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拯救你老婆第三十五章 朝思暮念终见玉人,我要拯救你老婆第35章 朝思暮念终见玉人_小说同人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要拯救你老婆 > 第三十五章 朝思暮念终见玉人

第三十五章 朝思暮念终见玉人


  袁歆雅很无聊。赵琮走了,给她留下两千两银票生活费,按说她有地方住,有钱花,有丫环、仆妇服侍,生活应该很美好。可是,谁叫他那便宜哥哥买下了临街的三间店铺呢?自小看着父亲做生意的歆雅很想自己开店试试。
  爹有娘有不如自家有,自己赚钱自己花,日子才真叫过得好。
  她都看好了,三上三下的店面,就卖女儿家喜爱的胭脂水粉、衣服首饰。楼下放些普通的,楼上精致装修,用来接待贵客。
  自己来当掌柜,楼下雇几个伙计,楼上要请些伶俐的小姑娘,专门接待女客。算盘珠子拨得噼啪响,歆雅算了好几天。进货、出货,伙计的薪资,一个月下来,怎么也能赚他一千两白银。
  不用倚门卖笑搔首弄姿,不用看人脸色奉承人,就算有大部分钱都是给林绍轩赚的,她也甘之如饴。
  歆雅等啊等,就等林二公子来拍板就开始装修招人,谁知左等右等,也不见哥哥来。
  “小二,这几天看到采青了没有?”袁歆雅坐在后花园,看着身后的两层店铺,内心很忧伤。
  “回夫人的话,这几天采青都没来。要不要小人去林家大宅打听一下?”
  自从歆雅嫁人,大家也就不再称呼她姑娘,都改叫雅夫人,这个家就两个主人。
  “算了,再等等吧。”既然江公子派人找上门,估计哥哥很快就会来了。
  歆雅想找林绍轩,想叫他拿主意开铺子,也想要他的玫瑰纯露。按照方法每天服用敷脸,歆雅发现自己皮肤好了许多。现在她的肤色净白透亮,脸颊上带着自然的红晕,好像连胭脂都用不上了。可惜就那一小瓶,很快就用完了。
  商业嗅觉敏锐的歆雅发现,这样的好东西一定会得到贵妇小姐们的追捧,也不知耗时几许,成本几何。要是成本不高,到时候银子可就不止一个月一千两了。
  歆雅正坐在花园石凳上盘算店铺的生意,突然听到丫头小厮乱糟糟地喊:“老爷来了!”
  哎哟,亲人,你可来了!
  “老爷在哪儿?”歆雅赶紧抓住瑞香询问。
  “老爷一来就钻进后院的偏房,又侍弄他的香去了。”
  瑞香也是被林绍轩给弄怕了。前些天,老爷每天钻在后院,自己这些人全跟着挤在里面,烧火的,换水的,处理残渣的,被老爷支使得团团转。真是太辛苦了!老爷这次来该不会又要搞这些吧?
  咦,又去调香?那我不是又有玫瑰纯露用了?歆雅想着也赶紧往偏房跑。
  橙花,可助安眠。林绍轩一觉睡到大天亮,神完气足。伸伸腿、弯弯腰,洗漱干净,披一身锦绣红袍。瑾瑜老穿白色,太素净,我来给他中和一下。
  匆忙用完早膳,林绍轩带着采青就去了杏儿胡同。跟瑾瑜约好的午饭后,可他等不得那时了,他要赶紧来把制香的工房收拾整理干净。瑾瑜那么洁净的一个人,可别叫他看见满屋子的凌乱。
  偏房的门锁着,钥匙在林绍轩身上。这里面放着的可是他劳动了许久的成果,根据前世记忆调配出来的香水。一些配料受条件所限暂时没有,他也是费了好大的心思寻找替代品或调整配方,今天要检查一下成果。
  歆雅赶来时,正赶上林绍轩一瓶瓶打开香水。满室的异香混杂在一起,门外老远就闻到了。
  “哥哥你来了!”太香了,这就是大家说的香水?果然是好东西。袁歆雅赶紧推开门走进偏房。
  “雅儿,哈哈,来,给你这个。”林绍轩拿着一个小瓷瓶,里面装的正是他上次调制的一款东方花香型浓香。
  在歆雅的手腕上涂上一滴,一阵浓郁的花香立刻散发出来。玫瑰、丁香、茉莉、檀香,芳香袭人,神秘诱惑。
  “这是什么?太香了,多谢哥哥!”歆雅接过瓷瓶,紧紧捏在手上,把手腕放在鼻端闻了又闻。
  “这可是天上地下独此一瓶的玫瑰香水,你收好了。每次只要用一两滴,多了会有些刺鼻。”见歆雅喜欢,林绍轩也高兴。他就知道,歆雅性格热情奔放,充满着成熟女性的性感魅惑,正适合这样的浓香。
  “那些也是吗?可不可以都给我闻闻?”拿着自己的一瓶,歆雅还不满足,想把林绍轩面前桌上的几瓶都试一下。
  “这些可不能给你,我还有用。”这可是留给瑾瑜的!
