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拯救你老婆第一百四十四章 二公子又求饶了,我要拯救你老婆第144章 2公子又求饶了_小说同人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要拯救你老婆 > 第一百四十四章 二公子又求饶了

第一百四十四章 二公子又求饶了

江瑾瑜正在烦恼,耳听马车内突然响起一道清越的歌声。
  
  “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既然不是仙难免有杂念,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
  
  “咱们又不是神仙,生活在俗世间,便要按俗世的规矩来办事。”林绍轩轻轻拍了拍他的手,“玉郎莫愁,等办完了你母亲的事,咱们便没什么要求他的了。到时候我们就在白石山庄住着,有空去书院读读书,去外面四处游玩,再不用理会这些凡尘杂念。”
  
  “嗯,好!”江瑾瑜坐在他身边,内心莫名地安宁了不少,忍不住捧住他的脸仔细打量。
  
  就是这个人,自从他出现后,自己便慢慢万事顺遂,原先求而不得只能暗地艳羡的东西,全被他捧到了面前。现在自己不但离开了那个禁锢自由的家,还有了连哥哥们都羡慕的官职,有了堪比原先知府大院的豪宅、别院,还有了山、有了银子,可以由着心意任意修建学院,去帮助那些与自己有着同样境遇的读书人。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个人带来的,可是他对自己却一无所求。
  
  “哥哥,谢谢你!”江瑾瑜在他唇上轻轻一吻,“你想要什么?告诉我。”
  
  哎呀,我家这冷面冷心的小坏蛋终于肯开恩了!林绍轩立刻蹬鼻子上脸:“咱们何时成亲?”
  
  “换个别的吧。”江瑾瑜垂眸,暗暗叹了口气。
  
  “好了,别叹气。哥哥什么都不想要,咱们这样就已经很好了。”林绍轩连忙轻抚他的眉头,又温柔地抚摩了一下他的脸,“玉郎,我只要你过得开心,这样我就满足了。”
  
  江瑾瑜心头一热,一把拉下他的手握在掌心,使劲咬了咬牙说道:“别说了,我答应你!”
  
  “什么?你说什么?”林绍轩欣喜若狂,简直以为自己幻听了。
  
  “我答应你,等我从青城回来咱们就成亲。”江瑾瑜豁出去了,把他拉进怀里便深深吻了下去。
  
  “唔……玉郎,我爱你!”林绍轩被他吻得仿佛魂魄离体,全身软得再没一丝力气,只得张着嘴任他探索缠绵。两人勾吻厮磨纠缠不休,小小的车厢内空气渐渐燥热。
  
  “别,别在这里……”林绍轩直到被他侵袭了要害才突然清醒了一点点,赶紧拉住他的手,“咱们回杏儿胡同去,我等不及了。”
  
  江瑾瑜见他满脸绯红,一双媚眼水波荡漾,红唇一张一合吁吁喘气,顿时又被勾得心火旺盛,奈何心里有件事压着,一直不敢破戒,只得又把他狠狠揉搓一把这才放开。
  
  “哼,哪里学来的这些勾人手段?以后给我老实点,再不许出去寻花问柳。”
  
  “是,我以后再不出去了,只在家勾你。”林绍轩勾住他脖子轻轻吹口气,又拉住他手不住揉捏。江瑾瑜看他红着面孔,媚眼如丝喘息不定的样子,更觉有些把持不住,又把他捉过来在耳尖轻咬一口,慢慢轻吻他的耳垂。
  
  “好玉郎,饶了我,我再不敢了。别在这里,被他们看了笑话。咱们赶紧回去,我任你处置。”林绍轩被他反握住双手亲个不停,浑身都好似要烧着了,帘外就是车夫和护卫,他怕被人听了去,便不敢发出异声,只得咬着唇苦苦忍耐,不停讨好求饶。
  
  江瑾瑜先是被他真情感动,后又被他媚态撩拨,任他百般求饶却再不肯放,就这么把他控在怀里一起忍受折磨。
  
  马车吱吱嘎嘎驶回杏儿胡同,到了大门前两位爷却都不下来,只是吩咐人把车一直赶去后院,车在小门边停稳后,才见江老爷从车上抱下一个人,直接就抱进了房间。
  
  “那好像是咱们林老爷吧?”
  
  “是,我看清了,就是老爷。”
  
  “老爷怎么了?怎么被抱进去的?是不是生病了?”
  
  几个丫头小厮被从门边赶走,聚在远处悄声议论。
  
  “都不要命了?竟敢在背后议论主子!”入画也从远处看到了这一幕,知道些内情的她连忙把几个下人赶走,自己也赶紧溜了。老爷们等下一定会叫水,她得先去准备着。
  
  林绍轩被江瑾瑜怎么样收拾了一顿咱们就不细说了,只说他二人借五姑娘暂解一时困顿,林绍轩自己快活了,便想去伺候一回江瑾瑜,却被他伸手拦住。
  
  “不必了,我没事。”
  
  “怎么会没事呢?你也不小了,怕什么,哥哥来帮你。”林绍轩笑嘻嘻还待伸手,又被他一把捉住。
  
  “不用,我有事问你。”
  
  见江瑾瑜说得认真,林绍轩也赶紧收敛起笑容:“你说。”
  
  “嗯,这个……”江瑾瑜脸上飞起一片红霞,犹豫了半晌,终于开口问道:“两个男人怎么成亲?又怎么洞房?”
  
