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宠妻:冷妃医天下第665章 皇上回宫,邪王宠妻:冷妃医天下第665章 皇上回宫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665章 皇上回宫

容妃长长舒了口气,把心里的担忧全部吐了出来。
  
  “我那时候听说养母不会真心带孩子,更何况我们两个人曾经还有那么多的过节,不相信你会珍惜照顾篱落,所以我才想要把篱落留在自己身边。”
  
  容妃眸子里闪动着泪光,环住孩子的双手微微用力,把他抱在身边。
  
  “只是我没有想到你根本就没有伤害孩子,更是把孩子如同亲生儿子一般照顾,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容妃擦拭着脸上的泪水,紧紧把孩子抱在怀里,看着孩子天真无邪的笑脸,不停在呼喊着篱落的名字。
  
  篱落如今还小,根本就听不懂有人叫他的名字,只能胡乱的回应着,抱着容妃的手臂哈哈大笑。
  
  “他还是很喜欢你,虽然已经足足一个月没见你了,但他对你的情分丝毫不减。”魏馨儿在一旁吃味,拿起宫中秘制的小饼干送到篱落嘴里。
  
  容妃也平静的接过饼干,看到孩子兴奋的从她手里抢过去东西,这才完全放心。
  
  魏馨儿也知道容妃心里的担忧,如今孩子还小,不知是否能进食大人的食物。
  
  “你没有养过孩子,不知道孩子如今正处在一个磨牙时期,想要不停的咬被褥,就是为了能够缓解牙齿带来的不适。”
  
  说话间,昭合欢轻轻拨动着篱落的嘴,容妃这才看到篱落的嘴里已经出了两个白嫩的小牙。
  
  “真的!”她很兴奋,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孩子成长的过程,如今看着自己的儿子渐渐长出了牙,心里又高兴又有些悲痛。
  
  “只是可惜这段时间我一直都没有陪在他身边,错过了很多精彩的瞬间,等将来有机会,你一定要全部告诉我。”
  
  容妃灼灼的视线和魏馨儿对视,魏馨儿也点头。
  
  “那是当然,只不过这段时间孩子经常夜里哭闹,想来是想你了,可我每天晚上都在他耳边说,等他将来长大了就能够见到生母。”
  
  温柔的一句话不由得让人湿了眼眶。
  
  容妃本来还以为魏馨儿想要养孩子,是因为想要在宫里有个依靠,谁能想她本来就是想替自己养孩子。
  
  “其实你也知道养大一个孩子并不容易,我只是希望你能够理解我,而不是一直都在心里怨恨我抢走了你的孩子。”魏馨儿也把心里的想法和容妃说出来,长长叹了一口气,眼底一阵酸涩。
  
  “这段时间我已经想了很多,我其实一开始也是想要让孩子打发无聊的时间,可越是和孩子相处,我发现篱落是那么天真无邪,聪明伶俐,让人不知不觉间完全爱上了他。”
  
  两个人交流着照顾孩子的经验,似乎已经彻底将之前的恩怨遗忘,昭合欢不由得叹了口气,没想到如今这么快就能够说开两个人之间心里的隔膜。
  
  “我知道你照顾孩子不容易,等到将来有机会,我会经常来看看孩子,多分担一些。”紧紧抱住软糯糯的篱落,容妃眼里浮现出泪水,上前拉住魏馨儿的手腕,“妹妹,真的很谢谢你。”
  
  “不用客气,我们本来不就是一家人吗。”
  
  如今的魏馨儿已经认命,心里自然是怨恨,虽然是容妃把她带到皇宫里来,可说到底,这一切还不是自己的父亲所做的。
  
  自嘲的勾了勾唇角,魏馨儿忽然间想到前几天发生的事情,探究的视线看着昭合欢冷峻的脸,紧咬着嘴唇。
  
  “皇后娘娘,寒婷的事情该如何处理?”
  
  寒婷这两个字就像是一记重锤打在昭合欢心上,就连一直被关在冷宫里的容妃也听到了一些流言蜚语,不禁上前关心昭合欢。
  
  “娘娘,你想怎么对付她?”
  
  昭合欢摆摆手,心里说不出来的感受,她从来没有想过主动出击,可如果是自己不主动出去的话,寒婷怕是会更加变本加厉。
  
  “如今宫里已经很乱了,我本来也没有想过对寒婷如何,但她这段时间做得太过分,三番五次的打皇上的主意,更是不停试探我和皇上的底线,我实在是忍不住。”昭合欢握紧拳头,生怕凌厉的语气吓到孩子,这才缓缓放慢语速。
  
  “可我现在并没有完全抓住她的把柄,也不知道该如何定罪,想来寒婷进宫没有那么简单,我总觉得她想要的并不只是我的位置。”
  
  可能坐上皇后之位,只是她计划的第一步,如今不知道寒婷身后究竟是整个北燕,还是她一人所为?
  