  看看歆雅失望的眼神,想想自己今后还要靠着她抱小王爷的大腿,林绍轩又补充了一句:“等我用完,剩下的可以拿给你。”
  “好,多谢哥哥!”歆雅正失望呢,听了这句马上又高兴起来,“这几瓶全都叫香水吗?那怎么区分不同呢?”
  “当然不是了,每种不同的配方都有自己的名字,只不过我还没想好呢。”
  “那我手上的这瓶就叫露华浓可好?”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果然是个香艳的好名字!
  “好!就依雅儿。以后这种玫瑰香水就叫露华浓了。”林绍轩从善如流,今后风靡全国的一款香水就这样定下了名字。
  “哥哥,现在有空吗?雅儿想跟哥哥商量一下开店铺的事呢。”
  哦,对,消沉了这些天,把开店铺的事都忘了个精光。没有自己的事业就不能脱离那个家,说不定哪天就小命不保,更别提其他了。
  看看天色还早,偏房也已经收拾整齐,林绍轩把香水瓶子按顺序摆放好,锁上门,跟歆雅返回了主院。
  兄妹二人在林绍轩的堂屋内坐下,丫环上茶,歆雅把自己的计划详细说了一遍。
  “嗯,好,就按你说的去办吧,还要劳烦雅儿亲自当这个掌柜。你先辛苦一下,等咱们以后做大,开了分铺,你就在家里当个总掌柜。”
  铺子肯定要开,还要开大,这关系到将来发展的一系列计划。但林绍轩今天没心思去考虑这些,干脆都交给歆雅去办。
  “来,哥哥教你些东西。”林绍轩说着,叫人拿来纸笔,给歆雅写了一串阿拉伯数字。笔当然不是毛笔,是他叫人特意准备的炭笔。毛笔字他才练了一天,还是不要献丑了。
  歆雅是个聪明的,十个数字几下就记住了,十进制也是一说就懂。
  “这个数字好,这样雅儿记账时就方便了许多。”
  说到记账,林绍轩想起来了,这时大家还是记的流水账,想了想,又教了雅儿简单的现代借贷记账法。
  “哦,原来是这样,雅儿明白了。”教了个把小时,歆雅终于掌握了借贷法记账的要领,“如此一目了然,简单方便,果然比原先的强上许多。”
  “嗯,你以后就用这样的方法记账。”林绍轩想想又叮嘱了一句,“先不要教给别人,咱俩自己能看懂就行。”
  一点不教别人肯定是不可能的,但不是自己的心腹人,林绍轩不想教。至于哪些人才算得是心腹,这需要时间来考验。
  两人谈兴正浓,丫环来请用膳。瑾瑜未时就要来呢,赶紧吃完饭等瑾瑜!
  林绍轩三两口就把饭吃完,跑到门房叫老古好生候着,又叫采青和小二都留下。要不是他好歹也算是个有脸面的人物,他都想自己在这里坐着等瑾瑜了。
  转悠来,转悠去,林绍轩好似推磨一般,把歆雅的头都转晕了。听琮郎说过哥哥跟瑾瑜的事,没想到竟是真的。歆雅掩口而笑,干脆不理他,自己带着红绸从小门去了铺子里。
  林绍轩不知去前面看了多少次,正等得心烦,忽然听见小二的叫声:“老爷,来了,江公子来了。”
  终于来了!好多天不见,林绍轩犹如百爪挠心,突然听说梦中人来了,赶紧就往大门跑。跑了两步,又觉得不够稳重,听得远处传来人声,他赶紧停下步子,整了整衣襟,慢慢迎了上去。
  人还未到,微风已吹送来一缕清新雅致的莲香,正是他送给瑾瑜的青莲。
  林绍轩的心,犹如大暑天饮了一杯冰水,爽透了!瑾瑜果然喜欢我送的香水,这么快就用上了。
  “瑾瑜!”人未至,声先闻,一身红衣的林二公子犹如一朵浓烈的火云,迎向白衣清淡的江瑾瑜。
  “林兄!”江瑾瑜今天没带玉箫,琴儿也没捧着琴,捧着的是个书匣。
  江瑾瑜昨晚没睡好,把那瓶青莲涂在腕上,涂在衣服上,仔细品鉴了无数遍,依然无法辨别所有的香料,更别说判断他是怎么制成此香的了。等不及要跟林绍轩讨论制香法,他未时初刻就来了。
  林绍轩上前携住瑾瑜的手,把他带进了主院正房。瑞香送上果品香茗,默不作声地退至门外站着。老爷在家折腾了那许多天,听说都是为了讨好这位江公子,她可得好生伺候着。
  江瑾瑜被他拉着手,有些不自然,但见他满面欢喜,全是发自真心,也就不再忸怩,跟着他走进屋内,分宾主坐定。
  瑾瑜,我终于见到你了!林绍轩看着面前的玉人,越看越爱。美!从头到脚从上到下,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精致。瓷白的皮肤欺霜赛雪,鼻梁高挺如玉雕成,一点薄唇粉嫩殷红,就像两片玫瑰花瓣。白衣如雪,罩着清瘦挺拔的身躯,更显得面前那人气质非凡。
  林绍轩不可抑止地在心中涌出惊艳与爱怜,看着瑾瑜呆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