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拯救你老婆第一百二十七章 谁能知道他的苦,我要拯救你老婆第127章 谁能知道他的苦_小说同人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要拯救你老婆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谁能知道他的苦

第一百二十七章 谁能知道他的苦


      江瑾瑜为陆依依的命运叹息自责,林绍轩怕他郁结于心,连忙上前安慰。
  
      “这怎么能怪你呢?只怪现在的婚姻制度,嫁娶靠的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己完全不能做主。他们双方父母定下的婚事,跟你又有什么相干?”
  
      “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有些愧对于她。”江瑾瑜被他搂住劝慰,心里略略好受了一些,却还是有点放不下,“她这样过一辈子,还有什么幸福可言?”
  
      “幸福?她想要幸福就得嫁给你,那她倒是幸福了,咱们俩可怎么办?”林绍轩怕他太过内疚,只得歪缠上去。
  
      “玉郎,你只知道可怜她,就不来可怜可怜我?”
  
      “你?你有什么好可怜的?我看谁都没你过得快活。”江瑾瑜终于被他转移了注意,把他乱伸的那只手按住,却又被他吻住嘴。
  
      “那是因为有你我才幸福的嘛,要是没有你,我可比她惨多了。”
  
      “唔……你正经点。”
  
      “我正经不了……”
  
      两人一路痴缠,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
  
      “别忘了我的神仙醉!”醉青牛一边往自己房里走,一边还不忘他的酒。
  
      “忘不了,你就等着吧。”林绍轩没空理他,今天一天发生了那么多事,他要好好安慰一下玉郎。
  
      “别想那么多了,你母亲迁坟和入族谱的事,我会去找你爹商量着办的,你放心,一定帮你办得妥妥帖帖。”
  
      好久没跟玉郎一起泡玫瑰浴了,今天虽然晚了点,但林绍轩为了帮瑾瑜平复心情,却不惜劳师动众。这会儿两人又并排坐在浴桶里,下人都出去了,他才慢慢好言安慰。
  
      “嗯,谢谢你,又要叫你为我费心。”江瑾瑜两眼放空,不知在想些什么,听了他的话也只是随口道谢。
  
      唉,玉郎虽然高调回家,却还是没有感受到家人的关心和家庭的温暖,那个家给他的永远是防备和利用。可惜大姐陪姐夫去了京城,否则他也不会如此萧索。我的玉郎,你就只有我了,放心,我一定会对你好,把你欠缺的全都补偿给你。
  
      林绍轩静静沐浴,不再打扰玉郎的冥思,只是对他又比以往温柔了许多。
  
      “放心,我没事了。”江瑾瑜想完心事,终于发现了他今晚的不正常,似乎太安静了?
  
      “没事就好,咱们还要再忙好几天呢。等忙完这一阵,我陪你再出去玩玩。”林绍轩见他恢复了正常,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才终于落了地。
  
      “去睡吧,我还有事跟你说。”江瑾瑜起身穿上浴袍,又皱着眉头想起了心事。
  
      “走,咱们回去说。”林绍轩也赶紧把自己收拾干净,拉起他的手一起回了卧房。
  
      “哥哥,我想求你一件事。”江瑾瑜侧卧在床上,主动搂住了他的腰。
  
      “你是不是傻啊?跟我还说什么求?你要什么我不肯给你?哪怕你要我的心,我也给了。”林绍轩最怕他这样,见他说话如此生分,恨不能立刻把心掏出来给他看看。
  
      “嗯,我想把那八倾永业田拿出来办个义学,怕你不高兴。”江瑾瑜自幼被限制了发展,便深知不能读书之苦,自从拿到田契,就一直想着拿它去帮助那些想要进学而无门的人,只是看林绍轩一直热衷生意,怕他会不舍得。
  
      林绍轩听他说了设想,心里真是又气又无奈。八百亩田地虽然多,我会在乎那么点钱吗?就算你稻麦轮种一年两熟,也不过是几千两银子的生息,拿去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我会舍不得?
  
      “你呀,叫我说你什么才好?”林绍轩把他狠狠搂进怀里,在那粉嫩的脸颊上轻轻咬了一口,“哥哥我为什么才去赚钱的?以前我从没告诉过你,今天不如都对你说了吧。”
  
      江瑾瑜静静躺在他怀里,听他将前事一一细说,这才知道他所做的那些事全都是为了能跟自己在一起。
  
      “哥哥,我竟不知,原来你为我费了这许多心思。”江瑾瑜感动极了,不由得把脸埋进了他的怀里。
  
      “那你以后还要不要乱怀疑我了?”
  
