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只鲲第一百八十五章 喧宾夺主,我有一只鲲第185章 喧宾夺主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有一只鲲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喧宾夺主

第一百八十五章 喧宾夺主


  “刚……刚刚发生了什么?”
  “这是……这是真的么!”
  “这家伙真是个怪胎!”
  随着台下的一片议论,穆小姐接过叶湘伦手中的魔方,来回旋转查验之后,发现小械果然六面兑出,她惊奇的瞪大双眼,露出被魔术戏谑一般欣喜的表情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你只需记得,你欠我个条件就行了!”叶湘伦满脸嬉笑的道。
  “小气鬼!”穆小姐赌气的把头扭到一边去。
  “输不起的才是小气鬼吧?”
  “谁输不起了!”
  “……”
  “这怎么可能?”
  正当两人在斗气的时候,叶湘伦身旁的方巾老者祖先生突然蹿到叶湘伦面前,夺过他手中的小械,瞪大双眼望着拼好六方面块的小械,如似发癫般的喃喃小语。良久之后,才把小械还入叶湘伦手中,重新回到自己原本的位置上,继续在纸上上写写画画起来。
  “叶先生果然是天纵奇才,鲁班真是心服口服!”鲁班当着众人的面,把叶湘伦手中的小械高高举起,向众人展示完毕后,把台上十人手中的“魔方”一一收回手中。
  当鲁班走至叶湘伦跟前时,面色诚然的道,“为了表达叶先生帮鲁班解决拼兑小械的难题,鲁班决定把这块小械赠与叶先生,还望叶先生莫要推辞!”
  “受此精美小械,叶湘伦自当倍感欣喜!”说毕,叶湘伦顺手接过鲁班手中的小械塞入衣袖。
  “我们两宗最后的颜面也被这小子给扫了,我等还有什么脸面留在这里,还不快走!”见到叶湘伦再次出尽风头,懿师兄提前走下方台,芈谋冲潇湘、岭南二宗的弟子们狠狠的道。
  潇湘、岭南二宗到场的七八名弟子听到芈谋的呵斥之后,纷纷涨红着脸跟随芈谋和懿师兄的身影,遁入人群之中。
  “几位想必是潇湘、岭南二宗的弟子吧?听说,潇湘、岭南一十七名全音符大圆满弟子被一个姓叶的山野琴师在阳城之郊战败,不知此事是真是假?”一众琴宗弟子欲离开时,却被一名青年拦住了去路,叶湘伦见这名青年正是台下甘姑一队中的那名年纪最轻的青年。
  “少在这一派胡言!”
  芈谋本就正值气头,突然听到这句话后,如同牵动了最敏感的一根神经,瞬间勃然大怒,连一个小辈青年都敢对他公然无理,此刻的他像是发了疯一般,瞬间取出腰间匕首,朝那名青年猛然刺去。
  “当啷”一声匕首落地,却是被那青年轻松折弯手腕,逼迫芈谋丢掉匕首。
  “这是想要杀人灭口么?只可惜这消息不仅仅我一个人知道,北国大部分琴师均知此事!而且,那名山野琴师据说还只是个全音符大圆满琴师!”轻松折掉芈谋手中的匕首后,青年笑容更加从容。
  “什么?果真有此事!”
  “十七名全音符大圆满琴师,竟然连一个同等级别的山野琴师都战不过,是不是有些太荒唐了!”
  “是啊,只听说潇湘宗日渐式微,没想到竟然衰败至此!”
  听到青年的话后,台下的民众瞬间陷入沸腾之中。
  一向自命不凡的芈泽突然看到身旁的芸芸众人,看向自己时的眼光像是看待笑话一般,一时受不了如此巨大的打击,解下古琴便要和那青年拼命,围观的众人见状,纷纷后退,瞬间为两位青年,腾出相当一片对战之地。
  芈谋对面的青年刚想解下古琴应战,没想到青年身后一名中年长者挡在了青年之前,芈泽向那中年望了一眼,中年身前用青线绣着的一块三星大圆满琴师的徽章,立即让他冷静了下来。
  三星大圆满,纵然是台上的芈太守也未曾达到这般境界,见到那枚现眼的勋章之后,芈谋的怒火瞬间在悄无声息之下,转移到了台上的叶湘伦身上。
  阳城斜岭之战,除了在场的两宗弟子和叶湘伦之外,就只有芈太守和墨门的绍元墨者了,芈太守和两宗子弟自然不会泄露本宗丑事,而墨门一向纪律严明,绝对不会泄露他宗信息,除此之外,就只有叶湘伦会把消息走漏出去了。
  此刻,台上叶湘伦又在万人聚焦中抢尽风头,而他却受到万众的议论和嘲笑,如此天壤之别的待遇,让这名自视甚高的青年双目几欲喷出烈火。
  “叶湘伦,你给我等着!”芈谋说毕,不理众人的嘲笑,瞬间消遁在人群之中。
  台下议论的民众顺着芈谋的目光向台上望去,只见方台之上,刚刚有过令众人震惊表现的青年,正用着疑惑的目光和芈谋对视。
  “果然是个天才少年,怪不得!”
  “能独战琴宗十七名弟子,蒙眼兑出公输班秘械,这青年恐怕要在寿春一举扬名了!”
  万千民众望着台上这名年仅二十出头的青年,纷纷赞扬起来,一时间叶湘伦之名甚至盖过了这次大会的真正主角——公输班先生。
  “原来那姓叶的山野琴师便是这叶湘伦?这下有意思了!”芈谋等人消失之后,台下的中年把目光转移到方台上的叶湘伦身上,嘴角露出一道意味深长的笑容。
  “爹爹,这位青年可是清儿的朋友呢,你说厉害不厉害?”正在叶湘伦恍神之际,穆清欢笑着跳下方台,向那名中年行去。
  果然不出叶湘伦所料,这位中年便是穆清的父亲,也就是班门的门主,叶湘伦内心一片混乱,此次二星音符之行果然没有预期的那么顺利。
  胡思乱想之际,叶湘伦突然感觉衣袖被人拉扯,转头看时,发现原来是书童躲在背后冲自己挤眉弄眼,他一时没弄清何故,一脸茫然的看着书童,看到叶湘伦把自己交代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书童焦急的小声喊道:“书!书!~”
  叶湘伦这才恍然,原来是求自己帮忙要前面之事,于是从怀中取出那本《工巧起源》顺便帮书童达成心愿。
  讲教大会结束,人群逐渐散去,人流之中口口相传一个传奇人物,那就是叶湘伦。
  身为大会主角的叶湘伦,只身走下方台,面对叶辰和陶谦的祝贺,叶湘伦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究竟是谁把消息泄露出去的?”叶湘伦心中不断的在思索着这个问题。
  除了叶辰和陶谦之外,他没有把那件事告诉过第三个人,究竟是谁从何处得知的这个消息,他故意散布出来又是何意?
  “青年,请留步!”叶湘伦正在苦苦思索之时,身后方台上那名方巾老者叫住了行走的叶湘伦。
  “怎么?先生有何指教!”叶湘伦停步回头道。
  “小兄弟可否把小械借老朽一用?”老者似乎生怕叶湘伦拒绝,连忙接着道,“你放心,老朽两日之后,必定登门送还!”。
  “先生既然对这小械如此感兴致,叶某不妨就把小械送与先生!”看到老者专注的模样,叶湘伦爽快的取出“魔方”,随手抛给那老者道。
  “呃……老朽只是借之一用,两日之后必定奉还!”老者似乎没料到叶湘伦如此爽快,伸手抓住“魔方”之后,便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