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拯救你老婆第五十七章 踏遍青山景趣幽,我要拯救你老婆第57章 踏遍青山景趣幽_小说同人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要拯救你老婆 > 第五十七章 踏遍青山景趣幽

第五十七章 踏遍青山景趣幽


  “瑾瑜,嫁给我可好?”
  “好,明日咱们便成亲。”
  林绍轩躺在玉郎身边,眼中所见是那人绝世容颜,手上触摸着他如丝般的肌肤,鼻间嗅着靡靡酒气,只觉内心热浪翻腾,只想把他一口吞进肚去收藏起来,从此再不许别人觊觎。
  欲望如潮涌,他只得自己演出双簧分散心思。
  “你已答应嫁我,明日醒来可莫忘了。”林绍轩抓起那只手轻轻一吻,看着他那娇美睡颜,只觉这几个月来所受的种种苦楚瞬间都得到了补偿。
  “你等着,我定寻来这世上最美的宝石为你打造一枚戒指,把你紧紧套牢。”
  江瑾瑜不说不动,只顾得呼呼大睡,哪知道自己正与狼共眠。林绍轩壮起色胆,偷偷香了下身边那人粉红的面颊。真真是美死了!若能就这样彼此相依相伴,就算此生平淡度过又如何?
  林绍轩偷亲几口,怕控制不住自己不敢再继续,只是握住他的手,就这样缓缓沉入黑甜乡。
  红日已高三丈透,两位公子仍高卧未起。小丫一早赶来伺候,见房门紧闭,只得去花园侍弄花草,浇水、松土,摘去黄叶,小丫无聊得差点去捉虫。
  “这城里人可真舒服,我都做了许多活儿,他们还在睡觉。”
  葛庄头最近得了许多工钱赏钱,自觉再过两个月一定能为女儿置办一套像样的嫁妆,这几天正跟老婆子商量着,要给小丫在城里寻个婆家。小丫偷偷听了几句,听说要把他嫁给城里人,想到庄子上那两位公子的风姿,真真是又羞又喜。
  真的可以嫁去城里呢,小丫还只是个十多岁的孩子,见识过林江二位公子,只以为城里人都是这样俊俏又和善,她哪知什么高低门户。也怪那葛庄头,有了几两银子就生了奢望,又没有好好查访,只信了媒婆的话就把个活泼娇俏的小丫头推进了火坑。
  待小丫所托非人,日后还少不得林二公子出手相救。这是后话了,先不提它,只说小丫把花园整理好,又把堂屋打扫了一遍,一锅水烧了好几回,屋里两人才双双醒来。
  最先醒来的是林绍轩,昨晚他喝得不多,只是有瑾瑜在身边睡得更加香甜,此时被鸟鸣声叫醒,睁眼便看到枕边一张安静的睡颜。那玉人躺得端端正正,昨晚怎么给他盖的被子这会儿还是什么样。
  醉酒的红晕已经退去,瑾瑜的肤色恢复了莹白,窗外阳光透进,更映得他肌肤如玉如珠。
  林绍轩怎么都看不够,见他粉唇微张,原本总爱抿紧的唇瓣此时微微翘起,仿佛正在索吻。林绍轩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戳了下他的面颊,没反应,又刮一下他挺翘的鼻子,还是没醒。
  哈哈,小呆子,叫你喝酒!林绍轩玩心忽起,偷偷舔了一下他近在唇边的耳垂。
  “唔……”瑾瑜发出一声梦呓,似要醒转,林绍轩赶紧又闭眼装睡。
  吓死宝宝了!偷吃被抓可不要尴尬死。
  林绍轩不敢再玩,悄悄掀开被子下床,不小心踢到踏板,发出咚的一声,吵醒了一夜好眠的江瑾瑜。
  那长长的睫毛颤动几下,瑾瑜睁开眼睛,坐起身来,眼中还带着几分迷茫,等看到林绍轩这才想起昨天的事。
  “林兄醒了?我昨晚竟喝醉了,真是失礼。”
  “无妨无妨,我昨晚也喝得不少,咱们彼此彼此。”林绍轩绝口不提昨晚的事,见他醒了,便去衣橱里取来两人的衣袍各自穿上。
  小丫等了半天,终于等到两人开门叫打水,赶紧端了铜盆送来。
  “公子昨晚睡得可好?小丫都来了好久了!”那小丫头已与林绍轩混得熟了,说话虽不如之前恭敬,却透着让人舒心的亲昵。
  “哈哈,这里太舒服了,不小心就睡过了头。今天早饭吃什么呀?我这肚子都咕咕叫了呢。”
  这小丫自小在农家长大,身上没有大家闺秀的拘束,也不像府上侍女般谦卑,浑身散发着山野间的青春活力,林绍轩很喜欢她,把她当成个小妹子。
  “嘻嘻,早饭早就备好了,公子先洗漱,小丫这就去端来。”
  小丫像只勤劳的小蜜蜂,飞进飞出忙个不停,等两位公子洗漱好,桌上也摆好了丰盛的早餐。
  “小丫,这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去处?”
  “乡下地方有什么好玩的?只有这小屏山上还有些野花野果小兔子,我常去那里玩耍。”小丫仔细想了想,但她那小脑袋里装的都是生计,哪知什么玩耍?
