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拯救你老婆第三十一章 不爱女色不是罪,我要拯救你老婆第31章 不爱女色不是罪_小说同人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要拯救你老婆 > 第三十一章 不爱女色不是罪

第三十一章 不爱女色不是罪


  林绍轩醉了,醉倒在青楼红姑娘的大腿上。
  “美人别走,本公子喜欢你,今晚你们全留下,都陪着本公子。”
  林绍轩斜卧榻上,喝得醉眼迷离,衣襟已经大敞也不自知,任由几个美姬一边灌酒一边在他身上上下摸索。
  全留下?二爷啊,你敢我们还不敢呢!上次不过留了三个,您就给我们玩了那么一出,把妈妈的魂儿都快吓飞了。今天这里十来个,您还吃得消?
  姑娘们怕玩出人命却又不肯放过到手的银子,干脆把他灌醉了,明天早上一同起身,谁知道他嫖了谁,没嫖谁?
  “来,二爷,再喝一杯,奴家陪你喝个双杯。”一只玉手,擎着酒杯,送到了林二公子的嘴边。身边挨挨挤挤,尽是些个衣着暴露的美人,有劝酒的,有夹菜的,有喂水果的,还有的把手伸向了隐蔽处。
  醉了,林二公子醉了。这才是我应该过的生活,什么瑾瑜,什么玉公子?你一个人能顶得过这许多如花似玉的小美人吗?你端着个架子,连大门都不叫老子进,我……我还就真不想你了!
  “喝酒,接着喝!谁喝一杯赏银一两,喝一壶的十两,喝一坛的本公子买你回去做姨太太!”
  见钱眼开,原本打算灌醉林绍轩的姑娘们改成了狂灌自己。
  这一晚,纸醉金迷,喧嚣歌舞强掩住林绍轩心头寂寞,纵情声色,与众美姬荒唐同眠了一夜。
  “呼~~呼~~”日上三竿,林绍轩仍高卧未醒,哎哟,什么东西,这么重!
  伸手一摸,一条雪白肥腻的大腿。推开,胸口又压上了一只藕臂……
  揉揉眼,林绍轩醒来。宿醉,头疼;看到身边躺满一室的美女,头疼;满室狼藉,偏自己的二弟没一点发动过的痕迹,更头疼!
  我还就不信了!林绍轩发个狠,也不挑了,摸着一个,上去就撕衣服。
  刺啦一声,美人玉体横陈,顺手再一划拉,另一只新剥玉笋也呈现眼前。
  不行,不行,还是不行,没一点反应!
  林绍轩如饿虎扑羊,不一会儿把满室的女子都寻了个遍。那些女子醒来,见他发颠,想起他一贯出手大方,当下不顾羞耻,一个个贴上前来,又有那伶俐的早缠上来替恩主宽衣。
  一时间,绣帘难掩满室春光,锦屏挡不住娇语不断。
  …………
  半晌,林绍轩颓然坐倒在榻上。
  为什么?为什么?!入画、玲珑,这些个环肥燕瘦的小美人,为什么没一个有用?我也来这时空几个月,至今仍摸不透这具身体该如何使用。任你处子娇娃,除了梦中的瑾瑜,你竟从没有过反应?
  难道……林绍轩沉吟。难道我喜欢的仍是男人,所以才只对瑾瑜有感觉?
  挥手叫一众美人退下,林绍轩衣服都懒得穿,就这样直挺挺躺在大床上,把这几个月遇的事好好想了一遍。
  恐怕是真的了。每次跟女人亲热时,动手可以,我就连动嘴都有些排斥,要动真格的就更不行了。难道我好不容易得来个男身,最后还是跟从前一样,要被男人压?不行,我不接受!我林绍轩是纯爷们,真汉子。
  纯爷们林绍轩扔下百两纹银,灰溜溜地离开了百花楼。
  从此,江湖上多了林二公子夜“御”十女一枪未发的传说。
  “二表哥可在?我进来了!”耳熟的公鸭嗓响起,门外蹩进一个人。
  谁?林绍轩的便宜表弟林绍睿。
  这林绍睿本不姓林,也不叫绍睿。他是雪姨娘家的一个远亲,家里遭了荒,爹娘带着他逃难来此投靠妹子,谁知一路劳苦,进杭城不久就双双病故了,撇下他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孩子。
  雪姨娘原本只是当他们是个穷亲戚,接济个几两银子也就打发了。此时见他无依无靠的一个小子,想起自己当年被大夫人做手脚打落的那个男胎,要是平安长大,也该这般年岁了。
  雪姨娘心下不忍,又因自己生育无望,干脆禀过老爷,收留他住在府上,并叫他舍弃本名改姓林,从此做个自己老来的依靠。
  雪姨娘一个小妾,自己尚未读过书,又哪里会教孩子?把个林绍睿教得歪瓜裂枣,满肚子稻草。好在他长相还不错,说话又乖觉,很会讨好老爷,也便这样不明不白的寄住在林府当起了他的表少爷。
  这小子别的没学会,倒跟林绍轩一样专好斗鸡走狗宿柳眠花。手里没银子,靠着一张巧嘴,他又攀附上城里有名的财主金大俊,专一的掇弄着他花钱。
  这草包表弟来找我做什么?林绍轩正满身不痛快,一连几日连门都懒怠出,哪里有兴致应付他?
