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拯救你老婆第七十八章 小丫头们真讨嫌,我要拯救你老婆第78章 小丫头们真讨嫌_小说同人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要拯救你老婆 > 第七十八章 小丫头们真讨嫌

第七十八章 小丫头们真讨嫌

“你要的可是这个?”一吻轻轻如蜻蜓点水。
  
  那唇,柔软若初绽的春花,轻柔似雏鸟的羽毛,落在颊上却如火般灼人。
  
  “玉郎!”
  
  林绍轩翻身凑过去,把他紧紧拥在胸前,火烫的双唇便向他唇上吻去。
  
  “不要!”
  
  那吻落在一只纤长秀美的手上,脸也被顺势推开。
  
  林绍轩情动如火,几番梦境与现实重叠,此时受他一吻,怎肯轻易罢手。
  
  “玉郎,叫哥哥亲一下,就一下!”那声音低沉粗哑,失去了原先的清亮。
  
  “你为什么要亲我?”脸被推得转向一边,耳边却传来那人的疑问声。
  
  我为什么要亲你?你叫我怎么回答?我爱你恋你非止一天,多少次与你在梦中缠绵,却从不敢在你面前表露心意,只怕你不能接受,怕你转身就走。你既肯吻我,分明也对我有情,为什么又要拒绝我?
  
  “你为什么亲我?”林绍轩不好回答他的话,却反咬一口。
  
  “我以为你会喜欢,你要的难道不是这个吗?”江瑾瑜在他怀里轻轻扭动一下,挣脱开他的手臂,拥着被子缓缓坐起,低头看着他。
  
  玉郎,你坏!林绍轩被他问得哑口无言,不知道怎么说才好。说我喜欢你,我要跟你困觉?他怕会被打死!说我要的就是这个,然后呢,然后怎么办?
  
  被他那么居高临下的看着,林绍轩突然觉得自己似乎被看了个通透,浑身都不自在,只好也跟着坐起身来。
  
  “你怎么会以为我要的是这个?”林绍轩与他平视,强压住**,以自己最平静的语气问道。
  
  “我常在夜里发现你偷偷亲我的脸。”
  
  咳,尴尬,偷吃被抓了,真尴尬!
  
  “哈哈,这个,都怪你脸太嫩了,像豆腐一样,哥哥忍不住。”林绍轩老脸一红,接不下话了。
  
  “睡觉睡觉,明天早起还要干活儿呢。”
  
  “嗯,睡觉。”瑾瑜躺下盖好被子,躲得他远远的,“那我不欠你什么了。”
  
  林绍轩哭!小坏蛋,撩了人就跑,你怎么那么坏呢?
  
  “不欠不欠!”
  
  我欠你还不行吗?自从第一次在梦中相会,我就欠了你一生的债。你别跑,让我慢慢还就行。
  
  亲完人的玉郎搂着被子面朝里躺着,叫人摸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林绍轩只好自己也躺倒睡觉。只要你还留在我身边,不怕没有你心甘情愿被我吃干抹净的那一天。
  
  山庄的清晨鸟语花香,初夏太阳出得早,阳光从窗外射进来,照亮了床上相拥的两个人。那人,昨晚分明抱着被子睡在另一边,不知何时又滚进了哥哥的怀里。
  
  小坏蛋,叫你躲我,还不是自己乖乖的又送过来了。
  
  林绍轩在那粉嫩的脸颊上偷偷印下一吻,慢慢抽出手臂起床穿衣。路虽然开好了,山庄建设才刚刚开始,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公子!昨晚睡得可好?”花园里响起小丫欢快的声音。
  
  小丫头这几天跟在老爹身后给大家送水,也非常震惊地欣赏了一回林二公子移山倒海的“法力”,此时看他的眼神都充满着崇拜。
  
  “还不错!”林绍轩洗漱完毕,先不去用早膳,等着瑾瑜起床后一起,这会儿无事可做,凑在小丫身边看她给花浇水。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些花草你都认识吗?”
  
  “当然认识!秦老爹都教过我了,每株花草小丫都会照顾好的!”
  
  秦老爹就是林绍轩请来的老花农,照管着他的花田和花园。
  
  “那我来考考你,这是什么花?”
  
  “我知道,这是木槿,这是美女樱”
  
  两人说着说着,两颗脑袋就凑到了一起。这可不能怪林二公子,谁叫他当了那么多年的女人呢,根本想不起来要顾忌什么男女大防,小丫也是一派的天真浪漫,不懂得要避嫌疑。
  
  “咳,哥哥吃饭了!”身后突然响起瑾瑜的声音,那声音,有点冷。
  
  “江公子你醒了!小丫去给你们拿点心。”
  
  小丫甜甜的笑着,跑前跑后伺候早餐,林绍轩却被那人释放的寒气冻得六月天里打了个冷战。
  
  这又是怎么得罪他了?难道我偷偷亲他的脸被发现了?怪我没等他一起起床?到底怎么了嘛!
  
  林绍轩小意温存,江瑾瑜傲娇冷淡,一顿早餐吃得暧昧又尴尬,就连小丫都觉出两位公子之间的气氛不对了。
  
  默默地泡上两杯茶,小丫轻手轻脚收走餐具,连花园都没敢待就溜了。她总觉得这两人说不定马上就会大吵一架,还是躲远点好。
  
  吵架那是肯定不会的,江瑾瑜再怎么冷淡别扭,林二公子也不在乎,照样跟前跟后伺候周到。
  
  “玉郎,来,把手擦干净。”
  
  “尝尝小丫自己做的荷叶新茶。”
  
  啪,茶杯被重重放在桌上,那人本来还在细饮慢品的茶顿时就不喝了。
  
  可以肯定我家玉郎又生气了。
  
  到底为了什么生气?昨晚还好好的,还给哥哥的老脸盖了个章,今早也照样在我怀里睡得挺香,怎么就生气了呢?
  
