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拯救你老婆第一百四十八章 中用还是不中用,我要拯救你老婆第148章 中用还是不中用_小说同人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要拯救你老婆 >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中用还是不中用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中用还是不中用

林夫人越说越激动,抓住林绍轩的手使劲摇晃,话也渐渐颠三倒四起来。
  
  “儿子,你快跑,有人要杀你!”
  
  “快,快去救章嬷嬷,那孽种也要杀她!”
  
  “呜……老爷,你落到他的手里可怎么办哟,他根本就是一只豺狼,亏得你这么多年把他捧在手心里养大,他根本就是一只吃人的狼啊!”
  
  “娘,你好好休息,儿子这就派人去大宅里看看。”林绍轩见母亲情绪极其不稳,不住翻来覆去说起往事,他虽然猜出一点端倪,却不想过多追究。
  
  母亲确实不该下毒杀人,可谁叫她是自己的娘呢?自己又不是原主,实在不好过多评价他的家事。他只知道,这个女人对他爱得深,爱得真,爱得没有一点底线,他不能任人随意虐杀她。
  
  “来,把药喝了,好好睡一觉,儿子这会儿就派人过去把章嬷嬷接过来,明天一早我就去找薛神医给爹看病。”林绍轩从丫环手里接过汤药,亲手喂母亲喝了,又给她盖好被子,握着她的手不停温声安慰。
  
  “嗯,儿子,你一定要多带些人才能去,他亲口说了,他还要杀你,你可千万不能一个人过去。”林夫人就着儿子的手喝完药,又漱了口,被儿子扶着躺好,紧紧抓住儿子的手,这才渐渐平静下来。
  
  “是,儿子知道了。娘你睡吧,我在这里守着你。”林绍轩握着母亲的手轻声哄着,直到林夫人睡着了才站起身。
  
  “入画,你今晚就跟侍书睡在这里陪夫人吧,我出去有点事。”林绍轩安排好夫人,这才走回了自己住的主院,见瑾瑜已经穿好衣服正坐在窗前榻上等他。
  
  “怎么起来了?你快睡吧,我还有点事,一会儿就来陪你。”林绍轩连忙上前拥住他,怕他担心,便没说家里那些狗屁倒灶的事,只简略地告诉他林家大宅出了点事,自己的母亲来了。
  
  “你要出去吗?我陪你一起吧。”江瑾瑜见他眼露忧虑,便不肯撇下他自己先上床去休息。
  
  “没事,我不出去,只是要借你的两个亲兵一用。”
  
  “那我陪你一起去吧。”江瑾瑜握住他的手,发现他的掌心有一些汗湿,略略皱起了眉头,“家里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大事,就是我母亲受了些惊吓,想要见她身边的嬷嬷,我这就让陈豪去请。”林绍轩哪好意思说自己的母亲下毒杀人,现在人家的儿子要来杀她报仇?只得含糊其辞。
  
  “这个老牛真是靠不住,养了他这些天,怎么说走就走了?”林绍轩一路走一路抱怨,走去了护卫住的厢房。
  
  陈豪苏权还没睡,听他嘀嘀咕咕地走过来敲门,赶紧打开了房门,只以为他是来找醉青牛的。
  
  “老牛前天找你来着,但你们都不在家,他等不及就自己出去办事了,说是个把月就回来。”陈豪穿着件小背心,露出粗壮的胳膊,一边开门一边披上外衣。
  
  “他说了什么事吗?”林绍轩听说醉青牛还会回来,终于心里舒服了一些,看来老牛还是靠谱的,个把月后回来,也不耽误送玉郎去青城山。
  
  “他没说,好像是他的师弟出事了,等着他去救。他本来想找你借些银子,没找到你,我们两个就给他凑了二十两。”
  
  “行,不说老牛了,你们两个赶紧穿好衣服,去帮我办件事。”林绍轩探头看了一眼,见他俩都露胳膊露腿的,生怕瑾瑜看了不雅,自己就没进去,只叫他们带着采青领路,去把章嬷嬷一家都接来。
  
  林绍轩守着等消息,江瑾瑜也不肯睡,两人就坐在庭院的石桌旁摇着扇子聊天。夜凉如水,夏夜的风轻轻吹着十分惬意,可惜林绍轩心里藏着事,怎么也静不下心来。
  
  听侍书说家里的生意全完了,老爹中风,老娘差点送命,自己这个大哥还真狠啊!林绍轩这会儿已经明白了,林绍翰他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他不但恨林夫人,他把林府的一切全都恨上了。
  
  “唉,子不言父过,长辈的事我就不说了,可是我这个大哥,唉,他怎么就那么多仇恨呢?”林绍轩挨着江瑾瑜,闻着他的淡淡体香,感受着他的温情依恋,心情终于慢慢平复下来。
  
  他不想因为隐瞒使两人产生隔阂与猜疑,再加上心里藏着秘密实在不舒服,想了想还是把事情的原委慢慢说了出来。
  
  “我知道是我母亲做错了,可是,不管怎么样,她毕竟生养了我,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死于非命吧?”
  
