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拯救你老婆第一百五十章 千般柔情留不住,我要拯救你老婆第150章 1000般柔情留不住_小说同人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要拯救你老婆 > 第一百五十章 千般柔情留不住

第一百五十章 千般柔情留不住

“你们昨晚辛苦了,这些银子拿去给大家分分。天干物燥,这大火实属天灾,怎么会是有人故意纵火呢?没人受伤就好,其他的就不要追究了。”
  
  林绍轩悄悄塞给铺兵一百两银子,命他遮掩真相。
  
  “是,谢谢林公子,小人知道怎么做。”铺兵拿了银子,喜滋滋地走了,留下二公子苦着脸站在客栈门前。
  
  林绍轩憋屈啊,他也不想给大哥擦屁股,可是他又能怎么办?查明真相,必然要牵扯出老娘当年的旧事,到时候杀人的,放火的,大家一个也跑不了,真要查清楚了,这个家也就全完了。
  
  林绍翰就住在客栈里,虽然一夜没合眼,可他这会儿睡意全无。他恨,恨老爷,恨夫人,恨翠痕,更恨林绍轩!
  
  差一点点他就成功了,就差那么一点点!
  
  他不知道是谁打了他,但他知道,老毒妇跑了,而且是被翠痕放跑的。
  
  昨晚翠痕放走了林夫人和侍书后,便给他松了绑,扶他在榻上躺好,给他细心地包扎了头上的伤,给他擦干净脸上的血,静静地等他醒来。
  
  林绍翰做了一个梦,梦见他为母亲报了仇,母亲再也不是满脸黑血的样子,她又恢复了美貌与温柔,母亲轻轻抚摸着他的脸,对他说:“翰儿,醒来,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娘很开心,你快醒醒,早点娶个媳妇回家,娘等着抱孙子呢。”
  
  母亲微微笑着,一双手温暖又轻柔,她的身影慢慢模糊,一阵风吹过,便化作一缕轻烟消失不见。
  
  “娘,别走!翰儿不要你走!”林绍翰猛地坐起身,伸手想要留住母亲的身影,却撞入了一个柔软的怀抱。
  
  “翰儿,醒醒,我在这里。”有人轻柔地将他抱进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背。
  
  “娘,你不要走,不要走……”林绍翰埋首拼命汲取那醉人的体香和温暖,怀里的人轻颤着身子,却坚定地,紧紧地拥着他。
  
  “翰儿,是我。”
  
  不是母亲!
  
  林绍翰慌张地抬起头,怀里的人哪里是他的母亲,分明是他身边伺候的翠痕。
  
  “怎么是你?”林绍翰连忙放开她,后脑传来一阵剧痛。他抚着头四处打量,发现这里不是自己熟悉的地方。对了,我是来报仇的,可是现在杀母仇人竟不见了,有人打伤自己救走了老毒妇!
  
  “是你打伤我的?!”林绍翰眼神凌厉地逼视着翠痕,直看得她转过头去。
  
  “不是我,我来的时候你已经受伤了,屋里一个人也没有。”翠痕不想骗他,但也不敢说出真相。
  
  她眼光闪烁躲避着他的审视,慌乱地站起身。“咱们回去吧,你受伤了,需要好好休息。”
  
  “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林绍翰擒住她的下巴,逼她跟自己对视。翠痕在他的灼灼目光下终于败下阵来。
  
  “翰儿,你要报仇我不敢拦你,可是现在夫人被人救走,证明她命不该绝。我求求你,放手吧,不要再折磨自己了!”
  
  翠痕看着他扭曲的面孔,看着他脸上残留的血污,眼里是心痛,是心疼,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哼,我已经禁止任何人出入,她一定逃不出去,我这就把她找出来,一定要她好好尝尝我娘当年的痛苦!”林绍翰推开翠痕,咬咬牙忍痛站起,脑部传来的剧痛使他一阵眩晕。
  
  “翰儿,别找了,求求你,放手吧。咱们别再纠缠过去的事,好好过日子不行吗?”翠痕连忙扶住他的胳膊帮他稳住身子,却被他狠狠地推开。
  
  “说,是不是你放走了她?”林绍翰平日的温和稳重全不见了,他的眼睛布满血丝,英俊的面庞上全是怨毒。
  
  “是,是我叫开门放她走的,你要杀就杀我吧。”翠痕在他愤怒与不可置信的目光中颤抖得如同风中的最后一片黄叶,她的泪从眼眶中滑落,落在尘埃中,落在心底深处。她缓缓跪下,跪在他面前,却坚定地挡住他离开的路。
  
  “你!连你也背叛了我!?”林绍翰很想踹她一脚,把她从自己面前踢开,可是,想到这些年她对自己温柔关爱,想到她每日的陪伴,他提起的那只脚却仿佛有千斤重。
  
  他狠狠地砸烂案桌上的杯盘,砸烂花瓶,砸烂屏风,砸烂小几上供着的佛像,他撕扯着窗帘,撕扯着帐幔,撕扯自己的头发。伤口又崩裂了,血沿着他的额头流下来,流进他的眼睛,他眼里的一切也随之变得一片血红。他的心里填满了失望和愤怒,他恨,他需要发泄,他疯狂地破坏眼前的一切。
  
