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拯救你老婆第四十七章 二公子厚颜认亲,我要拯救你老婆第47章 2公子厚颜认亲_小说同人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要拯救你老婆 > 第四十七章 二公子厚颜认亲

第四十七章 二公子厚颜认亲


  三天时间,瑾瑜没再去杏儿胡同,林绍轩也没去约他。虽然内心思念,但他也懂得欲速则不达的道理。
  他,就在那里,清清冷冷,遗世独立。可那人唯独面对了自己,却会露出一抹暖笑,展现那一处小小梨涡。虽不能更进一步,林绍轩却觉得很满足。
  你已有婚约,订的还是陆小姐那样独特的美人,我怎能去破坏你的幸福?我把你放在心头暖着,护着,看你开心就够了。至于我自己,能常常见到你,能与你牵手走一段就好。
  请了最好的工匠,林绍轩为盈香小姐订做了一只妆匣。用上好的紫檀木打造的三层妆奁,雕刻着富贵牡丹福禄图,抽屉上装饰着烂银把手,非常贵重精致。
  这都不算什么,这只妆匣最出彩处在其顶层。按下一只银制扣簧,盒盖就会弹开,内藏一大两小三面银镜。那银镜明晃晃亮堂堂,照得人纤毫毕现。这可是世上第一只银镜匣,送给盈香小姐做嫁妆,正好顺便打个广告。
  捧起镜匣,林绍轩正要出门去赴诗会,却见小表弟从门外探头进来。
  “二表哥!”
  “你来做什么?”
  这小表弟也是个没心没肺的,自从发现林绍轩跟他有“共同爱好”,就忘记了以前两人多么不和,最近总往这里跑。
  “表哥,别这么冷淡嘛,我就是来找你玩玩。”
  对这傻小子林绍轩也是恨不起来,虽说他从前总爱跟自己作对,但也是受了雪姨娘和大哥的挑唆。自从两人一起逛过南风馆,这小子三不五时就爱来找他玩,被他施点小恩小惠,又来几句大忽悠,现在已经把他的二表哥当成同道,很是亲昵。
  “二哥今天有正事要做,你去找小宋和你的金大财主玩去吧。”
  “哎呀,我知道你看不上他们。听说你跟玉郎很是要好,他们都自知比不上,早就不来缠我了。我今天来是有别的事。”
  你?你除了玩还能有什么事?
  林绍轩打量了一下小表弟,发现他今天真是好好打扮了一番。那头发梳得油光水滑,戴着一只镶宝银环,以一根玉簪别住。身穿一件蓝色长衫,系着宽腰带,挂着几只玉佩香囊,就连靴子都是新做的粉底皂靴。
  你这是要干嘛?打扮成这样是要去相亲还是怎么着?
  提起相亲,林绍轩想起了自己要去的诗会。莫非,这傻小子是要跟着自己去蹭这相亲大会?
  诗会啊,二哥我自身尚且难保,还是不带你去丢人现眼了吧。
  林绍轩假装不懂,一个劲儿把他往外赶。
  “你有事你去忙,哥哥我要出门了。”林绍轩说完就叫采青,打算这就出门。
  “哎呀,二哥,你就别逗我了,你看我来都来了,你就带我一起去呗。”小表弟不依,一把扯住他的袖子不放。
  “我就去看看,保证不抢你的风头。”
  呸,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就你这样的,还想抢我的风头?我送完镜匣就跟玉郎卿卿我我过二人世界去了,有你什么事?
  “人家那是诗会,去的都是未婚的公子小姐,你不是个小欢吗,你去干吗?”
  “姑母说了,叫我去好好表现,看能不能找个家世好的小姐,大表哥也叫我跟你去见见世面呢。”
  次奥,又是你们俩。敌人害我之心不死啊!
  林绍睿是个什么人,那是个十足的傻瓜白痴二百五,我带着他去诗会,除了出丑还是出丑,你们就冲着这个来的吧?
  唉,敌人已经出招了,接着吧。不如了他们的意,少不得还要生出别的事来。好在我跟玉郎约好了,送了礼就闪,你要出丑自己出去,老子不奉陪。
  “我可是看在大哥的面子上才带你去,你要乖乖听我的话,去了就只是看看,不许生事,否则我叫人拿大板子把你打出来。”
  见林绍轩终于答应带他去见世面,小表弟乐得嘴都合不拢。从来他只是跟着土财主在中层纨绔圈子里玩耍,这样的顶级聚会可从来没去过呢。
  “好咧,二表哥,你就看着吧,我一定不会给你丢脸。”说完又殷勤地去接林绍轩手上的镜匣。
  啪,林绍轩拍开他的狗爪,把那用红绸包裹好的匣子交给采青,三人这才坐车赶往江府。
  江府除了进出衙门的正门,另开了侧门和后门。除了江知府处理政务人情往来,后宅的人都从侧门进出,今日的诗会也是一样。
  林绍轩赶到时门前已停了不少马车,来的有男有女,男的被迎进花厅,由盈香的两个哥哥招待,女的被请到花园,盈香小姐亲自等在那里。
  林绍轩递上请帖,自有下人带车夫去停车,又有人给他引路。
  林绍轩早不是刚来时的土包子,采青年纪虽小,却也沉得住气,捧着匣子紧紧跟着主子,并不敢乱看乱走。小表弟一双眼骨碌碌乱转,见小姐们都不在这里,便也装成个斯文的样子,跟着林绍轩去花厅坐下喝茶。
  “林兄,一向少见!”见他进来,倒很是有几个人拱手见礼。有原先跟原主就认识的发小,也有他跟着小王爷混时见过的几位公子。这些人中有商户,也有城中的官宦子弟,林绍轩跟他们一一见礼,一时间很是热闹。
  林绍轩那风骚的体格颇有些惹眼,顿时吸引了此间主人的注意。
  “此人是谁?”瑾瑜的大哥江谨言招手叫来给林绍轩引路的仆人。
  “回大公子,这是三公子的朋友,曾送过礼物给夫人和大小姐,大小姐特意发帖请他来,说是要见见他呢。”
  三弟的朋友,小妹要见他?
