞪口呆的穆小姐,露出了开怀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