  “哈,你说这个啊!你乖乖等我把你娶回家就知道了。”
  
  “不行,说好了你当新娘的,该由我娶你。”江瑾瑜断然拒绝。
  
  “好,我当新娘。”林绍轩不跟他争辩。能成亲就行,管他谁做新娘呢?你个小雏鸡,该怎么洞房还不是要来问我?到时候你就知道厉害了。
  
  他二人说不尽情话缠绵,却不知随着钦差的离开,一片乌云已聚拢在头顶,顷刻就要电闪雷鸣。
  
  林绍翰早在小宋失手的那一天便决定启动复仇计划,这些年暗暗操作的锦绣商行开始了对林家生意的鲸吞蚕食,只等钦差一走,林绍轩失了倚仗,他便立刻动手报仇!
  
  钦差终于走了,林绍翰按捺不住心头的激动,在自己的书房大手一挥:“动手!”
  
  “是!”四大掌柜齐齐应声,按照计划开始了行动。
  
  林宅的主院,梧桐树投下巨大的阴影遮着林老爷独自养病的卧房,几个下人正坐在台阶上打瞌睡,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此时却突然有人风风火火跑了进来。
  
  “老爷,不好了!”说话的正是刚刚成亲又接手了不少林家生意的林绍睿,他跑得满头大汗,呼哧直喘,一进门就跪到了林老爷的床边。
  
  “睿儿,别着急,发生什么事了?”林老爷最近身体一直不好,此时刚刚喝了药准备睡一会儿,见他急急忙忙跑进来,忙命人给他倒水,又叫他坐下慢慢说。
  
  “老爷,就是刚才,我正在铺子里看账,突然有好几个人拿着账本欠条跑过来,说是我们欠了他许多银子没给,这会儿正叫人堵着门闹事要钱呢,客人全给他们赶跑了。”林绍睿喘平了气,终于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这怎么可能?我们都是按账期每月付款发货,怎么会欠钱不给?”林老爷皱了皱眉,“去把翰儿给我叫来。”
  
  “一出事我就去找大表哥了,哪儿都不见他的人。”林绍睿急得直搓手,“店里只有二掌柜在那儿看着,我走的时候就已经闹起来了,这会儿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翰儿不在?”林老爷捏了捏额角,“来要账的都有哪几家?”
  
  “额,我记不清了……”林绍睿打了个秃噜,“反正都是常年跟我们有生意往来的几家,说是已经好几个月没付款了,今天再不结清他们以后就再不给我们供货。”
  
  唉,睿儿真是嘴上没毛办事不牢,这事还得要翰儿去处理。林老爷挣扎着起来,命人出去找林绍翰,又命人去把铺子里的几个大掌柜都叫过来。
  
  “睿儿,你先出去吧,去铺子里看看情况,这次都问明白了再回来告诉我。”林老爷处理了一点事便觉有些乏力,把林绍睿打发走,自己躺在床上休息。此时他还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大儿子自导自演的好戏,只以为叫了翰儿回来一切自然都能平息。
  
  林老爷这一觉昏昏沉沉,直睡到掌灯时分才被一个声音唤醒。
  
  “父亲,你找我?”
  
  “哦,翰儿你来了?”林老爷睁开眼,见屋内灯光昏黄,下人们全都不在,只有林绍翰带着几个大掌柜站在他的房里。
  
  “你们怎么都进来了?”林老爷见他们不等人叫就全围在自己床边,心里有些不快,但这都是林家做了十多年的老人了,也就没说什么,只是向着林绍翰询问消息。
  
  “翰儿,听说铺子里去了许多要账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哦,你说这事啊。咱们家最近生意出了问题,欠他的货款一时没付清,他们就来闹事了。”林绍翰微微一笑,不急不躁地回道。
  
  “现在怎么样了?”林老爷见儿子一点不急,还以为没事了呢。
  
  “他们闹得太凶,生意做不成了,我就把铺子给关了。”
  
  “怎么能关铺子呢?这样下去咱们的老客不就全没了吗?!”林老爷有些急了,“总共欠他们多少银子?你赶紧想办法把钱还上,明天就把铺子给开了。”
  
  “呵呵,恐怕开不成了。”林绍翰眼含嘲弄地看着他着急,心里慢慢升起一种复仇的快感。
  
  “又怎么了?咱家库里不是还存着一些银子的吗?仓库里也有许多货,不行的话就低价卖出去一些。”林老爷还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他信任的大儿子一手导演的好戏,犹自打起精神苦苦思索。
  
  “叫林绍睿来告诉你吧。”林绍翰微微一笑,对手下使了个眼色,一个大掌柜转身出了房门。
  
  “老爷!老爷不好了,又出事了!”林绍睿从门外跑了进来,边跑边叫。
  
  其实他早回来了,只是一直被下人拦在门外,这会儿里面叫他才被放进来。这小子也是个没眼色的,根本看不出眉高眼低,见大家都聚在这里,他也大呼小叫地嚷嚷起来。
  
  “好多人跑去铺子里说我们卖假货,他们拿来的那些锦缎我看了,只有外面一层是好的,里面全发霉了。他们现在跟要账的一起堵着咱们铺子的大门,都吵着要咱们赔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