  “父亲这许多年连看都不太看我,也不许我插手家里的生意,你也看到了,我出来的时候除了银子别的什么都没拿,全都留给了他,可是他又为什么要亲手毁灭这一切呢?这可都是给他的呀!”
  
  林绍轩苦闷地一口喝干杯中美酒,江瑾瑜只是静静地听着,一句话也没说。所有的一切,哥哥的心里一定都已经有了主意,他只是有些烦,有些闷,需要有个人听他倾诉。自己不能为他做什么,此时只要静静地陪他坐着就好。
  
  林绍轩把藏在心里许久的话说了个痛快,一壶酒也快喝完,见江瑾瑜还在自己身边挨坐着,他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安静地看着自己,眼里有心疼,还有缱绻的水波。
  
  “玉郎,有你在真好,心里这些话憋久了真难受,现在说出来好多了。”林绍轩说出了心事,只觉心怀舒畅,见他温柔顺从地坐在自己身边,一手还揽着自己的腰,刚喝下的酒顿时便涌了上来。
  
  “来,你也喝一口,莫受了夜露的寒气。”林绍轩一边劝酒,一边却把酒都倒进了自己嘴里,回身也搂住他的腰,便把唇贴了过去。廊檐下的风灯轻轻摇晃,投下一片暖黄的灯光,灯光下两个少年贴面相拥,唇舌交缠在一起,溢出浅浅呼吸和淡淡酒香,为这多事的夜晚增添了一丝温馨美好。
  
  “公子,人接回来了,送去哪儿?唉呀妈呀!”陈豪最近被林绍轩带得也不太守规矩了,没等人通传就直接跑进了主院,被这一幕差点刺瞎狗眼,连忙捂着脸退了出去。
  
  “咳,男的交给采青,女的送去偏院。”林绍轩咳嗽一声掩饰尴尬,把玉郎遮在身后,冲陈豪使劲瞪眼。
  
  “是,小的这就去办!”陈豪实在是受不了他这样子,转身就跑了出去。
  
  这人,嘴角还挂着可疑的唾液,脸上红红的,不知是喝多了还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当众亲热被人看到了一点不知道害臊,居然还这么杀伤力十足地瞪人。唉,脸皮是个好东西,可惜主子没有。
  
  “好了,没什么大事了,今晚害你跟我受累,明天你就在家好好歇着,我带人去府里把老爹接出来。也不知道中风严不严重,明天我去请薛神医来给他看看。”林绍轩赶走了碍眼的人,一回身又搂住瑾瑜的腰肢,“咱们赶紧回去睡吧。”
  
  “好好走路。”江瑾瑜刚才跟他亲热被陈豪看到,羞得脸也红了,全身一阵燥热,这会儿见他还来搂抱,使劲挣出他的手臂自己就跑了回去。
  
  “怕什么嘛,反正咱俩是要成亲的。”林绍轩嘀咕了一句,也跟着推开门进了屋。
  
  下人们早就习惯了,两个主子夜里睡觉从来不要人值夜,见他们吹灭了灯,也赶紧回房自己睡觉去了。这一晚上可真闹腾,不知道明天还会不会再发生点什么不寻常的事。
  
  第二天一早林绍轩就醒了,没办法,心里装着事,就算搂着玉郎温润的身子也睡不踏实,睡不一会儿就会惊醒。他还没想好,回去后该怎么面对大哥。
  
  不管怎么说,当年都是林夫人做错了事,杀人偿命,大哥想杀她报仇也无可厚非。可是,那毕竟是自己的娘啊,林绍轩无法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评判这件事,他不能容忍有人伤害这个爱自己胜过一切的母亲。
  
  林绍轩悄悄抽出手臂想起身去看看老娘,谁知才一动江瑾瑜就醒了过来。
  
  “你要起了吗?我陪你去看看伯母吧。”他把林绍轩拉过来,伸手抚摸他蹙起的眉头,“别担心,你今天回去找他好好谈谈,他想要什么补偿咱们都给他就是。”
  
  江瑾瑜其实在心里更同情林绍翰,同为小妾的儿子,同样幼年丧母,林绍翰比他还更惨。他的母亲是病死的,可林绍翰却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母亲被人毒死,他心里有恨真的很正常。可是,谁叫那人是林绍轩的亲娘呢,他总不能叫哥哥把自己的亲娘送给别人杀了泄愤。
  
  “唉,希望大哥还保留着理智,不要再做害人害己的事了。”林绍轩轻轻拥住怀里的玉人,吻了吻他的面颊,“你放心,不会有事的,我今天只是去找他谈谈,家里的一切全留给他,父母都由我来赡养,希望他能放开仇恨好好生活。”
  
  林绍轩想了想,突然又发出一声轻笑:“我是不中用了,给林家传宗接代的任务还得交给他呢。”
  
  “什么你就不中用了?我看你中用得很,生个儿子绝对没问题!”江瑾瑜伸手轻轻一捏,林绍轩就如被人掐住了七寸的蛇立刻就软了身子,声音也甜糯起来。
  
  “好玉郎,我就只有在你面前才中用,不如你叫我用一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