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拯救你老婆第二十八章 玉人难约更难等,我要拯救你老婆第28章 玉人难约更难等_小说同人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要拯救你老婆 > 第二十八章 玉人难约更难等

第二十八章 玉人难约更难等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大红花轿抬进了杏儿胡同,一同送来的还有许多箱笼。
  虽然只是个外室,张宗宪也按规矩送来了各色礼品,聘金更是抬来六千两雪花白银,是当初给歆雅赎身的好几倍。
  聘礼抬进来,陪嫁抬出去,是些什么东西林绍轩自己也不知道,都是喜铺里直接给他备好的,歆雅的首饰钗环衣裙巾帕也装了两大箱。
  张宗宪没有来迎,他现在正是非常时期,不想给别人揪住小辫子。林绍轩骑着高头大马充当送亲的大舅子,离了杏儿胡同就叫吹鼓手散去了。
  一乘小轿,去时喧闹,来时悄悄,从角门抬进小王家的大宅,又送去了张宗宪的小院。
  小院里倒是张灯结彩,张宗宪穿着大红的新郎袍,喜气洋洋来踢轿门。喜娘搀下袁歆雅,依足了规矩跨马鞍,迈火盆,交拜天地送入洞房。
  客人不多,就是那天同在画舫的几个,再加上小王的几个兄弟,林绍轩这个小王爷的便宜大舅哥也被抓住好一顿敬酒。
  还好那时都是些低度酒,没那么容易醉,就这样新郎官和大舅哥也被灌得个不轻。
  “好了,张兄不能再喝了,速速入洞房去,莫叫我家妹子久候!”林绍轩把张宗宪救了出来,叫几个丫环扶着他送去了洞房,自己还追着叫呢,“张兄,三日后可记得要回门啊!”搞得好像他真是个娘家人。
  这小子好运气,这一趟就数他最赚!新郎走了,各怀鬼胎的众人又把林绍轩好一通灌,酒席散时,早把他喝得个烂醉如泥。
  清晨,林绍轩睁眼,不是在自己家里,也不在他的林宅。这是哪儿?
  爬起身,摸到个光着的美人。
  林绍轩扶额……
  我这是交的什么运?怎么走到哪儿身边都是不穿衣服的女人?
  “林公子你醒了?”见他醒来,美人一点不见矜持地伸手就去袭击他的要害。
  “哎,轻点,你是谁?”林绍轩现在有了心理障碍了,赶紧护住自己的二弟。
  “林公子,奴婢是这院子里的婢女,昨夜公子喝醉了,张公子特意安排奴婢前来伺候。”
  小王爷派来的?他昨晚洞房花烛夜,怎么有空想起照顾我?阴谋论者林绍轩仔细一想就明白了。
  好险啊!这不是来伺候,是来给自己检查身体的吧?还好自己没说假话,否则别说抱大腿了,脑袋都不一定保得住啊!好险!
  林绍轩装死狗,应付了丫环几句就打发她出去,自己慢慢起身洗漱。看来别人也不都是傻子,还好自己是真的没碰歆雅,以后也不会碰她,这下小王爷应该放心把歆雅留在他身边了。
  果然,用完早膳,张宗宪派人请他过去。不知歆雅昨晚使了什么手段,把这未来的淳王世子彻底笼络住,这次见面张宗宪对林绍轩更加热情。
  “贤弟,哥哥承情了!今日不及招待,贤弟自去,哥哥改日陪歆雅回门咱们再叙。”说完又凑上来,“哥哥我必有一报,嘿嘿……”
  说完又是一阵猥琐的笑。
  别报不报的了,银子才是我的亲兄弟,你给小弟当好保护/伞就行。
  当然,话不能这么说,林绍轩客套虚应了几句就赶紧溜了,他还约了人家玉郎三日后交流乐理呢。
  歆雅与张宗宪这里如胶似漆行鱼水之欢不提,只说林绍轩,一心记挂他的神仙玉郎,离了王家就赶紧跑去小御街,找个乐器行买笛子。
  他现在也算是财大气粗了,直接就去了最好的乐器商行,挑挑拣拣,花高价买了支碧玉笛,又跟店铺里的乐师现学了几手,赶紧回家去练习。
  杏儿胡同先不去了,昨晚没回家,也不知有没有人再去告黑状。有了小王爷撑腰,林绍轩可不怕他老子再罚他去跪祠堂了,他现在只怕这个大哥出阴招。
  “侍书,这两天家里可有什么事?”回了自己院子,看一切都跟以前一样,好像他一夜未回根本就没任何影响,林绍轩又有些郁闷了。这是,有我没我都一样?
  “回二爷,家中无事,只有二爷您一夜未归。”侍书不想搭理这个没正经的少爷,却又拿他没办法。
  “侍书,来。”林绍轩从怀里掏出一把乱七八糟的小首饰递过去。
  “给我的?”侍书欣喜地接过去一个个翻看,却突然警惕起来,“你又打什么鬼主意?”