  “这个女人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不停勾引其他男人想要为她所用。”容妃在冷宫里听了些闲言碎语,立马就能猜得出来寒婷的想法,不由得微微一笑。
  
  “那些男人又怎么可能真正的和她在一起,他们惧怕皇上,更惧怕如今寒婷的身份。听从寒婷的安排也不过是一时的办法,等到将来有机会,他们肯定会反扑寒婷。”
  
  容妃的声音似乎是在提醒着昭合欢,昭合欢不由得咬紧下唇,微眯起双眸,认真的看着容妃,“你是不是听了些什么?”
  
  容妃错愕的张大嘴,她没有想到昭合欢会这么问她,想来如今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地方,便把所有的话说出口。
  
  “我听说曾经的寒婷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停勾引其他人,但她向来保留自己的底线,所以如今应该没有做过太过的事情。”
  
  想到寒婷曾经给她的那包药,药力极强,就连一向压抑内心情绪的燕北行也差点受到了波及。
  
  昭合欢知道寒婷和容妃两个人之间有过短暂的接触,容妃看人很准,应该也知道寒婷究竟是怎样的人。
  
  她手指摩挲着裙子,心里的想法渐渐浮现,“我现在想知道的并不是她会如何勾引其他人,而是想要知道寒婷为何进宫。”
  
  昭合欢眉头渗出汗珠,她这段时间一直都在考虑,想要知道寒婷进宫的目的,好做好及时防范。
  
  “估计寒婷不见兔子不撒鹰,是不是应该先让她接近皇上,她才会表现自己的想法,到时候我们才能从她行为上判断。”
  
  容妃脸上一片漆黑,她自然是知道,自己说这些话不合时宜,毕竟她曾经和寒婷有过短暂的接触。
  
  昭合欢倒是把她的话听进心里,微微点头:“你说的很有道理,有些人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两个人已经把话说开,达成了协议,日前孩子养在魏馨儿的宫里,容妃可以经常来宫里探望。
  
  一连几天的时间,燕北行也终于回到皇宫,下船后第一时间赶往昭和宫。
  
  “几天不见,你瘦了。”燕北行心疼不已,手指轻轻抚摸着昭合欢白嫩的脸颊,知道她这段时间一直都在为宫中的事情担忧。
  
  昭合欢看着自己朝思暮想的皇上就在面前,激动的眼泪氤氲在眼眶里,眸子里一片模糊,“你终于回来了,这几天在江南如何?”
  
  “已经处理好赈灾的事情,如今江南的子民家家户户有了粮食。”燕北行长臂一挥,把昭合欢抱在怀里,手指在她的胸口轻轻拂过。
  
  听着他有力的心跳,昭合欢悬着的一颗先放回肚子里。
  
  “一切就好像是做梦一样。”昭合欢擦拭着眼角的泪水,依偎在燕北行健硕的胸膛。
  
  燕北行紧紧的抱着昭合欢,感觉到她身上微微颤抖,心里越发自责,如果不是自己的话,昭合欢也不会遭遇那么大的风险。
  
  “我现在回来了,再有什么事情我一定会替你做主,我是南陵的皇上,更是你的相公。”
  
  温柔的一句话抚平了昭合欢心里的焦躁,她不由得紧咬着双唇,手指轻轻的敲在燕北行的肩膀上,“你在南方怎么样?”
  
  “一切都好,就是每天都在想你,如今已经完成了赈灾,你不必再为这件事担忧。”燕北行抚摸着昭合欢散落在耳边的头发。
  
  “我听闻近来宫里也不容易,寒婷是不是一直都在找你的事儿。”柔柔的一句话从燕北行嘴里说出来,低沉嘶哑的声音带着浓浓魅力。
  
  昭合欢不由得咬紧下唇,有些话堵在胸口,不知道该如何说出来,再见到燕北行,心里的委屈和悲愤交织成一团,可更多的是喜悦。
  
  “既然你回来了,那我就跟你说明白吧,其实我一直怀疑寒婷进宫没有那么简单,否则的话,也不会想方设法的想要搬倒我。”
  
  昭合欢眉宇间一闪而过的肃杀,她有自己要保护的人,即使内心善良也带着锋芒。
  
  “那你觉得如何?”燕北行紧扣住昭合欢的肩膀,把她拉到自己身边。
  
  两个人依偎在床榻上,眸子里都带着笑意,只有在昭合欢身边,燕北行身上的霸气才会收敛,变得无比柔和。
  
  “我总觉得寒婷的目的应该是你,她想搬倒我,不过想是名正言顺在你身边,赢得你的信任,到时候才会暴露自己的狐狸尾巴。其实她心里应该清楚,我们两个人的感情深厚,不是一般人能够轻而易举拆分。”昭合欢嘴角带着自信的笑意,手指不停在燕北行身上来回戳。
  
  “对不对?”
  
  温柔的一句话让燕北行微微点头,感觉到女人温柔的指尖在自己身上不停游走,眸子一黑,一把抓住昭合欢的手腕。
  
  “不要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