      “再不了,以后不管发生什么,我都相信你。”江瑾瑜主动献上香吻,两人唇舌交缠,渐渐发出些令人脸红心跳的异声。
  
      清晨的阳光普照大地,林绍轩与江瑾瑜两兄弟早起,恩恩爱爱用了早餐,凑在书房里商量怎么兴办义学,江府大院里也一派繁忙景象。
  
      昨晚大公子和大少夫人拜堂成亲,今天一早下人们就都站在院子里等着伺候,等了半天也没个动静。怎么办?老爷夫人还等着喝媳妇茶呢。
  
      下人们谁也不敢去催,只得继续等着,终于听到门吱嘎一声开了。
  
      “小桃,进来一下。”门内传来大少夫人的声音。
  
      “是!”小桃听见自家小姐叫,赶紧走了进去,顺手又把门关上了。
  
      昨晚小姐叫她出去,她可是一直提着心呢,也不知道这两人怎么样了。这会儿进门一看,小姐已换了一身华贵的红裙,正坐在妆台前梳着头发,江大公子也穿着一身新衣,恭恭敬敬地站在一边捧着梳篦妆盒。
  
      咦,新姑爷还不错嘛!小桃上前接过梳子替小姐挽发,梳了个妇人发髻,又取出首饰盒挑头饰。
  
      “你,给我准备首饰头面了吗?”陆依依瞥了一眼站在旁边不敢离开的江大公子。
  
      “啊……没有……”江谨言支吾了一声,见她眼睛一瞪,赶紧说道:“我马上去买,今天就去!”
  
      “哼,多买些!”陆依依说完就命他出去洗漱,又笑嘻嘻地自己挑起了首饰。
  
      “小姐,这是怎么回事啊?”小桃惊奇了,偷偷对着江谨言一努嘴。
  
      “打服了呗。”陆依依一捂嘴,又赶紧加了一句,“在外面对他恭敬些,别叫人看出来。”
  
      “是,小桃知道了!”
  
      小桃和这次一起陪嫁过来的三个丫环都是自小跟小姐一起长大的,什么顽皮的事没做过,打了新姑爷,这又是个什么大事?她根本就不会在意,反而为了小姐暗暗得意。这下好了,咱家小姐再不会被他欺负了。
  
      陆依依梳妆打扮完毕,站在穿衣镜前打量了一下自己,又对着江谨言命令道:“你,过来。”
  
      “是。”江谨言昨晚被那一顿好打啊,接着又被放了血,在她面前再也不敢说半个不字,见她叫,赶紧就走了过来。
  
      陆依依扯过他的胳膊,拉他站在镜子前,嗯,不错,看着还挺像样,就是他这脸上青了一块不太好看。
  
      “脸怎么弄成这样?难看死了,给我笑。”陆依依太霸道了,居然还命令人家笑。
  
      “昨晚被人打的……”江谨言连自己被谁打的都不敢说了,赶紧对着镜子挤出个笑,十分扭曲。
  
      妈的,林绍轩,你给老子送的什么镜子?
  
      “行了,我还要去给公婆请安敬茶呢。”陆依依挽着他的胳膊不松,一边往外走还一边低声呵斥,“自然点,给我笑得开心点!”
  
      江谨言苦啊,太苦了!昨晚带着满身伤痕睡了一晚地板,今天早上还要服侍这个母老虎梳妆,这会儿又要强颜欢笑陪她去见爹娘,等下还要出去给她买首饰,还不能买少了。谁来救救我啊!早知今日,我又何必当初!
  
      陆依依轻移莲步,依着母亲的教导,做出个十分温婉大方的样子,扯着江谨言去见公婆,一杯茶换来了知府老爷和夫人的许多赞许和一个碧绿莹润的翠玉镯。
  
      “依依啊,你们小两口今后要相互帮衬,早日为我府里开枝散叶。娘一看你就是个有福气的,你们多努努力,娘可等着抱孙子呢!”验过落红帕子的知府夫人看着陆依依越看越满意。
  
      你看这小两口多么恩爱,原先的大儿媳身子太娇弱了,连个胎都保不住,自己反倒难产死了。还是这个儿媳好,看看这身材,必定好生养!
  
      “哎呀,母亲,羞死人了。”陆依依羞羞答答往江谨言身后一藏,心里暗暗偷笑。
  
      你还想抱孙子?做梦去吧。姑奶奶不给生,别人也别想生,这就是你们抢我回来的报应!
  
      “父亲,母亲,儿子带依依回去了。”江谨言看不下去了,又不敢说破,连忙就想撤退,却又被老娘拉住用早膳。
  
      呜……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江谨言一边十分苦逼地跟陆依依扮恩爱,一边在心里不住哀嚎。好不容易熬完早膳回了自己的院子,刚想找个借口开溜,又被陆依依叫住了。
  
      “把你房里所有人都叫过来,我要训话!”
  
      “是,我马上去叫。”江谨言赶忙命人把这一房的所有下人全喊了过来。
  
      “男左女右,都给我站好了。”陆依依拿出大妇的派头,命自己带来的四个大丫环站在身后伺候,取过花名册一个个点名。
  
      “江贵,江平……”对这些男仆小厮,陆依依也就是看一眼就叫他们站过一边,点完了男仆,又到了婢女。
  
      “艳春、夏荷、秋菊、冬梅,站过来我看看。”陆依依把原先服侍的四个丫环都看了一遍,见是四个十分妖娆的小丫头,想来已被江谨言收用了。
  
      “以后你们就在我身边伺候,不过我可先说好了,谁敢勾搭爷们,被我发现直接打死!”陆依依声色俱厉,站起身拿过一只木柄拂尘,咔嚓一声就徒手掰成了两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