  江谨言仔细打量林绍轩一眼,见他只是个浮浪的纨绔,除了长得不错看不出别的。他把眼一眯,吩咐道:“去请三公子出来,再叫人给大小姐传个话。”
  这人看着普通,不知有什么本事,能成自己那冷面三弟的朋友,倒是要好好会一会他。
  林绍轩还不知道自己什么也没做,就成了别人的目标。玉郎不在,这深宅大院的,也没处去寻,只好坐在这里,跟几个旧相识聊天打屁,小表弟也不时卖蠢,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正说得热闹,忽见门外走进个俏丽的小丫环。那丫环走近林绍轩身边行个礼,背着众人耳语道:“林公子请随我来,我家小姐和三公子有请。”
  瑾瑜你可算注意到我了!林绍轩站起身,嘱咐小表弟不要乱跑,就带着采青随丫环出去了。那边江大公子也冲个仆人努下嘴,自有人远远跟着打探消息。
  丫环在前引路,林绍轩跟着她走过几道穿堂,来到花园边的一个小厅。
  “林公子请稍等,待奴婢前去回报。”那丫环进去不多时就出来,挑起门帘对林绍轩说了声请。
  这可是第一次见瑾瑜的大姐,一定要庄重。林绍轩理了理衣冠,迈步进了厅门。
  这是个平日会客的小厅,布置得很是典雅,瑾瑜和大小姐正坐着等他。
  林绍轩对瑾瑜一笑,却先冲盈香小姐唱个喏:“林绍轩见过大姐。”
  什么大姐,谁是你大姐啊?你小子太会蹬鼻子上脸了吧?
  盈香小姐果然掩口而笑:“林公子免礼,你我初次见面,怎可唤我大姐?”
  “我与瑾瑜情同兄弟,他的大姐自然就是我的大姐。”
  这小子嘴上抹了蜜一般,见盈香小姐只是笑着摇头并未怪罪,赶紧又来卖乖。
  “听闻大姐佳期将至,小弟特备薄礼,还望姐姐不弃。”
  一旁立着的丫环在林绍轩的示意下接过镜匣,放在案上。
  江盈香收到过他的玫瑰仙露和香水,只以为这次也是一样的东西,待看到是个檀木的梳妆匣,不禁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这个妆匣要这么用,待小弟演示一番。”
  林绍轩叫了瑾瑜上前,两人一起打开匣子,按下扣簧,支起三面银镜,这才请盈香观看。
  盈香见他卖弄,也不着急,只是手捧茶盏打量他。这人虽长相俊美,却由内而外透出一股纨绔之气,也不知小弟怎么会跟他成了朋友。看他俩配合默契眼神熟稔,显然交往已久。
  唉,罢了,小弟一向冷情,难得有个喜欢的朋友。自己嫁期将至,今后再也无法照顾瑾瑜,这朋友对小弟十分用心,看在他一片热忱的份上,这声大姐就生受了吧。
  “咦,大姐你看,果然是从未见过的好东西。”江瑾瑜打开镜匣,自己先看了一眼,见镜中两张人脸,一个是林绍轩,另一个却是自己。那镜子光洁明亮,竟连发丝都照出来了。
  “我看看。”两个小弟退开,把正面让给江盈香。
  “呀!这是什么镜子,怎么如此清晰?”
  三面镜子中一起映出一个美人,芙蓉为面,眉若远山,就连唇边的一颗小痣也看得明白,比那模模糊糊的铜镜不知强出了多少倍。
  “这是银镜,世上只此一件,小弟偶然得了,特来献给大姐。”林绍轩见江小姐喜欢,赶紧上前讨好。
  这真是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男人的嘴啊!林二公子,你家里那尺许见方的镜子可有几十块,就连完整的穿衣镜都有,这怎么成独一无二的了?
  可惜啊,女人就爱吃这一套,听他说这银镜如此珍贵,盈香小姐果然很开心,叫丫环小心地捧着送回绣楼,再对着林绍轩时又亲切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