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君王第七章 墨家,七君王第7章 墨家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七君王 > 第七章 墨家

  代表着生命的朝阳已经西落,黑夜重新支配大地,一切开始陷入黑暗。寂静的山区突然传出一声呼啸,两个身影从一个矮小的山洞中钻了出来。
  “呼,终于可以出来伸展伸展身体了。”从山洞中钻出来的身影正是刘阳和发过一次狂的黑影王晓,“黑夜降临了,除了我们,这座岛上还有很多血族,虽然彼此不待见,但是在这座岛上,只有彼此依靠才能存活下来。现在,我来带你去见见他们。跟紧我,不然走丢了,我可不负责。”说着,王晓跳上一座小山,像只猿猴般在山林间奔走。
  “等等我。”看到王晓飞快的消失在视野里,刘阳急忙跳下,借助一根树枝的落到地面,开始了奔跑。虽然刘阳的奔跑速度很快,但是在丛林里,到处都是灌木丛,很影响奔跑的速度。而王晓在树枝的跳跃,却不受影响。看到距离越拉越大,刘阳只能放弃在地面的奔跑,开始尝试在树枝间的跳跃前进。
  身体虽然已经是异民的身体,但是神经反射却跟不上。刘阳此时就像是一个蹒跚学步的婴儿,各种碰壁。还好,王晓虽然嘴上说不会等刘阳,但是每隔几十米,还是会停歇1分钟,留给刘阳一定时间跟随。进过十几次的尝试,刘阳终于可以在树枝间跳跃前进了。
  王晓和刘阳,2个身影就这么如猿猴般跳跃着,走向了树林的深处。
  而另一边,在一处郊外,遍地的杂草和白色雾气。但是在白色雾气里,隐约透漏着一个巨大的黑影,像是一处宅院,看不清晰。一旦盯住仔细看的话,黑影又消失不见,仿佛不曾出现过。
  这座隐藏在雾气里的宅院,便是亚洲血族的大本营——不朽之地,当然,更多的血族喜欢称它为老宅。
  在老宅的最深处,之前被墨家大小姐称作朱老四的男子,此刻正半跪在地上,低头想办公桌后面的一位黑影汇报着与墨家大小姐相遇的事情。
  之前在墨莲面前嚣张跋扈的朱司冥,面对此时坐在由整块金丝猴皮制成的座椅上的男子,恨不得将自己的头埋进地板上那张上等地毯下面。即便座椅上的男子,没有刻意严肃,但上位血族带来的威压,还是让朱司冥喘不过气来。
  听完朱司冥的汇报,座椅上的男子默默不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而跪在地上的朱司冥则一声不吭,连已经跪倒发麻的腿都不敢乱颤。
  不知过了多久,座椅上的男子终于开口了。虽然男子有着让人畏惧的血之威严,但是声音却很清澈:“朱司冥,你安排几个死使盯住墨莲,然后追查一下之前失踪的几名血族的身份背景。”
  “遵命,大人。”对于座椅上男子的吩咐,朱司冥点头答应,一点都不敢含糊。
  “退下吧!”听到了朱司冥的回答,男子摆了摆手,示意朱司冥退下。朱司冥这才从地上站起来,低着头推出房间。
  来到房间外的朱司冥,浑身都湿透了。不敢多做停留,急忙向自己的玄武队走去,大人安排的任务,朱司冥可不敢有半点马虎。
  朱司冥离开房间后,房间座椅上的男子拨通了花梨木办公桌上的电话:“马上安排一下,我要邀见墨家家主。”
  电话那头的一名血族秘书长,赶紧安排人员联系墨家家主,传达大人的邀请。
  安排好一切的男子,闭上了双眼,嘴里喃喃自语:“真是个多事之秋啊,希望这平静的水面不会被打破。”
  那边,朱司冥回到自己的玄武队,立即着手安排人员继续盯梢墨莲。然后自己则带了几名亲信去血族大厅的人员档案室,追查失踪血族的身份。
  而墨家在接到了邀请通知后,竟然以家主身体抱恙为由,拒绝了见面。这可把传达通知的血族使者吓了一跳,毕竟发出邀请的可是亚洲血族最高评议会的副议长陈奕星啊,面对这种大人物的邀请,墨家竟然就以这种都不算理由的理由就拒绝了。不过,作为一名小小的使者,这名血族也不敢在墨家太过放肆,只能低头回道:“那在下就先行告退,回去回复副议长了,希望尊主早日康复。”
  传令的使者离开不久,负责回复使者的墨家血族来到了后堂。此时,墨家的家主正躺在京作红木逍遥椅上,由一名侍女伺候着,尝着从广东增城进贡来的妃子笑。看到有人来,问道:“那名使者回去了?”
  墨家家主看外表只是一个而立之年的男子,但声音却很嘶哑,像是即将迈进棺材的腐朽之人。
  对于家主的询问,来到后堂的男性血族回道:“回禀父亲,使者已经离开了。”
  “他有没有说什么啊?”墨家家主继续吃着妃子笑,用着嘶哑的嗓音继续问道。
  称墨家家主为父亲的男性血族摇了摇头:“使者没说什么,只是说要回去回复陈奕星副议长。”
  “哼,陈奕星才做了多久的副议长,竟然就开始这么趾高气昂。莫说他只是一个副议长,就算是萧晨曦这个正议长,也不敢只是差遣一个使者就来宣见吾等。”
  对于之前被陈奕星宣见,墨家家主显得很是生气。见到自己父亲还在生气,站在下面的男性血族,急忙走到墨家家主身边,乖巧的给自己的父亲捶腿。
  “父亲莫要在生气了,陈奕星副议长毕竟只是个血族,他可不知道屹立在亚洲大陆千百年的绯族,究竟有多可怕。”
  听到自己儿子的奉承,墨家家主消了心中的一口恶气,继续在侍女和儿子的伺候下,享受着。
  回到老宅的使者,向陈奕星汇报了墨家的回复,本以为陈奕星副议长会大发雷霆,但是陈奕星只是摆了摆手,让使者下去,并让使者明天带点礼品去慰问墨家家主。
  不知道陈奕星和墨家家主心里打了什么算盘的使者,只能领命出去。而陈奕星则捏紧了自己手中的血色玉球:“家族势力始终是亚洲的毒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