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拯救你老婆第六十四章 我是自愿的,我要拯救你老婆第64章 我是自愿的_小说同人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要拯救你老婆 > 第六十四章 我是自愿的

第六十四章 我是自愿的


  哈哈,终于可以回去交差了。小管事跟几个家人刚刚听了一出好戏,又特意跑去窗前看了一回,见那床摇得都快散架了,战况果然激烈,此药效果甚好!
  “林二公子您早些歇着,小人们就先回去了。”
  “走,回去。”江贵满意地瞥了一眼紧锁的房门,扔下一把钥匙就招呼着自己带来的人撤了。终于成事了,回去找大公子领赏去。
  几人叫个小厮过来领路,也不要人相送,也不再去烦林老爷,大摇大摆出了林府,自回府交差去了。
  “二公子!”入画赶紧捡起钥匙打开房门,正要去查看她家公子是否安好,却见林二爷好端端站在面前,哪有什么房事过度的样子?
  见入画呆呆站在门前,林绍轩哈哈一笑,轻轻嘘了一声,问道:“人都走了?”
  “都走了。二爷,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入画也跟着压低声音回答。
  “没事,你们别管了,进来把桌子收拾了吧。”
  今天这事林绍轩还真是没法跟别人解释,只好闭口不言。等会儿吧,等瑾瑜药效过了就把他送回去,就当今天这事没发生过好了。
  入画摸不着头脑,怕房里有些什么不可说的情状,也不敢叫别人进来,自己亲自进去收拾。
  江瑾瑜见开了门,从床上慢慢撑着坐起身来。林绍轩见他起身,赶紧去伺候他穿上鞋袜,又扶他走去窗前小榻上坐下。
  “可好些了?”
  “不用担心,就快好了。”
  入画收拾完桌子,见两人都衣衫整齐举止正常,心里真是惊奇。刚才那床响的,几个丫环都听得臊死了,敢情全是假的?
  入画见主子没任何异常,也放了心。要说这二公子那可真是一等一的好主人,对自己这些个下人们都很是和善,从没打骂惩罚过,还时不时的给些赏钱,院子里的事他也全都不管,把几个丫头都快娇惯成大小姐了。
  二公子可不能出事,他要是出了事,自己可去哪里再寻个这么好的主子?
  入画殷勤服侍,收拾完桌子又叫人打来热水给二位公子净面洗手,又送上细点香茶这才带人退下。
  “二位公子请慢用,奴婢们告退。”几个丫环退出去,又贴心地为他们掩上房门。
  “林兄倒是会享受,有这许多美人伺候。”江瑾瑜已恢复了力气,不再要林绍轩帮忙,自己端起茶来轻抿一口,不操心自身的境况,反倒拿着林绍轩打趣起来。
  你可是吃醋了?林绍轩偷瞄了眼他的脸色,见他脸上笑眯眯的没一点异常,又替他担心起来。
  任谁被亲爹送给个男人玩弄都会生气的吧,怎么瑾瑜不但不生气,反而看起来挺开心?他这是气傻了,还是他真的愿意就此跟了我?
  不可能,瑾瑜怎会如此轻易就从了我?林绍轩刚一想入非非,又赶紧掐灭了自己的荒唐念头。不管了,还是赶紧送他回去吧,今天的事就当是一出闹剧,小王爷那里他自会去交代。
  “瑾瑜你就别拿我打趣了,咱们还是先解决今天的事吧。你说你爹这是怎么了,还真信了小王爷的话把你送给我当礼物?又是软筋散又是下媚毒的,这手段也忒毒辣了点。”
  “不是我爹做的,是我大哥。”江瑾瑜轻哼一声,提起那对他使阴招下狠手的大哥来,脸上居然也是一片平和,并不见怨恨之意。
  哦,又是大哥害弟弟,咱俩境况何其相似。
  “我就说嘛,江知府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原来是你大哥自作主张。”
  “也不算自作主张,我父亲也首肯了。”江瑾瑜又爆一个猛料。
  唉,瑾瑜也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苦孩子啊!这都摊上个什么爹啊,小王爷一句话就把这么好的一个儿子给送人了?
  “别担心,我现在就送你回去,你还是江府的三公子,不是谁的小侍。”林绍轩看看外面天色不早,站起身就打算叫人去套车。
  “我不回去。”
  “你说什么?”林绍轩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我不回去。”
  “瑾瑜,不可闹脾气。趁现在回去还不算晚,你要是真在我这里留宿一夜,明天可就更说不清了。听话,我送你回去,今天这事就当没发生过,江知府和小王爷那里我自会解释清楚。”
  瑾瑜还是坐着不动,林绍轩真有些急了。
  “瑾瑜!你就不怕别人说闲话?你难道没听到,他们说你是来给我做小侍的!你不回去可不正中了有些人的下怀?不行,我不能害了你!”林绍轩说得激动,伸手就来拉他,“走,我们现在就走!”
