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囊38.美人误认,剑囊38.美人误认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剑囊 > 38.美人误认

38.美人误认


  苏杰与老邢也不甘示弱,跟在倒爷后头猫着腰钻入茅草屋。
  然后,苏杰终于明白了什么是偷鸡摸狗,什么叫鸡犬不留。
  从第一件小茅屋开始,任何具备一丝灵气的东西,皆被二人收入袋中,屋内的灯油,灵捻,门上的叩首,灵植打造的推车,各种福地特有灵食素材,方便耕作刻有简单法阵的锄头,钉耙,粪叉,装饰有灵珠的晾晒衣物……
  两人腰间,缠着数十个乾坤袋,这实在便宜,也不少装,眨眼间装满一只,又掏出另一只。作为修士,两人眼光毒辣,出手如电,对价值的判断更是出神入化,一路行来,便如蝗虫过境,秋风落叶……
  这就是低阶散修,他们的行为看在苏杰眼中,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心酸,伤感。原来修真界的低阶散修都混那么惨!大部分底层修士,日子之窘迫,超出了苏杰的想象。
  “瞎张望什么,还不速速出手,真等出去了白忙一场,老子可不会匀你分毫。”老邢低声提醒道。
  苏杰马上反应过来,从怀里掏出了七八只乾坤袋,都是他在毒冥谷的尸体上拔下来的,开始七手八脚地拿起东西来。
  见此情形,倒爷嘿嘿一笑,“这小子倒也不是个傻子,原来早有准备。”
  搜刮完一个茅庐,整个小屋连个吃饭喝水的瓢儿也没留下,连茅庐的木板都被拆下来好几块,倒爷干脆利落地决定:“换地方,一人一处茅屋,都利索些。”三人贼兮兮分头行动。
  搜刮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在苏杰搜刮第六间茅屋时,田埂上突然传来了轻微的动静。
  苏杰如一只受惊的狸猫,嗖地窜出茅屋,伏下身体,藏入杂草之中悄悄往声音的方向打量。
  漆黑的夜色下,雾气袅袅,灵麦发出的点点光芒,密密麻麻地排成数列,随风摆动。它们汇集在一起,层层涌动,每道细小的光芒,就像一滴水,而无数滴水构成大海,涌动成潮汐,如浪花潮水一般摇曳。
  在这灵麦的浪花之中,却有一道曼妙婀娜的身影,随着麦浪轻移莲步,若仙若灵,像浪花中嬉戏的精灵,迎着麦穗中的浪花舞蹈。
  随着她的动作,窈窕动人的肢体变化出惊心魂魄的曲线,田埂中的点点光芒像是饥饿的野兽,贪婪地扑上去,环绕在她身边,缓缓消失在女子身体中,映出更为眩目的光彩。
  苏杰呆住,在他的这个位置,恰好可以看到那女子绝美的背臀曲线,尤其是单薄的衣衫尽都贴在身上,细微的光芒透出里边的肉色。
  女子体态丰韵,曲线收束起伏近乎夸张,这种场面,又岂是苏杰这种许久不见春色的家伙能抵得住的?然而,越是有经验,才越能体会,他一个阅片无数的老司机,自然明白眼前女子妙曼身姿中的惊心动魄之处。
  这是在麦田里跳舞?看她汲取那些芒,反而更像是在练功。苏杰回过神来,情不自禁地咽了一口唾液。
  “谁!”
  那女子突然停下舞姿,扭头朝苏杰的位置看过来。
  偷窥被发现了!苏杰一惊,连忙从草地里爬起来,莫名升起一种亵渎的罪恶感,刚扭头跑出几步,那女修已经架起法器飞了过来,堪堪停在苏杰的面前,将他挡了回来。
  飞行法器!
  苏杰觉得很棘手,反而冷静下来,掸了掸身上沾染的土灰与杂草,打量眼前女修,竟然是比斗当日见过的红缨堂天才李青吟。
  “是你!”李青吟神色一愣,竟认出了苏杰是谁,一时呆在原地。
  我长得那么平平无奇!你居然认得我!
  苏杰尴尬一笑,自知理亏,硬着头皮刚要作稽,李青吟嫣然一笑,突然开口:“那日我苏醒之后一直想找你,谁知被人抓了起来,只能被迫卖艺为生,后来见到你,我心中甚是欢喜,如今久别重逢,你不想跟我说什么吗。”
  久别重逢?这话从何说起?苏杰有些蒙了:“那个……其实……”
  李青吟似乎和他很熟稔,自顾自地开口:“我私自汲取灵植之事本是隐秘,你可不许说出去。那夜你说要赋诗一首,今夜可有什么诗词送我?”
  那夜?苏杰愣住,这是把他错人成哪个情郎了!