  “翰儿,求求你,别这样,别伤害你自己。你打我吧,你要是难受你就打我吧。”翠痕从地上爬起来,痛惜地搂着他的胳膊,用帕子捂住他的伤口。
  
  “你走开,我再也不相信你,再也不相信任何人!”林绍翰一把推开那原先一直使他依恋的人,踉踉跄跄走进黑暗中。
  
  夜很黑,风很冷,风吹动他凌乱的衣襟,吹痛他的伤,他颤抖着,一步一步挪回了自己的院子。
  
  翠痕独自在夫人的房里站了好久,她不敢回去,不敢去见她的翰儿。如果翰儿是杀人凶手,那她就是帮凶。这些年自己一次次在他面前说起蝶娘,说起当年那桩惨事,自己才是挑动他仇恨的教唆犯。
  
  他长大了,他要亲手报仇,可是她却放跑了他的仇人。这到底算什么?是自己良心发现?是自己一时心软?可这对他一个满心仇恨的孩子来说是何其不公!
  
  林绍翰虽已成年,可在翠痕眼里,他却永远是一个失去了亲生母亲,想要寻找温暖寻找安慰的小男孩。她想把他抱在怀里,呵护他,照顾他,使他不再孤寂不再害怕,使他从此忘了仇恨,过上正常的生活。可是,她做不到了,她已失去了他的信任。
  
  翠痕傻傻地站着,站着,直到满眼里都是冲天的大火。刺耳的铜锣声响起,下人们慌张地跑出自己的房间,惊叫着,哀嚎着,到处找水去救火。可是,那火势太大太猛,水泼上去只留下一阵浓烟,根本无济于事。
  
  “翰儿!一定是翰儿!”翠痕慌了,她悔了,怕了,她怕翰儿报仇不成想要烧死他自己。
  
  “呜呜,都是我不好,你可千万别做傻事啊!”翠痕跌跌撞撞地往回跑,到处都是火,到处都是人,她的翰儿不在这里,也不在这里!
  
  “大公子,大公子!你在哪里?”她一路跑一路凄厉地呼叫,不顾大火熏红了她的脸,烧卷了她的头发,一直跑回了他们住的小院。
  
  火,满眼都是火,那火烈烈燃烧着,屋外没有人,没有她的翰儿。
  
  “翰儿!别怕,我来救你!”她扯下外衣浸泡在水池里,顶在头上就要冲进火场,却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扯住。
  
  “跟我走!”
  
  “放开,我要去救大公子!”翠痕使劲挣扎,却被人猛地拉进怀里。
  
  “我在这里!”
  
  “呜呜……你吓死我了!”翠痕见到了满脸阴沉的林绍翰,却仿佛找回了最珍贵的宝贝。
  
  林绍翰深深看了她一眼,却又把她无情地推开。“带她走。”
  
  “是!”有人上前拉住翠痕,不顾她的挣扎把她拖了出去,拖出了林府的大门。
  
  “我不走,大公子还没出来,我不走!”翠痕哭喊着,却无济于事。
  
  “呵,我还不能走,我还有一件事没有做。”林绍翰闭上眼,感受着火的灼热,然后慢慢转身,走上了通往主院的甬道。
  
  林老爷醒了,他却情愿自己没有醒过来。他看到了什么?他的家,他的基业,他几十年的心血,全都被他精心培养寄予厚望的好儿子付之一炬。他被人放在担架上,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却半点也无力挽救。
  
  “父亲,好看吗?没想到这些房子烧起来会有这么大的火,早知道这火是如此迷人,我就早点烧了,最好是在你们一家三口在一起的时候烧,这样你们在黄泉路上也好有个伴!”
  
  林绍翰静悄悄地走了过来,站在了他的身边。他的目光冰凉,嘴角含着讥诮,熊熊燃烧的火焰使他的面目跳动、扭曲。
  
  “可惜啊,他们全跑了。你的好儿子,你的好夫人,他们全走了,只留下你一个人。好好欣赏吧,这就是你应得的报应。”
  
  “你,你这个孽子,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这一切都是你的,都是留给你的啊!”林老爷突然有了力气,他撑着床板猛地坐起身,伸出颤抖的手指着林绍翰,嘴里喷着粘稠的口水,含糊不清地骂起来。
  
  “我不稀罕!我只要我娘,我的亲娘!”林绍翰啪的打开他的手,愤怒地揪住他的衣领,“凶手,你们都是杀人凶手,你们全都该死!你等着,这只是开始,我要你们全都给我娘陪葬!”
  
  噗……林老爷急怒攻心,喷出一口鲜血,就这么软软地倒了下去。他的心里有不甘,有愤怒,他不明白,这个一向懂事又能干的儿子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他还有一点点后悔,早知如此,他应该对轩儿好一点。
  
  不管有着多少心思,他倒下了,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走,抬上他,咱们出去!今晚的事谁都不许说出一个字!”林绍翰回头,深深地看了这黑夜中的熊熊烈火一眼,平静地转身,带着他的人走出了府门。
  
  今晚的一切只是个开始,他还要许多事要做。