  “二表哥,听说你身子不爽利,小弟特来探望。”林绍睿说着,居然真的拎进来一个食盒,盒子里装着几样细点,并各色时新水果。
  咦,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小子从前处处与我作对,突然来讨好,必有蹊跷。难道,点心有毒?
  林绍轩心里想着,怀疑的眼神已经扫向了林绍睿拎进来的食盒。
  那小子正屁颠屁颠地把点心一样样取出来,一边唤丫环倒茶,一边又叫人进来取水果去洗。
  不至于啊,那么多人看着他送来了点心,我要是吃完死了,他难道脱得开干系?不会,他和雪姨娘都不会这么没脑子。
  心情不好,林绍轩懒得理他。
  “门开着,走好不送。”
  “别呀,二表哥,小弟可是特意来看你的。我还给你带了礼物呢,包你喜欢。”脸上堆满讨好的笑,林绍睿继续往前凑。
  你能有什么包我喜欢的礼物?林绍轩没情没绪,懒得搭理他,自己斜靠在椅背上,就看着他的表演,不说话。
  丫环送来洗好的水果,林绍睿立刻赶人。“你们出去吧,我跟二表哥有话要说。”
  正对上观棋询问的眼神,林绍轩想了想,这几天精神不好,拿你来逗个闷子也行。
  “下去吧。”挥手叫观棋退下。
  眼看着没别人了,林绍睿凑了过来,从怀里掏出一叠帕子。
  “二表哥,你看!”
  帕子有什么好看的?哎哟我去,竟然是彩线绣成的春宫,还是两个男人。
  嗯,不比薛神医的差。林绍轩津津有味地翻看了一遍,突然把帕子往小表弟脸上一丢,“哪来的肮脏东西,拿走!”
  他才不要这小子的礼物呢,谁知道背后安的什么心?雪姨娘和表少爷,虽然未曾深交,但肯定都不是好人,拿着这样的春宫给自己,这是打的什么鬼主意?
  “表哥,这可是小弟花了大价钱求来的,一般人还弄不到呢。你真不想要?”
  林绍睿手忙脚乱地捡起绣帕,又神秘兮兮地凑过来。
  “别不好意思,我都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这小子是不是傻?你知道什么你就这样?我自己还不知道呢。
  “哎呀,不就是好龙阳喜雌伏嘛,又不是什么丑事,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咱们这些人里好多都喜欢这么玩呢。”
  噗……林绍轩一口水差点喷到他脸上。什么?我林绍轩,喜雌伏?老子是男人,你叫我雌伏?
  小表弟没眼色,还在那里说个没完。
  “哎呀,表哥,别不好意思,大家伙儿可都知道了。前日在万花楼,十来个美姬都唤不起你的雄风,你又老是去勾搭江瑾瑜。现在这杭州城里,谁还不知道表哥你的爱好呢?”
  什么?大家都知道了?完了,被瑾瑜听到,更加不愿意见自己了!
  呸,怎么又去想瑾瑜了。兴冲冲送上辛苦调制的香水,连帖子都不收就被赶出来了,想到这件事林绍轩就心里刺痛。
  没了你我林二公子就不活了?
  林绍轩正心里阴晴不定,小表弟又开口了。
  “二表哥,咱们别去青楼了,小弟今晚带你去个好地方,包你玩得开心又满意。”
  “什么地方?”林绍轩不由自主地就开口询问。
  “亏你还自命风流,连这样的好地方都没去过?那里的美人,虽然比不过江家玉郎,但也都颇具姿色,还特别会伺候人。哥哥要是去了,随你喜欢在上还是在下,小弟包你找得到称心如意的。小宋他们听说了哥哥的事,都叫我来约你呢。”
  哦,林绍轩明白了,他说的是专供男人们取乐的小倌馆,也叫南风馆。虽说开得不如青楼那样大张旗鼓,但据说去玩的还真不少。
  阴谋,这里面绝对有阴谋。
  一个总爱跟自己作对的人,听说自己不能玩女人了,突然巴巴的跑过来约自己去玩男人,这件事正常吗?
  “还有谁叫你来约我去那里玩?大哥还是雪姨娘?”林绍轩试探着又问了一句。
  “这你都知道?我姑母和大表哥都叫我多带你出去玩玩呢,怕你在家闷坏了身子。”
  哎哟,小傻子诶,你被人利用了知不知道?还这么光明正大地说出来,你说你怎么就那么傻?
  好吧,我成全你们。
  正因瑾瑜避而不见憋了一肚子气,又在万花楼出了那么一个大丑,林绍轩破罐子破摔,决定就去南风馆见识一下,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