  他可没有吟诗作对的心思,只想立即遁走:“这个…我在这里不可久留,如今天色已晚,我就先撤了。”
  “你溜进福地不是为了看我,给我吟诗的吗?”李青吟眉目含笑,反问苏杰。
  “这个…”苏杰此时只想开溜,只好再次化身为诗仙,张口敷衍道:“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话音刚落,苏杰拔腿就走,窜入杂草之中。李青吟也不追赶,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下,一双眸子如一泓清澈的谭水,安静而又深沉……
  ……
  “走人,这里不能再留了。”
  看到苏杰狼狈跑过来的身影,倒爷和老邢立即知道情况不妙,一溜烟地往外跑,速度比苏杰有过之而无不及。
  出法阵和进来时不同,简单粗暴的多,为求速度其他也顾不得了;到了毒冥谷再狂奔出几十里,直到黑雾稠密的地方,再难分得清方向之后,三人才开始分赃。
  虽然在酒肆中老邢嘴里一直喊着各拿各的,但分起赃来却是公平的很,这也是偷儿的一个特色;从行归从行,断尾归断尾,真出来了,便是大家都有份。只是苏杰实在是不知道,那些锅碗瓢盆乱糟糟的东西有啥用,所以坚决坚辞了不少杂物。
  倒爷和老邢,对苏杰这次的表现总体来说还是很满意的;很长时间,没有遇到这么懂事的尾巴了,机警非常,说走就走,绝不留恋,虽然他经验尚欠,但关键的是分赃的时候还不贪财啊,比以前那些分赃时贪婪,干活时愚蠢的尾巴已经好的太多。
  所以,两个老贼儿觉的有义务多提携一下。
  “老弟,你就是天生吃这口饭的料!从这毒冥谷再往东就是吴国,沿途还有几个小门派小势力,有些小热闹,不知老弟可有兴趣?”
  “真是抱歉,我打算在毒冥谷逗留一些日子。”这毒冥谷出产虾须蛇,可是他的福地,怎么能丢了西瓜捡了芝麻,他提升修为的捷径就在这儿了,可不能就这样走了。
  “那真是可惜。”倒爷遗憾地叹了口气,带着老邢离开毒冥谷,分道扬镳。
  ……
  返回镇上之后,苏杰一头钻进了坊市,挨家挨户地贩卖所得杂物,将七八个储物袋清理地干干净净,净得灵石六百三十二枚。
  而倒爷与老邢比他拿的多,肯定不止这个数,苏杰终于明白,为何修真界也会存在小贼这种行当,这些细碎的杂物虽然不起眼,却是发家致富的源泉啊。
  苏杰回到洞府之中,打算避避风头,防止红缨堂的人知道不妙,找他算账。
  从乾坤袋中取出一枚细小如蚕豆的种子,放在手上细细观察。这是苏杰在搜刮茅庐时偶然发现的一枚种子,灵气尤其微弱。
  他记得,这枚种子被记载在《茶疏趣事》之中,是一种名为“触角雀舌”的茶叶种,十分稀罕,不知为何会混入一堆谷粒之中。其他的谷粒种子都已经被他出手卖掉了,这枚稀有的“触角雀舌”种子却被他留了下来。
  从乾坤袋中取出一只小小的花盆,又放入了不少灵土,苏杰将一块灵石埋入土中,然后开始小心翼翼地剥去种子外囊,再将这枚种子放置灵石上方,稍微铺上一层稀薄土壤。
  《茶疏趣事》记载,“触角雀舌”茶树的种子缺少灵力,每隔一月要埋一块灵石供它发芽。十月之后才能发芽,幼苗较弱无比,一旦种植在田野之中,会被杂草夺取营养,难以成活,需以紫湘水悉心灌注,才能茁壮成长。
  如此麻烦的种植方式,使“触角雀舌”几乎灭绝。但以“白毫雀舌”泡成的灵茶亦是效果非凡,能直接提升饮者的灵气感知能力,如蜗牛触角感知外界环境一样灵敏。
  ……
  一连数日,苏杰藏在洞府中修炼,福地之中并未传来被盗窃的消息,大概是所失之物太不起眼,小偷小摸地说出去丢人。
  他倒是收到了张清安的命令。乾金堂调兵遣将,将携带着这边的一票人马前往另一处地盘。苏杰很不幸地就在其中,这让苏杰继续收集虾须蛇的打算落了空。
  幸运的是,陆尖并未换地方,继续混迹毒冥谷。苏杰干脆一股脑儿塞给他整整五百枚灵石,交给他当做定金,让他帮自己收购大量的虾须蛇。陆尖自然满口答应,如今苏杰可是乾金堂的红人,张清安看重的精英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