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拯救你老婆第九十二章 大打出手为美人,我要拯救你老婆第92章 大打出手为美人_小说同人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要拯救你老婆 > 第九十二章 大打出手为美人

第九十二章 大打出手为美人

一秒记住【.】,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绍轩见身边围来许多人,个个争看玉郎,立刻有些没了主意。
  
  他是个善动脑懒动手的脾气,再加上那小身板本来就不结实,大家斗个嘴,讽刺挖苦哪怕骂娘他都不怕,可这上百人挤过来,他哪里吃得消,还怎么护得住身边人?
  
  完了,赶紧跑吧!林绍轩当机立断,伸手一推苏权命他前面开路,自己拥住瑾瑜跟在后面就往外挤。
  
  这逆流而动实在艰难,苏权被挤得恨不能拿刀砍了几个,林绍轩也被挤得衣乱冠斜,只有江瑾瑜夹在两人中间,还未显得太狼狈,手上尚且拿着把折扇,把那伸来拉扯的咸猪手一一敲开。
  
  张芝平被众人一通乱挤,也有些傻眼了,没想到玉郎有那么大的号召力,自己不过喊了一嗓子,周围立刻涌来那么多人。话说你们不是来捧花魁的吗?跟我抢个男人,有意思吗?
  
  苏权正在走得艰难,突然面前拥堵的人群被呼啦一下推开,露出面前站着的一个大汉,正是那英雄了得的壮汉陈豪。
  
  “公子,随我来!”陈豪不像苏权那么谨慎,他反正得了上峰的吩咐,一心只要护卫二人安全,见人群拥堵不去,大有卷土重来之势,立刻拔刀在手在前面开路。
  
  那些来这里观看花魁大会的多是些文人和富家子弟,谁见过他这样的凶神恶煞,见他瞪着眼举着刀都吓得赶紧闪开,但又不肯离去,还是跟在后面热议不止。
  
  “看见没有,那身穿白袍的就是杭州的江家玉郎,果然好美貌!”
  
  “真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我看这几个花魁都还不如他美呢。”
  
  “对,我也这么觉得!他要是肯上台唱一曲,我就把身上的银子全买了花送他!”
  
  “就是,咱们快跟过去看看。”
  
  既知玉郎,当然知道他是杭州知府家的公子,众人不过是跟在后面过过嘴瘾,倒没人真敢上前拦着了。就是那几个苏州的顶级纨绔,见他的护卫那么凶残,也不大敢跟着上前。
  
  “真是太险了!”回到迎上来的杭州众人中间,林绍轩才大大的抹了把冷汗,“这帮苏州的家伙实在是没见过世面,为了来看玉郎,差点要搞出人命了!”
  
  几个家伙扎着手把江瑾瑜护在中间,一直走到杭州台下,在贵宾席上坐下,身后有官差们直挺挺站着保护,大家都长长出了口气,这才有空上来问清事情始末。
  
  “这帮苏州的土老帽真是没见识,女人比不过咱们,就连男人也比不过,咱们今晚就在这儿坐着,叫他们好好看看,羡慕不死他!”金大俊擦擦额上热出的汗说道。
  
  金大俊号称傻子,那只是因为他常被人骗着花钱,其实他人倒是不傻的,相反还很精。刚才就是他发现情况不对,这才叫上自己的家丁,又拉了几个人一起上去救人的。这会儿他仗着救人有功,便坐在林绍轩一桌不走了,与几人谈笑起来。
  
  “呸,真是没见识,还敢肖想我家玉郎!”林绍轩狠狠啐了一口,犹然心有余悸。古代还真有被看杀的美男,幸好今天跑得快,否则我俩怕不要被挤杀!
  
  (本章未完,请翻页)
  
  林绍轩整理衣冠调整呼吸,再转头看看那险些被看杀的玉郎,发现人家好好的捧着一杯茶喝得悠悠然。
  
  看来我家玉郎的养气功夫甚是了得!林绍轩擦干热汗,又掏出妆盒把自己好好整理了一番,把头发理好,把衣领拉平,也学着江瑾瑜的样子喝杯茶压压惊。
  
  “咦,这是个什么东西?”金大俊见他掏出个银匣子照来照去,不一会儿就收拾利索了,好奇地抢了过去自己照了起来。
  
  “这个镜子可真不错,林贤弟送我吧,我拿这个跟你换。”金大俊在镜子里第一次看清了自己那张胖脸,感觉十分新奇,也不肯还给林绍轩,便解下块玉佩要交换。
  
  “行了,换什么换,今天多亏了你去救我们,这个妆盒送你了。不过这是给姑娘们梳妆用的,你看,要这么用。”林绍轩不接玉佩,直接大方地送给了他,又演示了一番。
  
  见金大俊拿个银匣子左看右看,其他几个人也凑了过来,正传看宝物,商量着等宝香斋开售了一起去买,突然远处走来几个官差,径直来到他们桌子旁边。
  
  “谁是林绍轩?谁是江瑾瑜?跟我们走一趟!”那几个官差瞪着眼,一看就知来者不善。
  
  嘿,今天这是出门没看黄历?怎么尽是些找茬的?林绍轩四处一看,果然看到刚才拦路搭讪的几人正躲在远处指指点点。
  
  唉,最讨厌这些特权阶级!幸好,咱也有特权。
  
  “我就是林绍轩,怎么着,你想带我去哪儿?”
  