  本公子看上你了?!死丫头,给你点颜色就敢开染坊。
  “你过来,本公子有事要你去做。”林绍轩凑在侍书耳边嘀嘀咕咕,交代她去结交府里各色人等,给自己培养耳目,又交给她二十两银子。
  “拿着用,别小气。我现在任命你为情报总局局长,务必把府里发生的大小事情都了解清楚,本公子还有大事要做。”
  侍书接过银子,想起府里的一些传言,咬咬牙终于点点头。
  “二公子您放心,不出一个月,我一定每天给你府里的消息。”这毕竟是自己从小伺候的人,虽然荒唐了点,但自从生病休养了一段时间后,好像明理了不少,虽然说话还是一样不着调,但总不好就这样不管他。
  他要自己严密掌握府里的动静,想必是也察觉了些什么吧?
  “公子您有什么新鲜的小玩意下次再带些回来,奴婢拿着去收买那些丫环婆子。”
  “好,你多费心。自己喜欢什么尽管拿去玩,公子我这些玩意多的是。”林绍轩财大气粗,根本不在乎这些小恩小惠。搭上了小王爷,又有他的外室做合作伙伴,做什么不能日进斗金?就等着发财吧。
  卖点什么等歆雅回来了再做打算,现在先赶紧去练练笛子,好多年没吹,可别在玉郎面前出丑。
  想起玉郎,林绍轩不禁心头火热,众美女百般逗弄都没反应的二弟隐隐有抬头之势,搞得他极其烦恼。有心放下玉郎不再去想,那仙姿玉容却自带播放功能般总在脑子里回放。
  唉,看来我已经升级脑残粉了。好吧,为了爱豆疯狂打call,玉郎,我可是你的超级粉!
  林绍轩躲在宅子里苦练音律,除了每天去林夫人院子里请安竟连门都没出,让老娘很是欣慰了一回。
  与玉郎约好的三日之期已到,他这才出门去了杏儿胡同。
  二公子今儿可是刻意打扮了一回。新做的杭绸春衫,暗红底色上绣水墨修竹,衣服还特意交给入画拿去熏得香喷喷。
  墨发挽起,插一支白玉簪,手拿洒金折扇,也是个葳葳蕤蕤的风流俏郎君。不错不错,这样站在瑾瑜身边才般配。
  林绍轩对着镜子再三看了几遍,又问采青:“你家公子看起来如何?”
  “公子您就是人中龙凤!这样的好相貌,哪家姑娘都可配得上!”
  采青不知他家公子约的是个男人,打扮成这样,就差要涂脂抹粉描眉画鬓了,那肯定是要去会美人,遂没口子地称赞起来。
  “呵!”林绍轩懒得跟他解释。你个蠢奴才,哪知你家公子我追星的一片赤诚。
  茶饭不思,一会儿就叫人去门房看看,林绍轩把个实木交椅差点折腾散架了。
  “采青,叫小二小三去买一盒最好的龙井,再买些时新的点心,再去找红绸问问看,雅儿那里有没有上好的熏香,有的话拿来点上。”
  小二、小三就是他新买的小厮,懒得取名字,就这样叫挺好,老大自然是采青。
  午饭过了,玉郎还没来,林绍轩只好安排下午茶招待,把个采青支使得团团转。
  采青出去安排,没多久突然跑了回来。
  “二爷!二爷!有客人来了,一个神仙般的公子,说是跟你约好的。”
  “快,赶紧跟爷去迎接。”林绍轩等得花儿都谢了才等来的客人,可不能让人家站门外。
  “蠢材,也不知道把客人先迎进来。”林绍轩边走边抱怨,全不记得自己根本就没交代,下人谁敢擅作主张?
  迎出大门,江瑾瑜带着个半大书童站在门外,书童捧着一个琴盒,瑾瑜腰间还插着那支紫玉箫。
  “瑾瑜!快请进来!下人怠慢了!”
  “林兄,瑾瑜冒昧登门,打扰林兄清净了。”
  玉公子的声音清雅柔和,见了林绍轩先是拱手施礼,这才带着书童随林绍轩穿过垂花门走进庭院。
  两人揖让一番,分宾主坐定,丫环奉上香茗,又摆上刚买的细点就退了下去。
  “瑾瑜可曾用过午膳?”
  林绍轩纯粹是没话找话说了。上次在船上人多时还不觉得,今天屋子里就他、玉郎,还有一个小书童,他这心里还真有些紧张。等下我跟他聊什么?音律懂得真是不多,除了已经表演过的两首曲子,其他的什么也不会啊。
  正不知谈什么才好,丫环红绸送来一只熏笼,点着不知什么,香气扑鼻。林绍轩正在心里赞红绸机灵,却见玉郎已经轻蹙了眉头。
  “拿下去!”察言观色乃是林绍轩的强项,见状立刻知道玉郎不喜焚香,立刻把那句机灵变成了呵斥。
  “瑾瑜可是不喜此香?”也不知他的神仙哥哥是不喜欢香呢还是不喜欢这种香,必须问清楚了。不应该啊,上次站在他身边分明闻到一阵清幽竹香。
  “小弟不爱这烟火气,素来不肯焚香,叫林兄见笑了。”江瑾瑜歉然,“林兄,上次的《红豆曲》果然绝妙,可惜小弟没能听个真切,今日还请不吝赐教。”
  “好,瑾瑜请移步花园,咱们去那里边赏花边谈。”
  林绍轩要花园戏玉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