  让我想想,今早他一起床脸色就不对,那时我在干嘛?在跟小丫聊花草,刚才一提到小丫他就又生气了。难道,我的玉郎是在吃醋?
  
  想到那人一早上的冷脸可能是因为吃醋,林绍轩的脸上就露出个大大的笑容。哈哈,还以为一直以来都是我剃头挑子一头热呢,原来你也是在乎我的。
  
  林绍轩心里又热又胀,回头看看四下无人,干脆挤到瑾瑜身边,非得跟他坐在一张椅子上,那手也强行搂住了他的腰肢。
  
  “放开,成什么样子!”那人欲挣不挣,只把脸扭过去不看他。
  
  “好玉郎,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不敢了。”
  
  热热的气息从耳后吹来,一抹红晕爬上耳尖,那人却还是不肯回头。
  
  “什么你错了,我可不知道你哪儿错了。”
  
  “玉郎,你看着我。”林绍轩伸手把他的脸扳过来,让他正面面对了自己。
  
  “等下我就跟小丫说,叫她以后都不要再来房里伺候了,咱们有采青跟琴儿呢,要这些个小丫头来干嘛,一个个笨手笨脚的讨人嫌得很。”
  
  林绍轩,你眼瞎心也瞎了啊?人家小丫哪有笨手笨脚?你为了讨好美人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还记得我们的誓言吗?贫贱不弃,富贵不离,永不背叛,祸福相依。玉郎,哥哥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一辈子对你好!”
  
  见他说以后再不用小丫伺候,又提起两人的誓言,瑾瑜板着的一张俊脸终于放晴,他使劲把林绍轩箍在腰间的手拉开,哼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一声就站起身去花园修剪花草了。
  
  啧啧,看不出啊,我家玉郎还是个大醋坛子,不过亲过我一口,就连我跟女人说话都不许了。不许就不许吧,反正我心里眼里都只有你,为了你这辈子一个女人都不碰我也可以做到。
  
  林绍轩被他忽冷忽热撩得火大得很,青天白日的又不敢把他拉进房里强行亲热,只好把几个管事都叫过来开会。
  
  小院东厢是厨房和水房,西厢一间住着采青和琴儿,另一间就被他改造成个会议室,林绍轩坐主位,两边分别坐着福伯、葛庄头、刘天宝、朱长山、葛大柱这几个庄头和管事,琴儿坐在下首拿着纸笔做记录。
  
  江瑾瑜大概是觉得自己早上实在无理取闹,被他哄好后便不好意思再跟来,自己拿着个小花篮在花园里摘花。
  
  一间简单的会议室,七个人围坐在桌前,开了林氏商业帝国的第一次高层会议,定下了今后的发展方向和规划。
  
  林绍轩是董事长兼总裁,福伯便是总经理,其他几人各司其职,分管着工坊的生产、田庄的种植和养殖、材料采购和运输,销售由歆雅管着,现在缺的就是产品技术研发总监。
  
  其实林绍轩很属意瑾瑜,那是个香痴,把香水和化妆品的研发交给他绝对没问题。可他不是心疼嘛,怕那人一干起活儿来就什么也不顾了,累坏了身体可怎么好?
  
  资本家剥削的天性只针对别人,对玉郎他可一点都不舍得,只好自己苦点累点先担着。
  
  “天宝,你那里的精油继续生产,注意保管好镜匣不求产量,一定要精细,用最好的木料,最细的雕工。”
  
  “福伯,你再去雇几个金银匠人,等下我给你画个样子,准备生产银妆盒。那些石匠先别放走,雇着他们给我在山里修个房子,我过些天要去避暑。”
  
  “葛庄头,让人再去买几头耕牛来,派专人养着,交给各家免费使用。水里的河蚌也派人日夜看着,不要被人捞去了,出现病害要立刻报给我。”
  
  “大柱,再去买几辆马车,买些耕牛、农具、粮食、布匹交给朱庄头,再叫人来给他们挖好水渠,从山里引水下来浇灌田地。”
  
  “朱庄头,交给你的农具布匹按人头分给各家。你那里情况与别处不同,就不要交租子了,我给你们开大食堂。”
  
  那白石村土地贫瘠,劳力也不多,空荒废了许多田地无人耕种,林绍轩打算给他们先来个“乌托邦”。大家每天由庄头安排任务各自劳作,一日三餐都由专人做好,大家一起吃。
  
  虽然这样做容易滋生村民们的惰性,但林绍轩那么多事要做,可没空去跟他们每家每户慢慢交涉,还是统一管理的好。
  
  现在夏天也不宜种庄稼,不如先把田地翻一遍,再多积肥料,争取能提高土地肥力,明年才能有个好收成。那村里地广人稀,正好可以集中管理。
  
  “葛庄头,跟你庄子上的人家说一声,有愿意去白石村帮忙的,每天可以领五十个铜板工钱,愿意去那边种地的,不拘种什么,本公子都免他两年的租子。”
  
  “好了,我就说这些,大家还有什么想法都可以各抒己见,琴儿做好记录。”
  
  林绍轩这些天的大手笔早就得了人心,各位管事见他问起,也纷纷谈起了自己意见和建议,第一次高层会议取得了圆满成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