  “唉,林兄,我已经回不去了!”
  江瑾瑜站起身,去桌上取过江贵留下的封袋,从里面取出一张地契,还有那张分家文书。
  “你看看吧,他们已经把我分出来了,那里今后已不再是我的家。”
  分家?!林绍轩拿起地契一看,上写着一座山庄,包含着两座荒山还有几百亩山田。
  江府家大业大的,府内生活奢靡无度,每天银钱如流水般花出去,怎么只给瑾瑜分这几亩薄田荒山?加起来都不值个一千两,真真是不公!
  再拿起那张分家文书仔细一看,林绍轩气笑了。上面不提江知府卖子求荣,只说江瑾瑜自愿投靠他林绍轩做个长随,故与他山庄一座分府另居,今后种种皆与江府再无干系。
  坑人啊!分家就分家,不给分钱也拉到,说什么瑾瑜自愿给我做长随?这是摆明了要把他往火坑里推啊。
  呸呸呸,什么火坑,分明就是个福窝。你们等着,这样一个神仙般的男儿你们不爱,今后就由我林绍轩来护着。长随?我要叫他做这天下最幸福的长随。
  江府看来是真的不能回了,江大公子真真是好手段,好毒计!这几件事凑在一起,叫瑾瑜有口也说不清,今天他被送来自己这里一夜,估计明天就会有谣言传遍杭城,瑾瑜是真的回不去了。
  不能叫瑾瑜就这么狼狈地被扫地出门!
  “你今后有什么打算?”林绍轩想替他讨回个公道却又无计可施,只好问瑾瑜。
  “打算?我不是你的长随吗,自然由你来安排。”
  江瑾瑜懒懒地靠在榻上,随手拿起个橘子来剥,那闲散的姿态,仿佛被送给别人当男宠又被扔个破庄子赶出家门的那个人不是他而是林绍轩一般。
  “说什么长随,那是你能做的吗?走,咱们还是要回去,决不能叫他们称心如意!”皇帝不急急死太监,林绍轩见他那不怒不争的淡定模样,自己先气了个半死,上前就要扯了他去江府说理。
  “林兄且慢!”见他真急了,江瑾瑜终于严肃起来。他站起身对着林绍轩深深一揖,“多谢林兄相护,但瑾瑜委实是自愿来此。”
  什么?你是自愿的?不是你大哥逼你?莫非你也对我有意?瑾瑜好像真的很愿意当我的长随,你看他,今晚笑得比以往开心多了。
  林绍轩听他说自愿,满腔的怒意立时烟消云散,倒有些扭捏起来,“这样会不会太委屈了你?”
  “怎会委屈?虽只有两座荒山,总好过每天被人猜忌管束不得自由。如今我万事都可自己做主,再不用活得战战兢兢,做什么都要看人脸色了,岂不比以往快活?”
  原来你说的是这个自愿啊!林绍轩自作多情,以为人家自愿从此跟随他,却原来只是为谋脱身将计就计。
  “你呀,也太大胆了!今日幸亏是我,若是把你送去别人府上,看谁能这样轻易饶了你!”林绍轩还有一句话没敢说,就算是我也不想饶了你啊,那小模样实在是诱人。
  “若不是你,我又怎敢行此险计?我知林兄定不会害我。”
  小样,嘴真甜。林绍轩漫天的怨怒被这一句话全给消弭于无形了。
  “这是自然,我对你可比亲兄弟还亲,若早知你在家里过得不如意,哥哥我早就出手帮你了,哪用你如此委屈自己?如今可好,被他们这样送出来,你这名声可就要被我拖累坏了。”
  林绍轩确实担心瑾瑜的名声,自己一向纨绔胡闹,在这杭城原本就没个好名声,再加上两次青楼丑事,又有个好男风的花名,简直是劣迹斑斑啊。如今可好,瑾瑜恐怕也逃不脱别人的议论了。
  “别人的议论又与我何干?林兄不必介怀。反倒是我观林兄每日活得洒脱自在,可不知有多羡慕呢。”
  林绍轩见他真的情绪甚好,并不是强装的,也终于放下了一半的心事,“你既回不去,干脆也别回了,你那小院还不如我这里舒服呢。这几日你便先在我家住着,哪天有兴致了我再陪你去山庄走走,看看他们都给你分了些什么。”
  “如此便叨扰林兄了。小弟除了一身衣服和这两片纸,就再没带别的东西,以后就全赖林兄关照了。”
  江瑾瑜说完,把分家文书收进封袋,却把那地契往林绍轩手里一塞:“给你,就当我的饭钱了。”
  你什么意思?这可是你唯一的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