  “我怀疑你跟刚才的一起骚乱有关,跟我们去捕房好好聊聊。”几个官差见他站起来答话,立刻就要上前拿人,还有一个人问都不问,就要去抓江瑾瑜。
  
  林绍轩这人有个毛病,那就是护短。别人抓他什么的他倒不怕,反正身上带着小王爷的玉佩,谁抓了他谁倒霉,但他们敢把手伸向瑾瑜那就不行了。
  
  “啪”的一声响,一个茶杯在那人头上开了花,林绍轩二话不说,伸手抄起一盘瓜子,又砸在自己面前那人的脸上。
  
  “我叫你们狗仗人势!”
  
  “我叫你们胡乱抓人!”
  
  林绍轩一边打一边骂,把桌上的盘盏一通乱砸。
  
  刚才围观玉郎还没走的群众见他们演起了全武行,立刻又兴奋起来,这回不敢上前了,都在远处议论纷纷。
  
  小王、金大俊、韩公子,这些人在杭州地面上那肯定都不怕事,原本在外边还想收敛着点,此时见林绍轩已经出手,也忍不住了,一个个助拳的助拳,拉偏架的拉偏架,杭州花魁的台子底下立刻就热闹成了一团。
  
  那楚柔原本仗着有金主捧场,自己又长得妖娆,很是有些人追着看,这会儿台下忽然打起来了,大家都去那里看打架,没一个人看她表演了,不觉有些讪讪的怪没意思,干脆也不唱了,也不跳了,自己也站在台上看起热闹来。
  
  只见台下的林二公子带着一帮纨绔,已经把一个身穿公服的差人打倒在地,犹自不肯罢休,一边踹一边还在骂着什么,旁边又有几个差人前来救人,也被他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们推推搡搡如耍猴,果然十分精彩热闹。
  
  哎呀,热闹是热闹,等下可如何收场?楚柔一边看一边又忍不住替自己的老乡担心起来。
  
  果然,过不多久,后面挤上来一个身穿捕头公服的人,身后带着许多官差,大手一挥,就要把杭州的纨绔们统统拿下。
  
  完了,把他们全抓走了,自己今晚一定要凉凉!楚柔急得要命,却又无法可想,忽见林二公子身后走上来一个护卫。那护卫从腰间掏出一块牌子往前一亮,那捕头立刻带着人跪了一地。
  
  咦,这又是个什么操作?楚柔的心忽上忽下,正在担心,又见林绍轩的护卫喝骂几句,那捕头立刻起身,一转头把远处看热闹的几个人抓了过来。
  
  楚柔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下面看热闹的也看不懂,就见一个护卫拿出个腰牌,他们的捕头立刻快吓尿了,连织造家的衙内,本地有名的几个公子全都抓了过来。
  
  被那捕头在耳边嘀咕了几句,几个本城的顶级衙内就全怂了,不住的点头哈腰赔不是,就差跪地求饶了。
  
  “算了,让他们走吧。”那美得神仙也似的江家玉郎皱了皱眉头,红衣公子立刻从善如流地叫几个衙内全都滚蛋。
  
  好了,这下没热闹可看了。群众们见几个捕快也哈着腰溜走了,不明真相但不影响他们自己发挥,于是各种版本开始流传开来。
  
  有的说红衣的公子是京城来的大官,有的说来的是宫里的太子,还有最接近的版本,也只是说那个是淳王家的小王爷,谁知道他就只是个普普通通狐假虎威的小纨绔呢。
  
  楚柔见大家伙儿都围在这里议论得很热切,灵机一动,叫乐师奏乐,唱起了十分应景的《红豆曲》。这下好了,今晚这出戏全是红豆玉郎引起的,大家伙儿不敢再去看玉郎,便都围着听他的曲子,楚柔又收获了一群粉丝。
  
  “哈哈,痛快,太痛快了!”
  
  几个纨绔从前在别人的地盘上一般还都比较收敛,今次跟着林绍轩大打出手,然后还能全身而退,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这兴奋没处发泄,全都用在了花银子比赛上,眼见得楚柔台前的花篮渐渐满得放不下了。
  
  “来,瑾瑜,今次你可是这花魁大会的风云人物,赶紧填个词叫楚柔拿去唱,只要说是你写的,我看她这第一名肯定没跑了。”
  
  几个人偷偷商量了一下,跑去台下拿来纸笔,塞进江瑾瑜手里便要叫他填词。
  
  林绍轩仔细看了他一眼,打算他若是不高兴,那便不管什么花魁不花魁的也要帮他推了,不过此时看来,却发现他极有兴致,两眼微微眯着,对他极熟悉的人便能从里面看出一丝兴奋来。
  
  哈哈,看不出嘛,我以为你有多么的孤高淡漠,原来你骨子里也是个爱闹事的。林绍轩发现他其实玩得很高兴,也便随他去了。
  
  江瑾瑜提起笔,略一凝眉,刷刷点点一挥而就,一首新词便提于纸上。
  
  “拿去吧。”那笔才刚刚搁下,立刻有人迫不及待地接过诗笺送到了台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