  “算了,不问你了。”林绍轩想了想,问瑾瑜:“咱们去山上玩玩,回来后再去赛马可好?”
  “好!”江瑾瑜以前出去散心也无非是诗会、游园,最多去画舫上游湖,还真没畅快地爬山赛马,听他这么一说,倒真是有些跃跃欲试。
  不顾小丫的殷殷目光,林绍轩吃过饭把嘴一抹,就拉着瑾瑜去了小屏山。这几座山虽不太大,却都是他林二公子的,荒山不值钱,那时值钱的只是一些能种粮食的熟地。
  这些山头只是种了些树,尚未做别的开发,庄户们平时也只是来砍些柴,挖些野菜,林绍轩倒想趁此机会好好看看。
  既然要去爬山,两人便没穿长袍,只是穿了各自的骑装。江瑾瑜这次没穿白衣,林绍轩也没再烧包地穿一身红,两人此时都是一色黑衣,只不过一个低调无华,另一个却不改烧包死性,黑衣上也绣满暗红色花纹。
  林绍轩也不去管工坊的运作,只顾自己陪伴美男。山间无路,只有些乡民踩出的小道,陡峭处也有几个不知何人凿出的石阶。
  累死了,林二公子这被酒色掏空的身体还没养好,爬了一会儿就不行了,坐在山石上呼呼喘气,倒是瑾瑜犹自如闲庭信步风姿不减。
  “你怎么这么厉害!哥哥我不行了,让我歇会儿。”林绍轩摘下水囊狠狠灌了几口,赖在地上不肯走了。
  “那你坐一会儿,前面似有水声,我去看看。”江瑾瑜想拉他同去,但看看他那死狗样,也只得摇摇头自己去了。
  “别走远啊!”林绍轩一边大声叮嘱,一边狠狠嫌弃了自己一把。看来不锻炼身体是不行了,有机会要在这里多住几天,每天都来爬山。
  等林绍轩缓过劲儿,瑾瑜也回来了。
  “走,前面有飞瀑流泉,十分凉爽雅致。”
  有瀑布?哈哈,看来我的产业还不错,不如冬天再来找找有没有温泉。
  “走,去看看。”林绍轩站起身,赶紧跟过去。
  果然,行不多远,前面有一处陡峭崖壁,虽不太高,却有一股山泉喷薄而下,激起白练般一片飞流,又在平缓处积成一湾青碧的小池。那池水清澈,一眼可见水底卵石,水中有游鱼悠闲觅食,水边花树下隐着几只青虾,还有两只晒背壳的小乌龟。
  林绍轩见此美景,不由玩心大起,捡起一块小石子投入池面,惊散了水中鱼儿。
  “此处甚妙!若在此处建一座别院更妙。”林绍轩脑海里立刻浮现一处避暑山庄。
  “山间无路,要建别院谈何容易!如此美景,若被破坏岂不可惜?还是闲时来走走便好。”江瑾瑜甚爱这清幽闲适的山景,但想想在此建房的艰难,还是摇了摇头。
  你喜欢就行了,建房的事又无需你管,怕什么!回去我就开始卖香水,弄他几万银子还怕没人来做事?
  林绍轩先不说破,又陪着瑾瑜在山中随意攀爬玩耍,直到临近日中才找块干净的大石坐了,取出小丫准备的午餐来吃。
  江瑾瑜果然好风度,虽一身劲装坐在山野间,仍如高坐华堂般举止端方,仿佛他饮的不是山泉是甘露,吃的不是烤饼是佳肴。
  啧啧,小小年纪就如此循规蹈矩,这样活着可有什么乐趣?林绍轩不管,偏随意靠坐在山石上,又随手扯下几枚野果,啃得汁水淋漓。
  一方洁白的帕子递了过来,见他愣住不知道接,江瑾瑜干脆伸手替他擦了擦嘴角流下的汁液。
  “慢点吃。”江瑾瑜把帕子塞进他手里,又慢慢啃饼去了。
  我去,你怎会如此温柔!林绍轩的心都快被他暖化了,赶紧摘个果子递上去,却见那人另取出块帕子擦净,优雅地啃了一小口,半点汁水也没流下。
  唉,同样是吃果子,怎么差距就那么大?林绍轩偏要叫这世外神仙染上凡尘,果子也不吃了,拉着瑾瑜就下山。他要出去骑马,这次不让了,叫你这小神仙跟在本公子身后吃灰!不但能看看你的狼狈样,还能得个彩头。
  我赢后该叫他去做什么才好呢?给我跳个艳舞?不好不好,太浪费。亲我一下?不好,怕他会生气。林二公子心里想得美滋滋,跟瑾瑜骑上马溜溜达达上了大路,约好跑去前面山脚下,立刻快马加鞭一路而去。
  他都想好了,跑完了先不提条件,只叫他欠着,等需要时再拿来派用场。
  打脸,实力打脸。江瑾瑜就算起步慢了一拍,还是跑在了他前面。
  “不服不服,再来一次!”林绍轩果断耍赖。可惜江瑾瑜赛马靠的是实力,小纨绔林绍轩被完虐。
  “好吧,我认输,再也不跟你比了。”林绍轩灰头土脸地坐在堂屋里,一边等着小丫给他准备玫瑰浴,一边举白旗认输。
  “说吧,你想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