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君王第二十章 你是谁,七君王第20章 你是谁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七君王 > 第二十章 你是谁

  见到刘阳咬破舌尖,破除了自己的催眠,湖心亭中的男子嘴角一条一条。作为已经站立在异民巅峰的存在,自己的招式竟然就这么被破了,还是被人用这么蠢的方法。不过,看到刘阳,此时伸出舌头,不住地吐出嘴里的血迹,男子又有点想笑。
  “你是谁?”最终,男子先开口了。
  之前刘阳睡着了,没有发现,男子的声音很轻柔,也很清脆,让不由自主的产生好感。不是那种男女之间的好感,而是那种忍不住想和他交心,和他分享秘密的好感。
  “窝教留羊(我叫刘阳),泥优势税啊(你又是谁啊)?”舌头被咬破了,刘阳只能伸出舌尖说话,样子让人不禁莞尔。
  听到刘阳滑稽地说话方式,湖心亭里的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哈!你这人真奇怪,你是第一个敢和我这么说话的。我是齐冀,东方绯族的君王之一。”
  “哦!”刘阳看到自称齐冀的男子在笑话自己,有点不爽,但知道自己的小命现在就他一个人来决定。刘阳也不敢惹恼了他。
  “你是谁?”齐冀又问了一次。不过,这次,齐冀的语气带着一丝坚定和严肃。
  “窝教留羊(我叫刘阳),窝布施烁了吗?(我不是说了吗)”对于齐冀又问了一次同样的问题,刘阳有点感到奇怪,难道是他没听懂我说的?
  “我听懂了你说的,”似乎是猜到了刘阳的想法,齐冀解释道,“我是问你是谁,不是你的名字?”
  这一次,齐冀的语气更加坚定,同时,齐冀的身上也散发出庞大的威压。不过,经历了之前的战斗,刘阳现在对于这样的威压,已经能够抵抗了。
  只见刘阳硬扛着齐冀的威压,对齐冀说道:“我是绯族啊。”
  舌尖的伤口已经复原了,刘阳真是佩服绯族的伤口愈合能力,现在想想,变成绯族也不全是坏事嘛。
  “绯族?东方绯族都在吾等的管理之下,你的血脉之纯净,连吾都自愧不如,你到底是谁?”对于刘阳的反抗,齐冀不怒自威,身上的威压逐步增加。
  “我不知道,我之前昏迷了,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了,而且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身上的威压已经由一头牛变成一辆主战坦克了,刘阳已经跪在了地上,地面的一米见方的大理石地砖都有了裂痕。
  刘阳说的话,半真半假。刘阳知道,想要欺骗眼前这个人很难,但他也不是一个可以说出全部事实的人,毕竟从他之前想要催眠自己来看,他多半也只是想知道自己血脉的问题。
  对于刘阳的回答,齐冀半信半疑。毕竟,刘阳的血脉太纯净了,已经超出了绯族间流传的程度。哪怕是被誉为纯血的家族族长,都不一定有刘阳的血脉纯净。但刘阳的实力很弱,弱到几乎和血脉纯净完全不成比。如果,他是被人刻意安排来的卧底,那么他这种实力,可能还没到这个大营,就已经死在了战场上。
  “不过,他的血脉还是存在疑点。先让他去前线吧,如果真有阴谋,我倒要看看,谁能在我的眼皮底下隐藏。”低头思考了许久,最终齐冀决定,将刘阳派遣去前线。但齐冀又担心刘阳被人轻易抹杀了,毕竟,这样的纯血,渴望的人可不少。对于绯族而言,血液即力量的源泉,血液的纯度是衡量力量的简单标准。于是,齐冀心里下了一个决定。
  齐冀对刘阳说道:“我不管你来自哪里,但你的确是吾族血脉,吾等绯族不应内斗,从今天起,你叫齐峰。你的过去,我不过问,但从今天起,你是我的义弟,如果让我发现你背叛吾族,我会亲手了结你。”
  说完,齐冀的五指间血光缠绕,一柄半透明的金色长剑立在他的手心,随着手腕轻转,金色的长剑将齐冀所在的湖心亭给切成了两半,切口平滑如镜。
  看到这里,刘阳眼中不是惊讶,而是一脸兴奋啊。刘阳急忙抱住齐冀的大腿:“哥,我亲哥啊,你教我这个吧。我到现在,什么都不会啊?”
  原本还一脸严肃地看着刘阳的齐冀,看到刘阳直接抱着自己的大腿,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脑袋直接宕机了。
  齐冀内心狂吼:“卧槽,我到底做了什么错误决定啊!现在后悔还来不来得及啊!”
  就这样,在那次见面后。刘阳很自作主张的抱了齐冀的大腿,而齐冀在发现刘阳这个只有血脉,其他都为零的白痴后,也很是无奈的给刘阳做起了家庭教师。对了,现在刘阳已经不叫刘阳了,他叫齐峰。
  “血术是属于血族特有的术法,虽然西方血族和东方绯族已经合并,很多血术已经互相通用,但有一些属于我们绯族的秘术,西方的血族是学不会的。。。”第一天,齐冀先给齐峰讲了血术的分级和种类,以及一些低级血术的使用。
  “血族虽然和人类不是一类生物,但人类所能掌控的东西,我们绯族也可以掌握,比如法术,结界术。但是因为血族很容易进入嗜血状态,影响法术的使用,所以,我们更多的是依靠血术和体术来决定胜负。。。”第二天,齐冀安排了齐峰进行血术和体术的锻炼。
  。。。。。。
  “除开血族,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其他异民,包括狼人,翼人,梦魇等,每种异民都有属于自己的特点和优弱点。所以,在交战的时候,首先要明确对方的种族,然后是快速分析出他的优点和弱点,然后避开优点,针对他的弱点进行打击。。。”第三天,齐冀开始给齐峰补习各种异民知识。
  。。。。。。
  “目前,战场的形势,我们占有很大优势。但狼人依托自己都城阿什特里特,完全有资本打一场持久战,虽然以路西安的性格,不会选择这么窝囊的打法,不过,再小的可能都要考虑到。。。”给齐峰补习军事和政治知识的齐冀,转头发现齐峰已经趴在了桌子上睡着了,齐冀真是一肚子火啊。
  也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几天讲解血术和体术的时候,齐峰完全就是一个疯子,一个天赋异禀的疯子,不管是什么的知识,他都能很快的学会。虽然在实践方面略差,但这丝毫不影响齐冀对他赞赏。
  不过,一上到军事和政治方面的课,齐峰就开始各种瞌睡,还是那种不管训多少次都不管用的,这让齐冀头疼不已。
  齐冀心想:“也许,他不愿意接受这方面的教育,也是好事吧,毕竟,现在血族内部也有不少不和谐的声音啊。”
  最终,齐冀放弃了对齐峰灌输军事和政治方面的知识,直接将齐峰扔给了前锋部队的统帅——无家家主无道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